自第五章开始的大崩塌

Silence
2016-05-15 看过
 忘记是谁说过,写作者一生无论著作多少部,其实都是反复在写同一个故事。

至少在蒋峰身上,我同意这句话。从《维以不永伤》到《白色流淌一片》,蒋峰对结构的迷恋一以贯之。他执迷于多线乱序叙事。有时候这种努力让你感觉到技巧娴熟,匠心独具,有时候则感觉不免刻意,牺牲了本来可以更自然的叙事顺序和节奏感。

我很惊讶于他熟悉的套路,熟悉的结构,熟悉的长春,仍然能给我带来不少惊喜和高峰体验。然而这种体验到了第四章完结,戛然而止。

从第五章林宝儿的故事开始,本应该被作者推向高潮的小说,反而陷入了质量的大崩塌。情节合理性和可信度、叙事节奏、文笔、人物性格、情绪感染力。全面崩塌。

第五章逐步铺陈开的林宝儿的前情,像是肤浅的三流桃色小报,充斥着俗套的贪官、包养、三里屯、模特等字眼。而男女主人公不断重复的激烈对峙,像极了琼瑶奶奶的言情剧:“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以及:“一个破碎的我,怎么帮助一个破碎的你”。

蒋峰是不错的写作者,对于那些能训练、能打磨的技巧,他尽了最大努力。然而,他毕竟是大多数生命经历都投身于阅读与写作的年轻文人,因而,他:

1、对财富、财富阶层、财富相关的生活方式、乃至有产者阶层的心态和行为方式,不够了解,对奢靡生活的写作浅尝辄止且笔力不够(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无法和罗列大牌来渲染财富的郭敬明同学比肩)。对有钱人的刻画肤浅且脸谱化,导致他试图暗线勾勒的社会分层、财富分化扭曲下的个体命运,这一部分讽刺力度严重不够。

2、对女人,尤其是他试图描写的林宝儿这样的女人不够了解,这种bi-polar的时而女神时而女神经的极端,与其说是林宝儿独特命运的必然,不如说是写作者无力驾驭造成的不幸偶然。(在这里并没有黑蒋峰的意思,相反,对于贫困阶层朴实出身的女性,例如许佳明的疯妈妈,蒋峰倒写得更妥帖些)。到第五章完结时,这个女人的性格被蒋峰写得已经不再可爱。

3、对情感,尤其是他试图描写的如此深刻激烈的爱情不够了解。或者说了解,但随着写作过程,蒋峰骑虎难下,情绪推高到了第五章,反而笔力驾驭不了。读者对许佳明、林宝儿这对怨偶等待了四章,不曾想到旷世绝恋最后只能用儿戏一般的不断嫉妒、不断吵嘴来完成强行拆散。如果两人的爱情已经如此深刻,前前后后的经历遭遇又如此曲折,两人愿意为对方做出这样的牺牲和等待,真的还会如此纠结于过往?两个聪明的爱人,难道还会如此在某些言语上不知分寸和妥协?这种矛盾制造方法,和矛盾解决方法,实际上贬低了这段爱情的成熟程度和深刻程度,自行浇灭了读者在此处的阅读体验,否定了前四章的情绪铺陈,是全书的一个遗憾。

4、对友谊。李、许这种类型的友谊,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不尊在?我相信是存在的,毕竟友谊和各类人际关系,在现实中有无穷的丰富性。然而,这样从陌路,成为浅交,成为至交又成为仇敌,这样基于艺术和梦想的bond,是非常需要作家来说服读者的。感情如何建立,并丰富起来?难道真的凭借几次咖啡馆的相遇和畅谈?两个人如何从陌路到愿意一起搞美术事业?这些全都语焉不详。如果说林宝儿的故事,是从后半段写坏的;那么,李小天整条线索的合理性,从一开始就不具备。

5、对美术和油画。蒋峰直到第五章的后半段,才开始交代许佳明/林宝儿的财富来历,第一章的人寿保险,原来都来自一个迅速成功的天才画家的遗产。但是,一个22岁还没开始艺术创作,剩下六年全都在疯狂恋爱、四处游历浪荡的水利工程专业毕业生,怎么实现了艺术的突破和飞跃?蒋峰在这里写得也是犹犹豫豫,语焉不详。时而暗示许作为一个清华大学高才生的天赋,时而暗示是尤物林宝儿的缪斯所赐。然而对于艺术业界的生态,美术专业训练和商业运作过程,蒋峰一点不碰,相反把青州国画赝品产业说了半天(尽管这和油画完全不是一回事情)。即使触及的一点点,也带有罗列饭局段子的嫌疑。事实上,小说主人公的职业身份,是非常重要的,要支撑主人公的性格,财务来源,生活方式,行为模式,社交圈子,只有前后浑然一体,读者才会不知不觉接受设定,而许佳明的画家身份,完全没有站住脚。


不擅长的生活,还是不要碰了吧。

蒋峰擅长写男人,擅长写犯罪,擅长写长春,擅长写东北的中学,擅长写老刑警,擅长写九十年代下层市民的生活,擅长写被工业化和下岗磨砺出粗糙老茧的五零后老伯伯们,这也许就是蒋峰的父辈,蒋峰的少年时代。超越这个范围以外的,蒋峰还需要时间。

四星,一星给于勒,这个人物立住了。其他三星给我个人偏爱的蒋峰。

给分宽容,评论刻薄,蒋峰兄见谅见谅。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白色流淌一片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色流淌一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