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做和尚

浮生
2016-05-15 看过
《活着》我目前接触过的最短的长篇小说,不忍卒读,却又爱不释手。全文最大的语言特点,朴实,如同余华笔下的乡村人民、茅屋泥土一样,简朴却偏要狠狠渗入人的骨血里面。
中国过去六十年所发生的一切灾难,接二连三发生在福贵和他的家庭身上。内战、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福贵还活着,但陪他经历这一切的人:父母、妻子、儿女...他们接二连三的死去,徐家在福贵这一代断了香火。
   第三次拜读,仍然几欲泪下。越是波澜不惊毫无装饰的文字,给人带来的冲击力越强。这是余华的写作特色,与莫言的作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凤霞死时,家珍“一颗眼泪都没掉下来,只是看着凤霞,手在凤霞脸上和头发上摸着。”简洁的描写,却晕染出浓重的戚伤,令人窒息。
活着就是这样,悲情中夹杂着温馨、希望。在福贵悲剧性的人生里面,始终渗透着温暖。福贵父亲年轻时是浪子,但在年老体衰之时仍为子还债,母亲佝偻着身子做起粗活,妻子坚持与他同甘共苦,子女勤劳孝顺。或许在别人的眼中,福贵的命运是悲惨的,但福贵的自我讲述反而有旁人无法理解的幸福。小说里有一段这样描写福贵:他是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模样的人,他可以准确看到自己年轻时走路的姿态,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是如何衰老的。所以,他可以面带喜色的讲述自己的一生,一遍又一遍,像是一次次重度自己的一生。他的生命在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之后也终于变得超脱起来。死亡于他,已经变成一件司空见惯云淡风轻的事情。但他仍然活着,不是浑噩的聊以度日,不是油尽灯枯的苟活,只是简单地活着。分明是简单朴素的两个字,却承受着一个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小说通篇以福贵自述展开,只有从第一人称来写才不至于悲惨,只有自己才能让生活充满期待。这也是作者想要传达的信息之一。对于福贵个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不易。福贵代表了一个时代,余华,也代表了一个时代。正像余华说的,活着不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活着本身。
福贵说: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与中国一句俗话相似。“小时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长大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而垂老后,看山依旧是山,看水仍然是水。”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回归。
故事的最后,“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个男人挑着粪桶从我身旁走过,扁担吱呀吱呀一路响了过去。慢慢的,田野趋向了宁静,四周出现了模糊,霞光逐渐退去。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他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降临。”
“我”是福贵人生的一个旁观者,“我”的思绪随着福贵的离去也渐渐恢复平静。那些源于土地的故事,那些土地人民的一生,重新隐于土地。故事,亦或人生的起落,由宁静开始,最终又将归于宁静。
17 有用
3 没用
活着 活着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