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

小花卷
2016-05-09 看过
苏轼,一代文学家,他的形象在我的印象中是他的《定风波》和《江城子》,也是我比较喜欢的诗。《定风波》中,他是性情中人,在下雨时的,面迎雨水,自我放逐。可能在小雨的时候,我也会偶尔任性,感受天地一体的氛围,“一蓑烟雨任平生”却与东坡的格调不同。《江城子》是为他的妻子王弗写的悼亡诗,王氏在十四岁嫁给他,二十七岁去世,陪伴了他的青年时代,为他生育一子。十年生死,梦中相逢,引得泪千行。对于女生来说,一个至情至性的人,深情怀念亡妻,十年梦中忆旧人,总能引起我们内心的感动。这样至情至性的人怎么能不让人喜欢呢?
现在他的形象更丰满了。现在我对他的不仅是学识的渊博,对亲人的感情至亲的钦佩,但更多的变成,他对面对人生起伏时的视之淡然,处之泰然的心境的憧憬,不屈不挠的精神和达观的人生哲学。豁达说起容易,但我们当在生活中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容易陷入愤怒,苦恼,烦躁的情绪。虽然不至于斤斤计较,却也并不然能够诙谐自嘲。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有几个人能苦中作乐,不是说说而已。然而苏轼,他能坚守自己的立场,不去因为执政党是司马光,还是王安石,坚持做自己。明知前途堪忧,仍一往直前。
作为一个从政的士人,必定是世人,逃不过人情世故,逃不过朋党之争。他却能坚持做自己,在新旧党中,鉴定自己的立场,为百姓谋福利。实不是明智之举,要不也不会得罪权贵。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才是人的崇高,人的精神。在杭州的水工程,在平仓的利用赈济灾民,建立公共医院,无不体现最为地方父母官的政绩,也体现了他伟大的人道主义。
作为一个文学家,能写出闻名于世的文章,能局庙堂之高,能处农田洼地,与民谈笑。有文人的风雅,也有农民的朴实,怡然自得,颇有陶潜的风范。他的豪放,自得其乐迎来政敌嫉妒,以致一贬再贬,从京城,到惠州,最后竟然到了海南,中原文化之外的地方,他是第一人。却多是他诗歌诙谐轻松的后果,章惇看到他的诗文,认为日子过得不错,看来贬的还不够远,于是越来越远。他的性情显然让政敌无可奈何。能拥有这样达观的人生观必定幸福啊!身处朝廷,他能用尽儒家的经世致用,作入世的事业。处江湖之远,他能领悟老子的无为,庄子的逍遥,拥有出世的精神。他一生的宦海浮沉正是古代士大夫这两种愿望矛盾的写照。苏东坡把士大夫进取与退隐的矛盾心理发展到新的值得变化。他一生并未真正归隐,但他写的诗歌却更深刻更沉重。他诗文中的退隐不只是对政治的躲避,而是对整个人生、世上的纷纷扰扰究竟有何目的和意义的这个根本问题的怀疑。他的思考和矛盾正体现了他的伟大。
林语堂写的两个传记《苏东坡传》和《武则天传》,一褒一贬。林语堂自己说他喜欢苏东坡,所以这种赞美流于字里行间。也许,苏东坡的思考,他的精神,正契合了林语堂的人生追求!
0 有用
0 没用
苏东坡传 苏东坡传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苏东坡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东坡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