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想,随便说点什么的流水账

lex
2016-05-09 看过
周末刚陪嘉倩姑娘做完三里屯pageone的答疑分享活动。当日活动结束后,她发来信息说:今天对不住,人来的少,比以前少了很多号召力……看着闪亮的手机屏幕,眼睛有些刺痛,眨了眨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是好。

最后敲了三句话:
还好。对自己要求太高、太刻薄,会很辛苦;
活动开始时,我们都太紧张了;
(发了一张现场照片)人看着还挺多的。其实,不在多,在精。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于是,关了手机。望着吊灯,思绪还在转着。

1
《交换梦想》这本书记录了编号99个年轻人的故事,算上后记那一篇,其实是100个具有梦想的中国年轻人的故事。写了这么多别人的故事,现在让我来说说我所知道的嘉倩的故事。

我不知道之前信息中回复的“刻薄”两个字是否有伤到她。在我印象中,她是那样一个特立独行、坚持自我,怀揣作家梦的女孩子,每次聊天我们的对话不多,但满满的都是她对写作、对出书的坚持。

比如:关于书名,一定要用这个简洁版的;关于封面设计,上一本适合用照片,这一本坚决不能放照片;关于封面文案,只能用这两句;关于内文,儿化音一定要去掉;关于写作,会一直这样坚持地写下去;关于营销,不想走捷径;关于出书,一年一本自己真心想出的书;关于坚持,与夕阳产业共进退……

三年出版合作磕磕碰碰,挣扎修改反复磨合,双方不是没有吵翻过,但她一路微笑沉稳踏实颠簸缓缓前行,我们看得见她的努力、辛苦与维艰。

2
26岁出版了9本书,在现在的青年作者中,已然很了不起,但当我们聊到是否收到了出版社给予的对等稿酬时,她坦然一笑,只说自己还不够红:我的书卖得又不好,只有几千册,问过编辑有没有加印,对方没回复;给对方公司财务去过邮件,也是石沉大海……

听后不禁一阵心酸,这就是出版业给一个爱写作的女孩、一个怀揣作家梦的姑娘留下的印象。如果这不是夕阳产业,还能是什么?(自己作死的节奏)我们身在其中都觉得丢了脸,没了底气。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我们社的渠道因受到很多限制,发行量本就不高,换做别家你的书应该不止这个量;但是我家都能做到一年几次的加印,其他家自然不止;而且看网站的评论数也能推算出来,你的书怎会是随意的几千册?

也曾劝她注册品牌,寻找合伙人,组建工作室,一起努力将“交换梦想”这件事坚持、推广下去,但一个作者仅有的微薄收入又如何负担得起这些?

3
签售前一天,我们去北京广播台录节目,主播问能否提供被采访者的几句话,放在每期节目的开头,这样会更形象、更生动。

嘉倩说每一位被采访者都有录制视频,并完好保存,但文件太大了,无论是上传,还是剪辑,都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做这些……

话不用说完,主播便已将一切了然于胸,理解的目光深望着这个89年的女孩。这不是刻意的强调,也不是自甘示弱,而是现实生活中的无奈。仅凭点滴对话,我们便了解到嘉倩在这一采访项目历时三年来所经历的诸多不易与坚持。

其实,除了写作和交换梦想之外的事情,很多时候,她不是不想去做,也不是不在意,只是没有过多的能力和精力再“浪费”在这上面。

她只有一个人,没有经纪人,没有工作室,没有投资人;她努力过,去问自己应得的稿酬,去做自己能做的宣传……但她只有一个人,她想把所有的、最好的、更宝贵的时间和精力都留给她的写作和她的读者。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事物,包括已有既定结局的事,其实都是她很努力之后呈现的结果,两年独立采访、一年创作,期间数次北上赴京改稿,她一个人默默地做了所有凭己之力能做的事情。就像她说的“我只是没有能力过我不想过的生活”。也许,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更包容地去看待、更客观地去评论她目前所呈现的所有。

4
去年那场生病,让没有社保医保、五险一金的她,第一次意识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什么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看着父母在医院为其忙碌奔走,她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少不了的纠结,但她的所有情绪都没有展露在人前,而是在每个深夜伏案触纸的那一刻任由笔下流淌的文字去化解,去织补。

我也有想过,嘉倩姑娘可能并不喜欢我们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但怎么办?这就是我所听见、看见、理解的她。可能、或许、大概会和你们眼中的她有些偏颇,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那也只能请你们善待老人家,不要和我要计较了。

5
接下来说说为什么这次北京的首场活动,月之年没有来。

活动当天有读者说,他不仅是嘉倩的粉丝,也是编辑月之年的粉丝。我也跟着小激动一把,觉得编辑这个“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幕后英雄职业终于也有了被读者认可的机会。于是主持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主持稿中的“读者朋友”都说成了“粉丝”,为此嘉倩还做了纠正:“我们不是谁是谁的粉丝,我们都是朋友。”没错,能把这文看到这里的,我们都是好盆友。

也就是在当日活动的前两天,责编月之年收到出版集团通知,要离京奔赴去南方开职工代表大会,一个很革命、很政治性的工作。这个会原计划是五一之前开的,后来调整到这天,与《交换梦想》答疑会正好撞到了一起。

我知道她不喜欢也不爱去,做了她几次思想工作,最后总结三句话:
一,在公司工作这么久了一次集团都没去过,离职后会有遗憾;
二,我们部门每个人都去过了,这次你作为优秀员工代表无论如何要去一次;
三,正好嘉倩姑娘的书出来了,你去做做集团领导的工作,推推我们的书……
(我知道前两条都是废话,最后一条才触动了她)
于是她同意了,带着硬性安排的任务以及殷切的嘱托(好革命好政治)。

于是便有了凌晨一点她还在朋友圈气鼓鼓地借服装:黑西裤、白衬衫——果然很革命的造型。
于是也有了凌晨两点我还在洗白衬衫……虽然最后都没用上,带队的老大给此行员工代表标配了一套——果然很政治性的工作。

作为优秀员工代表,月之年编辑表现得非常好——我不主动联系她,她也不主动联系我。她在集团除了坐着开会举手表决,就是各种聚会吃喝玩逛。而我,当然也是陪着嘉倩各种活动聊天吃喝没有玩逛,而是认真地做活动……嗯,我是不会把这些告诉想念她的作者和思念她的读者们的。(其实,月之年有悄悄发信息来说:我都不敢看你们分享的照片……原来她有一只担心我们喔,算你有良心)

6
最后说说我们和嘉倩姑娘合作的这三本书。(嗯,越写到后面,越像流水账了,这样很好)

A
第一本书《明天醒来,还有青春》,这本书出版得最早,其实印象不太深了。这本书出版时,她俩都特别青春,而我属于在青春的尾巴上蹦跶呢,妄图在迈入三十大关的门槛前怀念点什么,所以定书名时我投了这个名字一票,尽管这个书名后来被她们无数次诟病,我却依然喜欢。

不过因为太年轻,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觉得这本书做得不够好,还有可发挥的空间,所以考虑近期会再出一个纪念版,或者其他修订版什么的,书名可能被换掉,用作序言标题或其他。关于新的书名,大家有想法可以给我们留言。这一次,书名,由你定。(如果嘉倩姑娘同意的话)

B
《我只是没有能力过我不想过的生活》这一本印象比较深。当时只看了一篇文章,就觉得可以立项;付印时只看了一篇序言,就觉得可以卖(总有一个人要站出来兼顾经济效益;文学、情怀留给你们去诉说),不仅仅因为真诚、感人、有共鸣。

当时我们选择了双封面,月之年去领导那边签封面付印时,领导不同意书名字体也不同意封面方案设计,坚决不签字。后来我们俩又一起去了一次,拍着胸脯作保证:用这个封面如果卖不出去,有库存我们俩背!结果领导给签了。

再后来就是,这一本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的,很多人对这本书印象深刻,每次做活动都会提到这本书。再遇到那位领导,我们还互相调侃。我说:知道为什么我平胸么?就是因为每一次签封面都要在您那拍胸脯作保证拍的。您看,我们坚持的这个方案卖得还不错吧?领导说:如果换个方案,销售量会更好。。。。。。

好吧,如果可以,这一本我们也会考虑换一版。封面,由你定。(如果嘉倩姑娘同意的话)

C
《交换梦想》是我们和嘉倩合作的第三本,话说目前出版了三本,三本都是不同的开本,也是醉了。连出三本书,一本比一本开本大,一本比一本厚重;三本三年,一年一本,本本都坚持四色印刷……这一本还通过嘉倩邀请到了香港的设计师来操刀(听说下一本她也坚持要用香港设计师……我扒拉一下手指头算不过来成本,可能要和月之年借一下手指头……),设计师花了三个月画了七十多把造型各异的椅子来烘托嘉倩“交换梦想”这一项目采访主题,形象贴切(求证:该设计师是不是处女座……)。

这本书的封面是我们团队组建以来,修改意见最少的封面,也是我们文案最少的封面。很多人第一眼看到样书,说我们封面太简洁,不知道讲什么;说我们定价太高,读者没有这样的购买力;说我们书太厚太重,携带不方便……

其实我们想表达的是:好书都不用太复杂的设计、太赘余的文案;好书都是靠内容来说话的,看过一篇文章,你就知道什么是物有所值;最后一点,用嘉倩姑娘自己的话来解释最好:梦想,本来就是厚重沉甸甸的呀!

7
随便说点什么的流水账,不知不觉就写到了3300多字,考虑要呼应一下嘉倩采访过的3500多人,于是多了这样一个不像结尾的结尾。其实我很少写东西,受到邀约也是文章写一半就觉得自己写跑题了,然后烂尾,搁浅在一旁。

这篇本来是用手机在豆瓣上写,写到一半,程序突然关闭了……然后又用手机记事本从头开始写……当然,写到一半时又觉得自己写跑题了。但请看在老人家哆哆嗦嗦罗里吧嗦,抓着手机戴着眼镜能一不留神就写这么多的份上,还请诸位嘴上留情,手下也留情。

之所以写着写着就多了,主要原因有两个:一,小时候养成的习惯,觉得写多了评卷老师才会给高分;二,长大后发现,现在的人都喜欢看短评,没人有耐心看长评,所以就往长里写吧。
6 有用
0 没用
交换梦想 交换梦想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交换梦想的更多书评

推荐交换梦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