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描述警局内部烂到根的系统性骚扰的小说,然而作者的态度是

edie
2016-05-04 看过
基本上和《他来了请闭眼》是一样的,办案东一榔头西一榔头就完结了,恋爱也是没什么节奏没什么心动的样子。我觉得我错怪霍建华和马思纯了,真的不是他们不来电,原作就没什么电。

可能不一样的地方,这本里面作者用团结活泼的口气,描写了一个非常可怖的警局女性生存环境。

开场讲两个见习女警去刑警大队实习。出现了一个男刑警。他的心理活动有,这个女的会成为警花。然后警花、漂亮这些词基本就跟着女二了。
听说女主去相亲整个警局都闹开了,主要评论有:咱们警队大龄未婚男青年这么多,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局长下命令给队长,要求审查女主的追求者。
省厅厅长亲自来借调女主,原因是省厅有个小伙儿喜欢女主。

男主决定要追女主后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

        季白很清楚,他不想玩,不想随便尝试。他也没有那个火星时间。他的女朋友,就得当成老婆培养。
        回味了半天,他的结论是,等忙完手头的案子,就进一步确认和加深对她的心意。
        然后就全力追到手。
        至于两人的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师徒关系……那不是有利条件吗?

男主决定告白时是这样的:

        季白话锋一转,神色淡然自若:“所以,我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许诩清晰的感觉到胸膛中怦怦的心跳,但是……他的逻辑不对。
        “你什么时候在追我了?”
        季白抬起沉黑的眼,静静看着她。
        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一切,其实有点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意味。因为他要两情相悦,他要她也怦然心动。
        不过他还是有点强词夺理的淡淡答道:“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让那帮小子叫你嫂子……不是追你是什么?”

晨练和射击都是工作任务,最后一条,只有初中生来做可以算傻得可以原谅,成年人来完全是性骚扰好吧。

女主是一个女版的薄靳言,刚刚加入警队,和她的师父探案谈恋爱。描述上看,女主不是阿斯伯格综合症也是其他类型的孤独症患者。她不是开始就喜欢师父的,她处理情感比较慢。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师父已经跟她搞了不少小动作了。故事是当代的花千骨。但花千骨要比这个好很多。因为花千骨里师父从没想过要占徒弟的便宜,白子画可是从头禁欲到尾的。而这本书里男主从始至终的心理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过要避嫌,反而想着要利用自己的权力资源去“追”女主,就是利用职权之便脸靠得近一点,摸摸小手,搂搂腰什么的。
即便是王凯的脸我也觉得恶心啊。
没人喜欢看乘人之危的恋爱关系吧。

师生恋的问题是恋爱关系两者权力地位不平等。弱势一方太容易被“占便宜”了。少女喜欢师生恋是因为少女喜欢那个老师,要是反过来你讨厌的老师喜欢你,他还能够判定你及格不及格决定你人生方向,那你要如何应对。权力上方一旦启用他的资源,下方的反抗能力就非常有限了。很惨的。

另外呢,这些人都是警察,是正义的味方,他们能捉杀人犯,能斗黑社会,但要给他们一桩家暴案,他们绝对会对不起受害者。

我不想港这本书文笔上的猥琐感了。总之,我没找到一个优点。
115 有用
2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如果蜗牛有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如果蜗牛有爱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