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的金色幻梦

黄善卓
2016-05-04 看过
       中国有句俗滥的古话,叫作“书中自有黄金屋”。《聊斋志异》中有个书痴,竟把它当作寻宝的密语,在乱卷中翻寻金子。大部分书里有的不过是白纸黑字,打开《金子:一部社会史》一书,满眼中洋溢的金光,倒让人产生书里确有黄金的幻觉,但那只是有关金子的精美插图。此书为大英博物馆的苏珊·拉·尼斯(Suan La Niece)所著,这位在冶金及鉴宝方面术业有专攻的学者,从最早可考的黄金发现讲起,细数黄金开采、加工和应用的历史,讲述黄金与权力、财富、荣耀之间赤裸裸的关系。

       苏珊从大英博物馆的丰富收藏中甄选出的120件精美黄金制品,为她在本书中的叙述提供实物支撑。她还善于从流传的黄金故事当中,索解其保留真实成分的蛛丝马迹。她认为希腊神话中,伊阿宋驾船寻找金羊毛的故事,其实是在寻找富含金矿的河流,因为羊毛是淘金中绝好的过滤材料。这种大胆的假设虽不能轻易求证,但却有其合理性,不经意间也丰富了金羊毛故事的内蕴。至于贪婪的弥达斯王点石成金的故事,不仅只演化出人们对帕克托罗斯河富含金沙的奇幻想象,也显示世界各地对黄金共同的渴求。这种点石成金的故事在中国也有相似的版本。

       但在物资贫乏,商业未启的人类早期,黄金并没有现在这般荣宠的地位。它质地绵软,华而不实,无法用来制作耐用的工具和锋利的武器,所以在人类早期的一些聚居地,并没有发现它的影子。正如苏珊所说“直到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才将其与地位和炫耀联系起来。”但自那时起,人们对黄金的迷恋丝毫不减。人们对黄金的感情又是复杂的,除了迷恋之外,又有痛恨,所以维吉尔诅咒惑乱人心的黄金欲,巴尔扎克说“黄金的枷锁最重”。

       在长期受道德浸染的中国,人们对黄金的渴求相对比较含蓄,至少嘴上如此,不是“视黄金如粪土”,就是“视富贵如浮云”。而在苏珊论及中国的部分,事实上也指出在中国古代的许多时期,黄金的地位并不像其他文化中那样崇高。经济生活中,黄金在中国也并不被视为最有价值的东西,因此也不把它当作衡量货币的标准形式。在近代世界的金融体系中,许多国家都实行金本位制,只有中国是最大的例外。

      虽然如书中所讲,中国从未有过一段以黄金为主要货币的时期,但在先秦时期的楚国和之后的汉代,黄金货币也一度盛行。汉武帝因军功赐给骠骑将军霍去病的黄金有五十万斤之巨,但是到了东汉,官书记录的黄金流通却大为减少。究其原因,有人认为是贴在了佛面,有人认为是流失至西方,还有一部分被窖藏在地下,如近期海昏侯墓中出土的马蹄金和大量金饼。像海昏侯这样生前富贵的王侯们,幻想死后能继续荣华,所以将巨量的黄金随身下葬。但在本书中可以看到,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中国,“从中国的皇帝到埃及的法老,从西坎的君主到色雷斯的武士贵族”无不如此,苏珊认为正是这样才“使得黄金和其他贵重商品从流通环节中转移出去。”

      冥界如何我们生人不得而知,只是这些窖藏的黄金最终要么落入盗墓贼之手,鼓胀了他们的钱袋;要么被考古学家发掘或搜罗,丰富了博物馆的馆藏。所以今天我们才能在《金子:一部社会史》中欣赏到那些曾经属于贵族们,如今陈列在大英博物馆中的灿烂黄金,在纸上经历一番荣华富贵的幻梦。
6 有用
0 没用
金子 金子 6.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金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