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你,我不会了解生命的分量

ニャンコ
2016-05-04 看过
从上中学起,我就变得特别讨厌爸爸。
讨厌到什么程度呢?如果有人问我:“你喜欢你爸爸吗?”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不喜欢。”
爸爸总是连门都不敲就进我的房间。有朋友在场的时候,他总是把我当作小孩来对待,一张嘴就是一连串的大叔式冷笑话。我简直受够了。
我觉得爸爸的呼吸、爸爸穿的衣服,甚至连他碰过的东西都是脏的,所以我拜托妈妈:“不要把我的衣服和爸爸的一起洗。”
不知为何,我连爸爸的工作—开咖啡馆也讨厌起来,所以,我从来不去店里帮忙。
总之,我最讨厌爸爸。
可是,现在爸爸一直在哭泣,因为店里的狗狗小铁死了。咖啡馆已经关门三天了。
<图片5>
“老顾客都很挂念你。”
听妈妈这么一说,爸爸写了一封长信。
第二天,妈妈将爸爸的信复印了好几份,贴在拉下的卷帘门上。
“哎?因为狗死了,就要关门吗?!”
也有人读了那封信后,当场就回去了。
这几天家里吃饭时,餐桌上一直都静悄悄的,简直像守灵一样。爸爸有时默默地发呆,有时突然哭起来,连妈妈也拿他没办法。
我虽然理解爸爸悲伤的心情,但真心希望他适可而止。其实家里人都深受打击,爸爸总是这副样子,妈妈想哭也不能哭,就连我也没法痛快地哭了。
妈妈和我原本不同意养狗。不管养什么动物,它们总会比我们先离开。与其在将来的某一天迎接悲痛,不如一开始就不养。我们早就知道,一旦那天到来,爸爸肯定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一开始我是坚决反对养狗的。
当时爸爸却说:
“早晚有一天,夏铃你也必须面对爸爸妈妈的死亡。提前体验一下生命的宝贵和无常,我觉得并不是坏事。你们说是不是?”
爸爸终于说服了我和妈妈,把小铁迎进了我们家。
<图片6>
可是现在,说出这番话的那个人一直在哭哭啼啼,简直像傻瓜。
我受不了餐桌上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气氛,吃完饭后立刻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妈妈很担心爸爸,似乎也很担心我。
入夜后,妈妈敲了敲门,走进我的房间。
“夏铃,你读一读爸爸写的信吧。爸爸的心情全都写在里面了。”
“……等我愿意的时候吧。”
我接过那封折叠好的信,随手放在了书桌上。
说实话,我不想读。
爸爸究竟有多爱小铁,其实我早就知道。读信反而是多此一举,越读越难受,越读越悲伤。小铁死了,我也伤心啊。我们曾一起散步;我放学回到店里,它总在门口迎接;天冷的时候,它还是我的小暖炉。
一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落泪。我把自己关在屋里,眼睛却不知不觉地盯着信看起来。
我才不想读呢—越这么想,越忍不住去看那封信。
“真烦人!”
我下定决心,拿过信打开。信纸上是爸爸工整的字迹。

<图片8>
还好我是独自一人读完了爸爸的信,尽情地大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我忽然理解了爸爸的心情,也能诚实地面对自己了。
我也要一边怀念小铁,一边生活。
虽然我以前那么讨厌爸爸,可现在只想陪在他身边。我要和爸爸一起为了小铁放声大哭。
我走出屋子,朝爸爸妈妈走去。他们正在翻看小铁的照片,背影看上去好落寞。
“爸爸……”
“夏铃……”
我们三个人抱头痛哭。
也许有人会说,只不过是死了一条狗啊。我想对那些人说—
我很感激因为爱犬之死悲痛不已的爸爸。
我很感激爸爸了解生命的分量,明白生命是多么可贵。
无论人类还是狗狗,我的爸爸都一视同仁,没有任何歧视和偏见,把他们当作心爱的家人来对待。我感激爸爸是这样的人,也很感谢爸爸把这一切教给了我。
有一天上学,朋友对我说:
“夏铃,你家的店还没开门吗?你爸爸还在因为小铁的死难过?真是好笑。”
我缓缓转身,面对着她。
“你怎么说我都行,但是不要说我爸爸的坏话。先把话说明白,我绝不允许你们嘲笑我爸爸。”
朋友一脸惊讶,然后走到教室另一头去了。
我想,早晚有一天,那个朋友也会明白的。
<图片7>
小铁,谢谢你。
你让我发现了爸爸在我的生命中有多么珍贵,也让我发现了生命的分量。
你一定还在心中陪伴着我。
我对这件事深信不疑。
(本文节选自《嘿,和我聊会儿天吧》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1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嘿,和我聊会儿天吧的更多书评

推荐嘿,和我聊会儿天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