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才不是单纯的受害者

张东大
2016-05-01 看过
我认识两个胡蝶。一个是因为重男轻女被迫辍学、跟着母亲进城收废品之后被拐卖、生下孩子后被解救、适应不了媒体包围的生活、重新回“家”(2016年小说《极花》);另一个,在性取向的问题上,辗转多年最终实现自我认同(2004年电影《蝴蝶》)。

第一个胡蝶从来没有飞起来过。读完全书,很容易看出来,贾平凹这次的重点并非是人口拐卖,而是人口拐卖盛行的某山村所代表的凋敝的农村,以及吸收了农村营养逐渐肥大的城市。书中的痛在于不知所踪的农村,不在于无法掌控的女性命运。因为,那里的女性最终接受并适应了被拐后的生活。

光棍问题上,农村似乎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受害者。曾经被称作感动了大山的女人郜艳敏说过,公公婆婆是淳朴的人。即便和往常一样,这个贾平凹的农村里也有极尽丑恶的人与物,但胡蝶身边却有着“善良淳朴”的黑亮爹和黑亮,以及老老爷,自身利益下的善良最后都成了胡蝶投诚的推手。

我想用尽一生一世来反对“村民民风淳朴”的说法。“穷山恶水多刁民”很可能是真实写照。在我眼里,大多数语境下,刁民可能是父权社会下风序良俗的善人,但在现代社会、公民社会的规章制度下,因为哄抢、人口贩卖、虐待女性,成为程度不一的恶人。片面的例子并不是俗语的最好概括,人性的复杂也无法简单论述。黑亮爹和黑亮往自家杂货铺里的酱油里掺水的时候,可也淳朴?

对胡蝶的好,也是因为胡蝶腰身纤细,不同于大山里的粗糙妇女;她还是一个有文化的中学生(和贾平凹笔下女主角如出一辙,也还真是贾平凹的恶趣味),以及的以及,在这个地方,有媳妇是最为值得炫耀的事情,变相金钱值的证明;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胡蝶生下来一个男孩,虽然结局很可能和父辈一样,被穷困和匮乏折磨,仍旧找不到媳妇。

你告诉我,哪有淳朴的人。

德高望重的乡绅也是过分包装的典型。在老老爷这个民间智慧代表、同时也是狼对手的攻略下,胡蝶在农村从星相找到自己和孩子的位置(这里已经是孩子,不是拖住她逃跑的恶魔的帮凶)、进一步接受农村的审美。我相信,胡蝶并不怕那些暴力陋俗的光棍们,但她一定经不住化身为民间智慧的慢性灌输。

通灵也好,博学也好,星相、医学、占卜、三海经……贾平凹的小说里总有一个民间奇人。我猜,这里面一定有他的影子,对传统文化的迷恋。但在缺乏人性的博学指导下,用罪恶解决再合理的问题,同样是罪恶。

农村哪里是单纯的受害者。

电影《房间》里,两名受害者最终逃脱。和社会的脱节以及媒体带来的困扰和胡蝶类似,这对母子最后也选择回小黑屋。不同的是,施暴者早已进监狱,此次在警察的护送下回去,母子更像是了结了一个心魔,不是胡蝶的归宿。而中国被拐卖的妇女中,大多数的结局应该是一辈子无法逃离。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胡蝶的结局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却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农村的凋敝与城市的肥大,有一定合理性;由此造成的裂痕不应该由女人,特别是被拐卖的女人来为此负责。但你知道吗,按照现行法律,善良的黑亮很可能免除处罚。可笑吧。

黑亮姓黑吗?想起了当年买了新围巾的黑氏。
100 有用
4 没用
极花 极花 6.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