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姆与马克思主义:《逃避自由》背后

活捉卢克文
2016-04-30 看过
1933年,因为纳粹党在德国上台执政,弗洛姆不得不离开法兰克福的社会研究所,从德国移民到美国。纳粹党的逆行倒施,给作为人本主义哲学家的弗洛姆带来了巨大的刺激。而就在前一年,弗洛姆在《精神分析的性格理论及其社会学的意义》一文中提出了他的著名的“动态社会性格理论”。对精神分析的探索和对现实的彷徨,不断冲击着弗洛姆的思绪,最终促成了《逃避自由》一书的发表。

作为新精神分析学派的代表成员,弗洛姆面临着如何处理精神分析和社会学之间关系的问题。传统的精神分析不具有社会学定向,无法洞察社会文化环境对人的影响。弗洛伊德为了将自己的理论体系化,提出了“力比多”这一性能量概念。早年的弗洛伊德由于在自己的病人中看到了太多的性压抑案例,便假定了“性”在我们生活中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后来他又将自己的理论转向为人所诟病的“泛性论”,他假定婴儿在接受母乳的喂养、在吮吸手指的过程中,便包含了性的满足。为了解释这期间遇到的诸多理论疑难,他又对不少现在看来属于神经症的现象予以了生物学意义上的“本能”解释:比如,女性天生就会嫉妒男人所拥有的生殖器,即所谓“阳具钦羡”;又比如,为了解释当时社会中无处不在的“恶”的潜意识观念,他提出“攻击本能"一说;为了解释人们在创伤性神经症中出现的大量反常的重现创伤情景的行为,他又用”死亡本能“的概念加以解释。据说这些本能,在大量”力比多“的能量贯注下会对人产生作用,在人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决定了人的喜好和行为。

弗洛伊德的理论给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但他的不少追随者却背离了他,尝试给精神分析获得的材料赋予新的意义。除了荣格、阿德勒等著名心理学家以外,卡伦·霍尼与沙利文也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之一。这二人主张用社会学定向来改造精神分析,重新解释神经症的致病机制。例如,卡伦·霍尼在《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一书中,假定了一种”基本焦虑“的存在,它是由于资本主义文化中的市场竞争、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利害关系而导致的。基本焦虑并不会导致神经症焦虑,但如果家庭·社会环境给人造成了不利的影响,那么基本焦虑就可能演变为神经症焦虑,成为精神疾患。

弗洛姆的理论虽与卡伦·霍尼相似,却不尽相同。由于接受了青年马克思的人本主义哲学理论与成熟时期马克思的社会学理论,弗洛姆尝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人本主义理论相结合,来改造精神分析。而当时作为三大古典社会学理论之一的马克思主义,彼时正受到另外两大古典社会学理论的冲击和挑战:一个是马克斯·韦伯,他著有研究宗教改革与资本主义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另一个则是开社会学实证研究先河的涂尔干学派。弗洛姆要将马克思引进门,首先就要解决对马克思理论的诘难,而他之所以在《逃避自由》中从宗教改革开始论述,很大程度上也是回击了这二者对马克思理论的质疑。

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已经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我们这个社会如果要建立起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生活资料的生产。而为了能够使这种生产成为可能,首先人们就要结成一定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而道德、宗教等等意识形态,就是从这个经济基础上生发出来的,所以,要解释道德、宗教、哲学等等文化现象,就必须从这个经济基础上去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的相反“。

请注意,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里并没有得出结论说,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的发展。事实上,恩格斯他自己根本就不赞同这个提法,因为这不能很好地解释文化对经济的反作用。但这种理论发展到后来,慢慢就有了决定论的味道,比如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就说”道德导出于人们的经济关系“,正如公平公正的法的观念来源于商品的等价交换一样。

这个观点很精彩,但有着很严重的瑕疵。你怎么知道究竟是道德先产生,还是经济基础先产生?虽然马恩二位老人家做了许多历史研究,从早年研究西欧到晚年研究东方土地公社和人类学,认为的确是经济基础产生了道德伦理,但是他们死后就遭到了来自马克斯·韦伯的挑战。韦伯通过研究发现,在马恩二位老人家认为”最先出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意大利和其他地区,没有产生新教伦理;而在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很不充分的地区,却出现了大批信仰新教的信徒。韦伯还发现,被马恩二位老人家认为是资本主义起源的意大利式”资本主义“,和新教伦理下的资本主义有着异质性差别:前者将财富仅仅视为人生的一部分享乐,并且让位于其他伦理道德;而新教的信仰者们却将追求财富视为人生的根本任务之一,成为一种对原罪的救赎,这些人一生都在拼命赚钱,却从来不曾奢侈消费。其消费的节俭与行为工作方式,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工作模式。这显然不是从经济基础中生发出来的道德伦理,而且恰恰相反,它成为资本主义模式得以形成的决定因素,这就推翻了马克思”道德导出于人们的经济关系“的观点。

埃米尔·涂尔干紧跟韦伯的所获得的材料,进一步提出了”前契约“的观点:一个社会要想成功运作,其法律、伦理等具有契约性质的部分,不仅不是从社会中产生的、而且是社会必不缺少的的一部分。经济基础离不开道德、法律的支撑,否则就无法存在,又如何能说后者是从前者生发出来的呢?

以上二位大师对马克思的质疑也很精彩,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忽略了人的心理因素,而这恰恰是弗洛姆所擅长的。例如埃米尔·涂尔干写过一本《自杀论》,详尽地探讨了自杀行为背后的经济、文化因素,唯独未曾论述人的心理学动机,因为他认为后者是完全由社会环境所决定的。而这恰恰是精神分析所证伪了的论点:人的心理,自始至终存在着潜意识原动力,它们一直左右着人的行为与情感。

弗洛姆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首先将心理动力学意义上的”动态适应“与”静态适应“分开来。”静态适应“只会重塑人的行为,它是一些简单的类似于机械学习的行为,不会对人的其他行为产生影响;而”动态适应“则使人在适应环境的同时,改变了他的性格特性,进而改变了他在其他方面的行为。例如孩子在反抗权威主义的父亲的同时继承了父亲的性格禀赋,还对上司产生移情,将他的上司当成敌人看待,此为动态适应之一例。

由此,弗洛姆发现了经济基础在人格塑造方面的作用。他指出,不同的经济基础需要不同的人格结构来作为生产力。一方面社会的强大力量塑造了人的行为模式,另一方面人的这种适应又会使人产生新的行为动机,进而对整个社会产生反作用。这既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也修正了马克思关于“技术中立”的观点。弗洛姆调阅了宗教改革前后的大量文献,指出,宗教改革主义者的人格结构来源于中世纪后期的意大利等地资本主义萌芽。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在给予人们自由的同时,使人们变得互相疏离与焦虑,进而引发了“超我”所带给人的无休止的怀疑与忿恨。人们沉浸于宴饮享乐,却找不到解脱的办法,这成为了宗教改革的前人格结构。

弗洛姆在这里继承了马克思的异化观点,但又对其有所修正。在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那里,马克思层层递进式地论述了劳动与劳动产品、工人与劳动、人同人类、人同自身的异化,由此导致了人们的孤独和疏离。而弗洛姆更进一步,将孤独提升为了人类的哲学本体论问题,因为中世纪的终结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人的个体化水平进一步提高,这直接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与孤独。始发纽带被打破,而人类还没有形成足以抵御孤独的继发纽带。我们用卡伦·霍尼的术语习惯,也可以把这叫做“基本孤独”。人与人之间的异化,则进一步加剧了人与人之间深深的孤独感与无能为力感,因为个人不过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中一颗微不足道的螺丝钉。如果不适当处理,就会导致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

弗洛姆用他在心理咨询中观察到的材料,概括了人们逃避孤独的三种方式。第一就是施虐狂和受虐狂式的人格,以及由此导致的权威主义。施虐狂作为一种举足轻重的性倒错现象,其本质特征就是控制。这样的人常常在梦中梦到战争、凶杀等现象,做爱时喜欢对对方动用牙齿。其本身对权力有一种不可遏制的需求,对这一种人来说,他的人际关系只有控制和被控制,而且他会把这称作“爱”。他鄙视无权者,崇拜有权者,恨不得五体投地,匍匐在上帝的脚下。希特勒是这种人格的典型。与施虐狂相伴而生的是受虐狂,他们没了领袖就不能活,跟施虐狂处于一种共生关系。通过这种控制与被控制,他们能克服这种难以忍受的孤独感,重新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第二种方法就是破坏性冲动,也即人们的破坏欲。这种破坏欲根植于人的无能,他们不能创造性地使用客体,只好用破坏性地使用客体,来掩盖自己无能的事实,使自己获得巨大的满足。其本质也是为了逃避孤独,因为感受不到自己在社会中的存在,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刷存在感。

第三种办法,也就是我们的社会中常常出现的现象,弗洛姆把这叫做“机械趋同”。这样的人从小受文化环境的影响,整天戴着面具生活,失去了察知自己情绪和兴趣的能力,成为社会的螺丝钉。比如,有的人看见别人穿着厚厚的衣服,自己也把衣服加厚了,他真的冷吗?他不知道。在我们的应试教育体制下,有的人天天强迫自己搞学习,因为家长、老师、社会认可这种人,以至于自己不知道大学报哪个专业,人云亦云,俯首听命地交出自己的未来,其实他自己不过是许多面镜子的集合而已。

这三种方法占据了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以至于如果没有社会的意识形态灌输和国家的暴力机器,我们也有可能成为法西斯主义者。在电影《浪潮》中,主人公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学生洗成了法西斯主义者。最后骗局被拆穿时,他的学生承受不了幻梦的破灭,饮弹自尽。影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这对于我们敲响了警钟。

但正如暴力的根源是根植于人面临孤独时的无能一样,人也可以创造性地使用客体,通过塑造继发纽带,解决现代人的孤独和焦虑。弗洛姆与他同时代的罗洛·梅、马斯洛、罗杰斯等人本主义心理学家一样,提出了用自发性的爱与劳动来替代生存竞争。只有人发展他最真实的自己,真正为自己而活,只有社会真正尊重每个成员的权益与天赋,任其自由发展时,我们才能消除那种无休止的焦虑与怀疑,“让人在最无愧于他的本性的环境下工作”(马克思)。

我们喜欢谴责人的劣根性,我们愿意整天键盘侠,天天对别人横加道德指责,质疑别人的“资格”;我们愿意宣扬“适者生存”,我们愿意看成功学的励志鸡汤,我们愿意天天跟人说“这一切都是你的不努力、不强大”;我们甚至愿意说“世界就是残酷的,有些人生来就要被淘汰”,“你必须伪装压抑自己,这样才能更好在社会上生存”。。。。。。

而弗洛姆说,“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我实现的权利”。
76 有用
0 没用
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逃避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避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