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长安

[已注销]
2016-04-27 看过
  景元四年,天幕低垂,晚来风雪欲归,阮嗣宗阖上眼之前也不知道是否想起了一两月之前掷笔大哭的时候,或者再远一些,竹林七贤饮酒作诗,抚琴长啸的好年华。

  不久后,姜维把钟会大军挡在了剑阁之外,无奈时运不济,阴差阳错,蜀汉最终也没能兴复汉室。

  也似乎正是这一年,嵇舒夜把绍托给山巨源,从此广陵音绝,四下阔野无皋兰。

  凝霜被野草,岁暮亦云已。
  
  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


  在这里,有英雄气宇,也有名士风度。道德评判退居,个人价值彰显,颠倒众生的是声色犬马中自有的风神气韵。司马昱站在华林园间,想必也是端庄静穆,气宇轩昂,轩轩如朝霞举,比之芝兰玉树别有器量,否则桓温也不必忌他三分。

  而无论是谢安夏侯玄谢鲲卫玠还是连璧,都与庾亮有一样的风度,就是王羲之说的那句,唯丘壑独存。这是风骨,是魏晋精神。


  五胡入华之时,两汉经学全线崩溃,佛学东入,玄学兴盛。国土四分五裂,战火连绵不绝。山河犹在,草木已深。

  谁的东晋?谁的故土?

  有人在乎,于是淝水之战后直抵黄河;有人避而不言,于是清谈谈出了哲学思辨。只是不知永和九年,桓温兵至灞上之际,在山阴游目骋怀的群贤中是否也有人忆及司马绍,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不是也像那万里外的连绵秦岭?

  可惜长安毕竟不是琅琊王氏的故里,祖逖和刘琨时代已经过去了。天下大势,列国纷争,早已分不清楚孰是孰非了。

  只是在这个中华文明重新整合的阶段中,这些登上历史舞台又退下的人名,无一不在验证着,个人的命运最终还是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私以为陶潜虽云悠然见南山,却也写得出君子死知己。

  惶惶人世不可知,天地蜉蝣聚散而唱的风流罢了。


  
  一盘散沙的文明终究不会长久,待到华夏文化汲取新血液完成融合后,隋唐大繁荣就要来了。长安即将再次成为帝国的明珠,山水画卷将从这里展开,从此江流大荒,青冥浩荡,是日月照耀金银台的时代。
3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易中天中华史:魏晋风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中天中华史:魏晋风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