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禄之后三帝

bennyxin
2016-04-23 看过
尤里乌斯•克劳狄乌斯王朝落幕之后,罗马进入了“危机与克服”时期。危机虽只有短短的一年半,对帝国冲击之大却需要用漫长的二十七年来克服。尼禄之后三帝——加尔巴、奥托、和维特里乌斯制造了危机,而弗拉维王朝三帝——韦斯帕芗、提图斯、和图密善为帝国带来了转机。之后,罗马便昂首跨入了光辉绚烂的“五贤帝时代”。

尼禄之后三帝所遇的危机,多是由他们作为帝王个人资质的欠缺而造成的。

尼禄死后,受西班牙军团推举、元老院和罗马公民认可的加尔巴继任为帝。当时,加尔巴已七十二岁,拥有罗马贵族血统和长期成功统治行省的资历。按理说,高龄和经验应该让老人对帝位秉持一种戒慎恐惧、如履薄冰的态度,而实际上,他却表现出了少有的轻忽。首先,在黄袍加身得来的帝位获得元老院和罗马公民首肯之后,加尔巴没有及时赶到罗马接掌权力。从西班牙到罗马,成了他的漫游之旅,走了足足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间,他也没有对重大事项做出任何过渡性的安排,也就是说,庞大的帝国在这段时间里处于权力真空的状态。一般来说,新任的元首会有一段三个月至半年的蜜月期,因为得到各方的高度支持而极易施政,而加尔巴白白将自己的蜜月期空耗掉了。其次,在进入罗马之后,加尔巴的财政政策让他快速失掉了民心。对于普罗大众,从短期而言,再没有比实质提高其物质生活水平更能得其欢心的了,更何况在此之前的五任帝王在登基之始都有向首都平民和驻扎行省的军团士兵发放赏金的惯例。而加尔巴破了例。不但如此,他还要求归还尼禄在位时发放的赏金和奖品。尼禄在位长达十四年,而且他主要奖励的是歌手、演员、骑士、角斗士这些社会下层的劳动者。在这样引人失望的政策下,民心浮动是可想而知的。再次,在失去罗马公民支持的同时,加尔巴更激化了前线军团的对立。由于他统治的行省并非帝国最前线(莱茵河、多瑙河、和幼发拉底河),他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所以从登基之始就未曾得到前线兵团的强烈支持。观望之中的将士,在获悉这位新君的一系列政策远不如预期、授予其权力正当性的元老院和罗马公民对他的支持逐渐松动时,便生出了异心。号称罗马最强之师、驻扎莱茵河防线的“日耳曼军团”自行拥立了维特里乌斯以取而代之。最后,加尔巴在副手和继任者这两项最为敏感的人事问题上犯了大错,这直接导致了他的被害。维尼乌斯和皮索都是他从个人利益出发、而非出自大局观的选择。这不但让他失去了众多支持者,更逼反了深孚众望的重要同盟者奥托。年方三十六岁、继任无望的奥托轻易笼络了近卫军团,刺杀了加尔巴,也连带杀死了维尼乌斯和皮索。

继加尔巴登上帝位的奥托远无前任的运气,因为维特里乌斯已经先其称帝,他从一开始就面临着内战的局面。奥托长于统治,而无战争经验,他的失败其实就是军事上的失利,无关乎政治与经济。在缺少兵力的情况下,奥托还是临时组建了五万人的军队,并赢得了足以与“莱茵河军团”匹敌的“多瑙河军团”的支持。这恰恰反应了他的政治才能。只要不出现脆败,拖到“多瑙河军团”主力到达,这场内战鹿死谁手,委实难言。可惜,这时奥托犯了一个要命的错误。他没有听从实战经验丰富的鲍利努斯等人的建议而选择尽快决战,并将贝特里亚库姆战役的指挥权交到了与他一样没有战争经验的哥哥提提亚努斯以及近卫军团长普鲁克鲁斯手上。甫一战败,奥托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他干脆利落地自杀了。当时,“多瑙河军团”已经赶到了意大利本土的入口阿奎莱亚,他只要暂时撤兵,勉力支撑一阵,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谁能想到一个志在帝位的人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如果像塔西佗所说,他可能是希望用自己的死换得内战的提早结束,那么笔者认为,在维特里乌斯已经称帝的情势下,他从一开始就不应涉入其中。更可信的解释是,奥托是一个太过脆弱的帝王。

奥托的脆弱铺就了维特里乌斯的帝王之路。也许得来太易,维特里乌斯的怠惰又轻易葬送了它。对内,他违反了罗马帝国一贯宽容败者的传统,在对奥托一方军队的处置上粗暴严酷。对外,在帝国东方,韦斯帕芗联手穆奇阿努斯和亚历山大紧锣密鼓地完成了起兵称帝的种种布置,而他对此毫无警觉,没有采取任何对应措施。即便第二次贝特里亚库姆战役失利的消息传来,也没有激起他的一点点斗志和进取心。根据塔西佗的记载,身体肥胖的维特里乌斯躲藏在庭院的树荫下,有人端来食物时才会抬起头……

旧王朝业已落幕,新王朝尚未开启。在这风云变幻的时代,权力的舞台上角色频换。加尔巴的轻忽、奥托的脆弱、维特里乌斯的怠惰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过客,唯有个性完善者才是真正的主角。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罗马人的故事8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马人的故事8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