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力量的幻想

斑斓的花
2016-04-23 看过
我在菲利普·J.德罗里亚写得英文版本说明里看到,这本《黑麋鹿如是说》在1972年口袋图书出版时,封面宣传用得是这样的描述:一个美国印第安人的传奇“幻想之书”(副标题);这是一段传奇,一个人幻想,远远胜过迷幻药的感觉(腰封)。顿时松了口气,真想给1972年出版的那本书点个大大的赞,比起这个版本的宣传语——“西方百年十大心灵书籍”、“生命与自然之诗”,我真的是喜欢的不能再喜欢了。在此,我能弱弱地吐槽一句,这个版本的宣传语,让我热情满满的阅读激情减弱了么。对“心灵”二字真的是自带免疫力了。

可能是对这类文字有些偏爱,前后花了一个多星期,硬是舍不得漏下其中任何一篇,把全书认真看了。而看完之后,最大的感受其实就是1972年那个版本中反复提到的两个字——幻想,这也是这本书中出境率非常之高的两个字。我就像菲利普·J.德罗里亚初读“黑麋鹿”一样,兴趣点都放在了那些伟大而令人着迷的幻想里,以及对幻想的质疑上。

在谈幻想之前,我专门百度了这个词条,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虚而不实的思想;没有道理的想象;无根据的看法或信念;以理想或愿望为依据,对还没有实现的事物有所想象。而这里可能更偏向最后一种解释,杨朔在《黄河之水天上来》里,曾说:“我们的祖先在历史的黎明时期便幻想出一个神话式的人物,叫大禹。”在黑麋鹿的口述里,提到的两个有幻想的人物,除了他本人,还有北美洲原住民民族苏族首领的疯马,也即是他的堂兄。我们是否可以把此看作“神话式人物”的典型经历呢?与幻想很相似的另一个词是梦境,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很难区分它们两者之间的区别究竟在哪里。所谓的梦境,为梦中经历的情境;也用于比喻虚构的美妙境界。那究竟是幻想,是梦境,还是真实的存在呢?在1930年8月10日约翰·G.内哈特寄给朱利叶斯·豪斯的信件记录稿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些话语,“他(指黑麋鹿)讲述这些时,表现得非常谦虚,谦虚到让人觉得这个人对自己了解到的事情深信不疑,并且这些事情都值得去了解。”“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我拥有幻想天赋,这个天赋是家族遗传。”

虚虚实实真的很难去辨别,但如果只执念于此让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不放借着这本书,多去了解了解印第安人的意识文化,这比较有意义。黑麋鹿作为伟大的“巫医”,拥有着幻想的先知,同时也是一名战士,参与了恶地伤膝溪和白土溪的战斗,又被誉为“圣人”,他的整个人生经历是很丰富多彩的。当然,这本书绝不仅仅只是一本黑麋鹿的生平史,更是一部他的民族史。

这的确是一本拥有力量的幻想之书。


PS:书评均为原创,未经本人授权,禁止转载!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黑麋鹿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麋鹿如是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