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研究 宋词研究 9.5分

读《宋词研究》(村上哲见著)的一些想法

未见如醉
2016-04-20 看过


以前总对人说,自己十分的喜欢宋词,高中的每一次早自习,我都会拿上《宋词三百首》来诵读。记得自己最喜欢的便是李煜和苏东坡的文词,可说来惭愧,这一本书正是自己真正读的第一本研究宋词的文本(准确而言,蒋勋先生的《说宋词》还是太过于感性的表达),村上哲见是日本为数不多的研究宋词的大家,在文本的末尾把村上先生作为近代词学研究者的第四代,和叶嘉莹、王水照先生其名。算是把村上先生推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位,而正是这本《宋词研究》,特别是《唐五代篇》和《北宋篇》作为作者的博士论文,更是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虽说是三十年后,作者接上了《南宋篇》,但是算是一个比较仓促的过程,写的太过于的简略。可能自己还没有到要做研究的地步,所以没有耐心的看完作者的附录部分,而一本学术类著作的附录正是真正考验作者研究水平的体现。
在这本书中,作者最典型的做法就是借鉴了历史事件研究的范例,以人物来代历史。通过不同时代,或者同一时代不同风格的词创作的佼佼者来叙述所研究的对象,因此,读起来更像是在读一个个的人物词学的成就一般。作者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很成功,在诸多的词大家中,选取柳永、苏东坡、辛弃疾、吴梦窗、姜夔、周邦彦等一些极具代表性的词人来说明其所属时代的背景和作者背后的流派的特点。这样让人读起来不至于太过于空泛和单调,而且,这种写法也不至于让整个理论的阐述太乱。作为词学类的著作,不像《人间词话》般用作品来进行对词的变化和思想流派。
书的开篇便已探讨“词”来源说进行,在这里,你不得不佩服作者考察的细微之处,从“词”的本义,到“词”作为韵散结合的一种文体这当中的变化并不是一朝一夕的。甚至“词”从“诗”之中脱离出来也是一种艰难的过程,而作者却把这种“艰难”清晰的展现给读者。从近年来的材料的不断补充也可以看出,词的起源考据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和许多的文本不同,作者把唐五代词和北宋词相连接。用一种历史发展的观点阐述词的影响力的扩大,体现最大的一点就是他在探究词的起源时,用诗词贯通的方法,另辟蹊径来论述,而至此,作者也进一步的说明,到了北宋中叶左右,“词”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式已经正式得到确立。在此之前,词可以说是一种“不入流”的存在,虽说,以蜀和南唐宫廷为中心形成了对词一种鉴赏之风,但词人被认为只是“无事弄弄”的一种闲散文学。这里可以辩解蒋勋在《说宋词》中谈论到,南唐后主作为一代帝王作词,使得词从“不入流”走向文人宫廷,词的地位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村上先生在这里印证了我对蒋老师这一个论述的怀疑。但是,我们丝毫无法挑战李煜在词学上的贡献。从温庭筠到李煜这当中,从个人的哀怨情仇到国家的情仇,词至后主境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人间词话》)。
再者,作者对张先,这个我都没怎么听过的词人的重新发现。作者把他和柳永并列,作为北宋词发展的一个重要的人物来对他进行论述,而去掉了欧阳修和晏殊。特别是对张先把从生活的体验带入词的创作,这一点极为推崇,认为这是唐五代词发展到北宋词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同时,这种创作对开始创作词的苏东坡来说,也有着很深的影响。而从篇幅的对比中(虽然有失水平),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作者对于柳永的推崇。特别是柳永对于词的内容的扩充,作者在书中还一一的进行阐述,从“小令”变成“长调”,柳永在词突破诗的束缚过程中又前进了一步,并且,柳永把士大夫之词带入民间,更是大大的丰富了词的接受面。在文尾,作者还有意的提出了无论是欧阳修、晏殊还是柳永,均出生在曾属南唐的地方,这一点可以值得我们去探究。
最令我新奇的是作者对苏东坡的论述。在此之前,我读的最多的就是苏东坡的词,能背诵下来的也不少,同样很是喜欢他的生活态度。但是作者在这里却对他的词进行了批判,与柳永的有诗到词不同,苏东坡把词写成了诗,使得词在苏轼的文学世界里本身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形式又回归到了正统,这种变化是具有双面性的,一方面是对于词的形式的破坏;另一方面,使得词学境界更加的开阔。到了周邦彦,词的音乐美就极大的体现出来了,作者更多的把周邦彦和姜夔一样,作为一名音乐家来看待,把词的样式的优美性焕发了出来。但是作者同时也指出它的局限,北宋末年的周美成,已经把词写到了一种局限,后人只能在他的基础上精雕细琢。辨证的看第一个事物的发展,在研究上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一直很是反感分辨所谓的“豪放派”和“婉约派”,分辨者自称是为了研究方便,但是这种简单粗暴的分辨方式会使得接受者更为的概念化,一提到苏东坡就只晓得他的豪放,一提到李清照就只知道他的“凄凄惨惨戚戚”,我们敬爱的毛主席不是也写过“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忧”吗?。在这里,作者一改这种研究方式,把南宋的词人分为“现实派,士大夫词”和“典雅派,文人词”,这是根据词人的政治地位来进行分类,现实派们更多的来自于官僚阶层。对于南宋朝廷的偏安他们愤慨,期望天下安宁。他们把所有的期盼和情感写入词中,或是感慨激昂,或是痛苦不堪,因为独特的经历,使得他们对于这种生存状态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典雅派则更多地是无意于仕途之人,他们寄情于山水之中,但是他们精通诗文,擅长音乐,这类人专一文事处世,姜夔、吴梦窗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这一群人也受到时人的倚重。从历史上看,出身特别是生活的环境和地位对于个人的创作风格的影响有时是决定性的,这种观点作者在书中很多地方都或多或少的有所显现。
今天翻开一看,中文版竟有王水照先生作序并且大力的推崇,可见这本书学术成就的高度。从后文的介绍可知,村上哲见先生是研究宋词的大家,在日本学术界久负盛名。一个日本学者对于当代一直悬而未决的词学问题(特别是词源方面)有如此见地,尽管有很多的不足。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宋词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宋词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