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剧场上的独角戏

段小七
2016-04-18 看过
                              
     江非生于1974年的山东省临沂市,中国“70后诗人群”代表诗人、首位“驻校诗人”。他曾参加第18届“青春诗会”,获北京文学奖、《诗刊》社第二届华文青年诗人奖;其诗歌作品《妈妈》入选人教版《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高中语文选修课程教材。 2008年,他被澄迈县作为特殊人才调入澄迈县文化馆,从事文学创作和期刊编辑工作。
    《独角戏》是江非的第三部诗集,书中精选了1999年至2009年十年间的诗作108首,基本囊过了江非创作中的优秀诗歌,可算是他个人阶段性创作的一次大清算。自从江非自觉地把自己的出生、生活的“平墩湖”作为抒写对象以来,他没有盲目性跟随主流诗潮把农耕文明和城市文明直接作为对抗的力量,以农耕文明来反抗城市文明,而是试图在两种文化之中发现它们各自的丰富自足以及天性的不足,并直面地对生活左发掘、书写的工作,以求发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江非的诗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语——“天下”——他要做“一位出色的、与乡村和大地结为一体的诗人”(韩作荣言),主动承担的人类苦难,芙蓉出水。
    我觉得,面对《独角戏》这部诗集,我们应该会发现新的局面:江非在处理城市和乡村、海洋和大陆、肉体和灵魂、现实和理想、生活和艺术等二元对立的处境,他所获得的一些的生活的经验,主要隐藏在他的诗歌表现技巧里面。在他的《独角戏》这首诗歌里,“他”变成“牛”、“模仿”(表演)老虎、炮弹的威力、幽灵、鬼魂、尸体、真理等,这些“表演”里带有一种“变形”到他者以获得逃逸、解脱现实的束缚——在这时候,诗人的生活获得足够的宽裕空间转身;诗人不继续去维持二元对立,而是主动地去消解、缓和,所以当他每次现原形时都不是极度的痛苦。
    江非的诗歌“表演”让词语们获得足够的自我发挥的空间,或者说他在实验个体在二元对立文明里,个体如何通过一种方法和仪式的引导、训练之后而获得一种生活状态,其能缓和、消解对立文明,从而让人来获得想要的生活。“表演”里面,它给我们带来的哲学思考是:不对立,而是承认存在,在存在中生活。当然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必须明白绝对自由也是一个非常虚构的尺度——《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里,已经不是变形了,而是对那块“布”不断丰富来投射出“理想”被对立之后的失败结果。江非在词语的剧场高台上“表演”了新生活的可能,我们只能去感受、潜移默化,在获得愉悦的同时完成自身的变化。
0 有用
0 没用
独角戏 独角戏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独角戏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