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重返美丽新世界》

SinCerity
2016-04-17 看过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对反乌托邦文学与艺术就产生了极浓的兴趣。反乌托邦三部曲看下来大概只花了一个星期,之后又找来各类蒸汽朋克和赛博朋克,再追溯到《大都市》。最近高三作文中不少人都对《美丽新世界》情有独钟,kindle上普及率最高的大约也是这本名著,以至于语文老师上课恰巧提到最近出版的《重返美丽新世界》全译本,昏昏欲睡的我在听到这句后突然精神大振,下了课便迫不及待买来一读。《重返》很厚,起初我以为这是由于赫胥黎在重谈《美丽新世界》时有感而发,坐在咖啡馆里两个小时忐忑翻完一百来页后我才发现:后附《美丽新世界》。有些小小的被骗之感,些许唏嘘,私以为赫胥黎想要说的绝对不止这一百来页,尤其是将《美丽新世界》与之后出版的《1984》比较及战后重置的世界秩序所体现的不少预言成真。不过这些更多体现在后人对之加以更多思考而写的著作,如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等。作为一介小小高中生,不敢加以高谈阔论,只写写自己看后思考最深的几处。
先谈赫胥黎作为生物世家所以思虑威胁世界最深一点——人口过剩。其对于世界人口与资源平衡的计算预测最恰当的数字在20亿上下,而在其写作《美丽新世界》时,世界人口接近20亿,而写作《重返》,即27年以后,世界人口达到28亿。这个增速确实惊人,但看看五十八年后这个数字已高达70亿,更别谈在其中中国占了近14亿,人口的爆炸式膨胀是在赫胥黎预言之中,但他对于现代科学技术的悲观却是被证明出了差错。“飞速增长的人口对自然资源的威胁,对社会稳定的威胁,对个人福祉的威胁,应是人类目前最核心的问题。再过一个世纪,也许包括未来的好多个世纪,它都将是人类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赫胥黎将解决人口膨胀导致资源缺口的方法定格在对于宇宙的探索——即寻找新的人类家园上,但事实上,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决不能只向着宏观来想,更多的应该考虑现代科学进步所带来的资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以此来满足人类需求。他所提到的人口基数太大所导致的自由与民主缺失不无道理,过多人口对于发展中国家是极大的负担甚至导致恶性循环,世界经济将受到影响,“极权主义在下一个街角”,这些都是极有可能也令人胆魄的结果,是人们所需要警惕的。但是,发展中国家若要获得发展,人口的增加是充要的,反观发达国家,人口红利的贬值与老年化正与发展中国家产生了对冲。若要维持世界经济的良性增加,发展中国家功不可没,由此人口的增加实为必然,而我们应该考虑和解决的,应该是现代科学如何使得资源的分配和利用效率如何提高使得人口的增长带来的负效应不会压过正收益。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对现代科学抱有一定的自信。赫胥黎只看到了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死亡率降低,却没有看到其同时带来的更高效率,这是极为片面的。同时,赫胥黎提到国家主导节育由于文盲率高而可能性极为低下,这不得不令人联系到现代中国的计划生育。更为有趣的是,2015到2016年中国政府颁布的二胎政策似乎恰与“人口膨胀”的现状相背而行,而我认为,这正体现了当年“计划生育”时对于人类科学进步的悲观预测是错误的(但我并不认为“计划生育”此政策为中国带来的弊大于利),由此可见,赫胥黎对于人口的看法值得人们严肃看待,但并不完全正确。
第二,赫胥黎对于现代医学提出了一个极为有趣的观点,而我将其总结为一个辩题:现代医学究竟是使人变得更健康了,还是更不健康了。赫胥黎是位极为有竞争力的反方辩手,他提出的观点是大多现代人无法想到的:现代医学提升了先天基因病患者的存活率,遗传库受到不断的污染,即质的下降,现代人的体质下降我们也深有体会,这个观点可以由各类遗传病的发病率作为数据来支撑。如此一想确实可怖,且赫胥黎的这个观点颇有“自然选择“论的调调,但再细想,我们会发现其中的一个漏洞:我们的体质是与前人相比有所下降,但难道这不也是对于现代社会的适应吗?现代医学作为现代科学的一个分支,其发展正是科学技术发展的最好例证,而在这种发展之下,我们不再需要与原始人类相似的体格与体育神经。我们不再需要打猎、采集,爬树、射箭变成了一项optional的技能。再进一些,比如就与一百年前相比,我们现在出行拥有了汽车、地铁、火车、飞机等等,不再需要去哪里都是步行,骑马更属于一项休闲的消遣而不是必须。在这个情况下,难道我们还一定要保持以前的体质吗?再者,在赫胥黎的观点中,现代医学对于基因病的治疗更添一份道德意味,这本就没有什么好争辩的,医学的研究正是建立在人们延长自己生命的欲望之上,这份无差别的治愈正体现着人权。同时,现代医学如今的发展方向有一支是致力于从根本上(从基因上)治愈基因病,这份对于基因的掌握(虽然如今仍十分初级)也是赫胥黎所没有想到的吧。
第三,关于自由主义和个人意识。对于这类话题的讨论应该正是《美丽新世界》可以作为大热作文材料使用的原因(funfact:反乌托邦主义在中国高考使用其实并不恰当嘻嘻)。赫胥黎将威胁人类最大的两个因素归为人口过剩与组织膨胀。后者即为我们更为熟知的反极权主义。他认为,正是科技的进步加以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导致了权力的集中。更简单的说来,便是科技的进步导致组织垄断及个体个性的泯灭。他所引用的威廉怀特的《组织人》中所言:“新的社会伦理体系正取代旧的社会伦理体系,后者认定,个人价值是首位的。但新的社会伦理体系的关键词却是:“自我调节”和“适应”……“群体动力学”“群体思维”和“团队创造力”。”这种组织膨胀带来的后果是上层的集权与极权、个人生活的孤独感所导致的个人被社会吞没、阶级固定(正如《美丽新世界》中的阿尔法、贝塔等)。相反的,涂尔干在其著作《自杀论》中提出造成现代人自杀率的爆发式增长的原因有“个人主义”、“太多的自由”及“社会与家庭的弱化”。涂尔干理论的背景为工业革命在欧洲开始盛行,而赫胥黎则处于后工业化时期与二战结束反思时期。在不同背景下人们需被警醒的点不同无可厚非,但我们从这两者的冲突中必须认识到,我们需要的,从来不是完全的自由,更不是完全的极权,一个自由加以组织的社会才能在保证一定社会稳定性与基本产出的基础上打通人类完成自我升华的途径。为达成这样的平衡,需要做的首先是规范政府的权利,其次是个人保持清醒,拒绝非理性主义、民族主义。现在看来,有些组织正不知不觉得利用着后者的漏洞来打着幌子破坏前者,而正是由于后者难以达成,所以平衡难以寻求。
最后,《美丽新世界》与其他反乌托邦作品的不同之处也是最现实一处:绑架现代人的不是思想控制,而是娱乐。在《重返》中赫胥黎说:“在《1984》里,权利欲的满足是通过承受痛苦的方式;而在《美丽新世界》里,却是通过几乎没有任何羞耻感的寻欢作乐的方式。”这不正是现状?我的语文老师尤其喜爱在课间为我们播放一些搞笑视频,其中不乏某些敏感元素,这时睡着的同学终于醒来,甚至会有他班同学围在教室窗户外张望。大部分同学笑称语文课就只是“睡两觉,中间起来看看视频”,正课的内容无人记得,人人却被“搞笑”吸引。连语文老师都明白吸引学生的最好方法是娱乐而非知识,难道企业、政府不懂?人们关注的是吸引眼球的新闻而非真相,看得是戏而非戏中反映的社会现状,追求的是感官刺激而非精神升华。曾经语文老师在教作文时直言:“你们只需把书的作者和主要内容百度一下就可以了,不用看书。”所以将《美丽新世界》用在作文里的人中,有多少是看过本书,又有多少只是看别人看过此书从而抄来,而其中又有几个真正为此觉得毛骨悚然,实在令人反思与痛心。再如《重返》中提到孩童由于其强大的记忆能力容易受电视广告的影响,不免让我想起常常生活中突然哼起奇怪的商业广告歌曲来,而身边的人不但不以此为怪而如同找到了同僚般随我一同唱起来,最后还相视一笑,仿佛寻求到共鸣般。所以我们现代人的共鸣竟是广告歌曲?这太为可笑。
我总结来,赫胥黎在本书中主要表达了两点:一是其对与科学技术发展的悲观预测,二是对于现代媒体娱乐性的正确预判。前者有些局限,而后者则应该是给我们带来感触最多的,可当我们正处于这样的潮流之中,独善其身几乎为不可能。可能在高考前读这书实在让我产生太多负能量和惊恐,使得我对于后者的思考十分有限且有些流于现象,更多的是一种无法用文字表达的焦躁。总之,先谈这些,思维混乱,望谅解。
 
14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重返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返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