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数字——《100层的房子》(互动书评)

爱在恶魔天使
2016-04-16 看过
原文链接:
https://site.douban.com/273281/widget/notes/191481335/note/550562822/
作为个人的第一篇正式而非正式书评的绘本书评。感觉还原写出来,很有必要。
毕竟是自己的亲身感受,更是小孩子的直观表现。

绘本:《100层的房子》
读者:小侄女,姑姑(本人)

来得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刚到小区门口,意外看到熊孩子(小侄女)在那边拉锯着,和奶奶祖奶奶。旁边还有一位高龄路人看着。
“你又要干嘛?啊?”不用问,也不多想,直接喊她。
“姑姑来了。快。”奶奶说。
刚才还在拉锯的姿势开始转向,奶奶也慢慢松手,熊孩子往我这边跑。
“二姑奶在上班。下了班你不就能够看到她了吗?每天不都能见到吗?不是吗?”开始教育。已经知道了拉锯战的始末。
“我看到二姑奶了。”她有她的理由和解释。
“看到了吗?”
“看到衣服了。”
……
这孩子,小小年纪也知道推理了啊。
不知道该说小孩子都是这样,还是说她这个熊孩子这样。她很有主见,也很让人头疼,特闹。说要干嘛,就要干嘛。(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幸好和我关系挺好,要不然也不会放弃找二姑奶。那位之前看客式的高龄路人也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小侄女跑向我和乖乖地跟着走。)除非……除非能够在瞬间改变、转换或者引起(含引导)她新的强烈的兴趣。

所以,在让她看这本书的时候,即使是我,也不能全靠自身魅力,得想点办法。这种情况的时候,有时甚至需要用上一点小威胁,或者“不和你玩了”“那你不看,我自己看”之类。(可不是忽悠她哦,是会真这样做,不管是态度,还是行为。只不过能够知道她会真看,原因很简单,她不会离开我,就在我旁边,粘人,会和我一起玩,要我陪她玩。这样的话,自然而然就会看两眼,然后再两眼,然后……位置被抢了。)

先是“快速”浏览一遍,(自主,非被动,也不是在我规定、“指导”下)在这个过程中,她会说话,你会自然知道她感兴趣的点在哪里,也能够知道她都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怎么解释这本绘本的。
记住,要回应她。
这一点很重要,会为她主动(含互动)提供基础。要不然的话,如果你在忙自己的事情或者在一边玩,那么她很可能就会生出这样的心理:在目前还有的兴趣下,把绘本看完。对,看完,“完”就完事了。
但是,不要过多解释它,扩展它。
(另外就是:
如果打断她,从一开始就和她细说,一页一页地跟着你进行下去,会妨碍她自身自主生成全局观,也容易在被打断的情况下,养成……的习惯。(……:自己想吧。)然后不会有原来自己忽略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啊的感觉,最后,他们可能就不会多拿起那本书几遍。这只是个小习惯,但却很容易影响她,影响她形成她自身的一些系统。)


为什么?

“看完了。”
“看完了吗?”小样,才刚刚开始。看怎么折磨你~
真当刚才真是心不在焉,没有观察你吗?放松警惕了吧。
“嗯,看完了啊。”得意洋洋。
“那都有哪些动物啊?”或者不明显一点的,“都有哪些东西啊?”
问问题要装作如无其事地问,而不是有备而来,等着她来告诉你绘本(书本)里都有哪些东西。这就是让她小满足和小炫耀的过程。(其实对大人来说,即是互动的过程。)前提很重要,这本绘本,你有事先读过,并且记忆还挺清晰,而不是模糊不堪,要不然在查证的过程中,验证你错误了,只会引起尴尬,或者大人的推辞。
问题,先从最宏观最明显的开始;然后再慢慢变细变微观。
这个样子做的原因很简单,符合大脑理解事物的规律,同时,也能够慢慢增加她和它(大脑)的兴趣,而不是削减她的兴趣,打击它的信心。
另外一点对大人来说的好处在于,这也是你记忆最清晰的地方,即使你忘了很多细节性的东西,也可以在查证的过程中,迅速地补充回来,还有可能会多看几遍。(小孩子的书,包括绘本,一般来说页数都很少,文字也很少。大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甚至能够将之前模糊的记忆凭着一点提醒迅速想起来。而小孩子们,可能就会前翻后翻,还会翻错页。这个时候,不能着急,不能非要告诉她在哪。结果虽然很重要,但过程在无形中对她更重要。)
另外,每次一个问题。问题不宜多,也不适合并列。

“有老鼠……”绘本中第一种动物。
她口中所说的动物并不能够实际代表顺序,只能够代表她大脑的此刻或者短暂的存储反应。因为她需要对问题进行一点消化。所以排序不分先后,也不作为大脑规律的标准。
“还有呢?”
“还有松鼠……”(……:代表思考过程。)可能是在想寻找先后顺序,不过很快就不行了。
她已经开始向下翻页了。(对,这本绘本是从下往上的顺序,如同名字,楼房,先从底部往上上。很自然的(阅读)顺序。)(在翻的过程中,并没有喊出所见动物的名字,因为她的身心脑,在此刻只能处理一个问题,全神贯注,向下翻页。为了回答我的问题,并且以不出错的形式。)
然后是稍快地往上翻。(她已经在第一遍快速浏览的时候数过来标题,“层”数,并且对哪些层开始换小动物有了初步的认定和判断。)
“老鼠……松鼠……青蛙……甲壳虫……小蛇……蜜蜂……啄木鸟……蝙蝠……蜗牛……蜘蛛……没了。就到蜘蛛。”
问题回答完了。感觉棒棒哒~
“嗯。好多动物哦。都有多少种动物啊?”没有问多少个动物,是怕她理解成一只一个地去数。
嗯?怎么还有问题啊?忽然看到小侄女的这种表情。(O(∩_∩)O哈哈~)
好吧,再继续。虽然无奈,但也挺好玩的,脸上马上就变换了色彩。最重要的莫过于能够迅速投入其中,并且乐在其中,刚才神马烦思瞬间抛到九霄云外。这或许就是小孩子的简单和单纯。大人或老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可谓少之又少。

“老鼠,1种……松鼠,2种……青蛙,3种……甲壳虫,4种……小蛇,5种……蜜蜂,6种……啄木鸟,7种……蝙蝠,8种……蜗牛,9种……蜘蛛,10种……”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之前每次问小侄女“a+b=?”这种问题,她都需要掰着小手指头在那数,在那算。当时就有种怀疑的冲动,是不是全(全)世(中)界(国)的老师都是这样教的?这可以算是利用身边(身上)工具的绝佳例子吗?这种情况还会发生在印刷纸上,当问她里面有几个水果(或其他)时,并不总能快速解答,哪怕换了图像,有时需要一个个数。所以在这个绘本跨越那么多页(对小孩子来说,很多;而且是在电脑PDF情形下。),她能够比看一小块还要数得顺溜,记得准确,作为大人的我,内心还是有一番小感触的。也许是自己过于敏感了。倒觉得这样挺好。毕竟孩子的心理只有孩子明白。长大了的成人,即使有小孩时期,也在身体里埋下过渴望,却会很容易在成人世界里迷失或擅长忽略。(另爆料:“a+b=?”这样的形式,注意,用了“形式”一词,对小侄女来说,挺简单,顺向思维;而“a+?=c或?+b=c”这样的,她就会翻倒在形式里,虽然其中包含了一点逆向思维。在形式本质上并无差别,为什么她会表现出这种差别和区别呢?相信很多大人和家长都可以仔细思量一下。因为这是很多孩子相同的问题。)
“10种啊。”先去肯定小侄女的答案,给予反应,然后……
“10种动物住在100层的房子里?!房子是不是太多了啊?那得多高的房子啊?你才住几楼?4楼吧?是不是已经很高了?!那要是100层,得是多高啊!对不对?”说得挺有理,引导地也很合情合理。
4楼或者说楼房对小孩子来说,是高的。他们也在大人的教育下被告诫或训斥要远离窗户之类,其实他们都调皮地透过窗户看见/感受过高度。这一点可以很好地将感受带入,甚至会引起他们小小脑袋里的一些回忆,尽管这种回忆在成人的世界里可能根本想不起,在小孩们现在的记忆里也存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不要去怀疑其真实性和准确性。另外,也无需特地说明/解释真实世界里的楼房和绘本或实际动物楼房之间的高度差异。至于原因,自己想吧。
“100层的房子,才住了10种小动物。那一种小动物得住多少层啊?”
“你看咱们这才4层,就住了很多人。那是不是像咱们这一样,小动物们是不是也住在一起,有家人和朋友呢?”
这里有两个问题,先让她理解知道去数每一种小动物住了多少层,然后再将后面的问题抛出,让她去数成员数。两个问题间隔并列。并不是翻完了一遍书,再翻一遍书。为什么?因为这里怕小孩子生出“这本书都翻了好几遍,怎么还翻啊”的不耐烦心理。
刚开始的时候,小侄女都很听话地照做了。并且在熟悉了这种模式之后,会自动地先数完层数,再去数小动物的数量。其实这里可以看出,小孩子也是能够理解并且懂得规律的,即使你没有去刻意直白说明。
在这个过程中,后来忽然想到应该做记录,记录下她的这种言行。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小孩子记忆没有那么强,我这个成人也一样,也想系统地和她阐述这个绘本和一些新知,并且让她“见识”一种学习方式,阅读方式。(但也因为这个记录而将局面打破了原有控制。)


真实全程是这样的:
“10层。”
“真的10层吗?确定?”
“确定。”
有时候问的时候,她也会老实地仔细地去数。
总得来说,能够坚持下来也是不错了。
从她身上也看到了一点,印证了一点,兴趣。兴趣是所有能将事情做下去的很大功劳者。
有时候一边数,一边开小差和我斗嘴、说话:
“数到几了?”
看看我,再看看屏幕。她也只能认栽重数,或者开始想耍赖。并且明确认真地告诉我,小孩子可以耍赖,大人应该认证。而在这之前,曾和她就某事约定过不能耍赖,她还耍小聪明地问我“耍赖的含义和范围”,希望以此作为辩解的依据。
当被我的记录打岔时,她开始强烈要求做记录,还和我说明“个”字不会写。(其实很怀疑她会写几个字。)我也没有标明量词,只写了数词。她也就跟着学会了。(最终记录的事,不完整作罢。)她这一写,打乱了局面不要紧,让我有了新发现。
从1到10(不含0),她都会写,并且正确,虽然字不是多好看,还超级大。(她自己也经常会说写得不好看,其实是想问:擦还是不擦?能不再重写吗?)
可是超过10的数……
有图为证,立字为据:




O(∩_∩)O哈哈~O(∩_∩)O哈哈~O(∩_∩)O哈哈~O(∩_∩)O哈哈~(我不是分割线!)
是这样的读法啊,音确实是这样发的。(横线部分是我添的,尤其是前两个。)
姑姑也表示醉了~~~
记得一部电影《风语者》,保护密码员的各种艰辛和背后的大局为重,让我忽然脑洞大开:大-战-期间,为什么不用熊孩子设计密码?(O(∩_∩)O哈哈~)

尽管已经开始进入混乱状态,和熊孩子依然要将这本绘本“完整”地进行下去。小样,还不信降不住还斗不过你了!
讲到小蜗牛的装饰菜,忽然想起她有时爱看的熊大熊二。自己之前看过,记得有一集是光头强特别饿,后来吃了吉吉国王的蕨菜,还运走了。就和她说这种菜叫蕨菜,然后blabla动画内容。可是她印象不深,也许没看这一集。却对熊二特别喜欢蜜蜂罐(蜂蜜)了如指掌,所以,话题直接从绘本中蜗牛里的蕨菜转换成里另一种动物——蜜蜂里的蜜蜂罐。还知道里面有很多蜂蜜。(你看,就算不画蜂蜜,不溢出来,小孩子都会自动完整脑补内容物。)
到数蝙蝠的时候,首图特别的黑,看不见哪是蝙蝠了。
“看不见了,怎么数啊?”
“看不见,那你可以数眼睛啊。”
这时候,给提示,而不是让她自己找。为什么?因为要顺利地进行下去,而不是设置拦路虎。

到蜜蜂的时候,并没有为她解释工蜂和分工、阶级之类。蜜蜂女王,她对蜂后的解释和专有名称,我也没有特地去纠正成“蜂后”,因为她的首先不管有没有错,重要的是,那是属于她的系统,而这系统中的一部分,并不是非纠正不可,因为本身就不存在纠正这一问题。提醒“蜜蜂女王”不但有王冠,还有“卫兵”,她称呼它们为“蜜蜂护卫”。当看到蜜蜂女王的身体被连接着一根管子,她会说“尾巴好长”,也能开始明白女王是在产蜜。
甚至在不久之后,还将甲壳虫的项链联系到了女王这里。(这里需要解释:蜜蜂女王收到了甲壳虫送的项链礼物。为什么不是衣服呢?需要再解释一番。)
蜘蛛网电梯,蜘蛛王子,地球(星球)模型,属蜗牛的时候还要数上蜗牛宝宝(卵),啄木鸟宝宝(蛋)和飞行(滑行)练习,青蛙的莲蓬淋浴(她只记得莲子……)

………………………………………………………………………………………………………
(不是分割线,是内容省略。)































最后进行“跑题”总结:
1.千万别和小孩子打岔,或者扩展太多。如果真希望他们知道很多的话,可以多讲几次。每次都让他们有新知和新发现,对你也会更加有亲近和佩服感。
2.整个绘本中,小蛇部分练得时间最长。而我也做到了:并不因为自己不喜欢,就快速翻篇。也完全没有“提示”她任何关于害怕、可怕、远离等的信息或小种子。
3.最后,打击大家内心冲动和希望的一个现实因素。
最重要的也是最现实的。每个人,尤其是父母,年轻父母,需要斟酌的。
花了多少时间?
全程1h左右。
这【一个】绘本。
PS:另稍含各种扯皮和斗嘴。这些是会造成你心烦意乱和不能顺利进行下去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人,包括年轻的父母和朋友,都会提到我的一点:有耐心,能够和小孩子相处下去。他们也会经常问我:“可嫌烦?”
我的答案在一度变成:更愿意和小孩子相处。

备注:
《100层的房子》,此次阅读为PDF版本,网络下载,电脑阅读。实体书已主动答应小侄女购买,到时核对当初所数信息。

另有好消息,小侄女在看完这本之后,还想看,看了《神奇校车——在人体中游览》之后,还在电脑桌面上找……
找绘本,找带pdf图标的文件。

(此时我已经累了,烦了,没精力了。
小孩子一旦感兴趣,想要知道的就会很多,也会用行动来表示。只是我们大人,会因为时间、精力等因素而限制了他们的继续。所以,既然存在这种限制的显性因素,那么是否可以进行合理的时间安排,让这种断续在整体上呈现持续呢?
考虑好后,剩下的就是行动力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100层的房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100层的房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