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记摘要

饱の嗝
2016-04-16 看过
P38-P88

余英时对钱锺书、钱穆、胡适的评价

钱锺书:考据癖,"家学之外,主要受晚清遗老的影响。因此二十岁左右就已走上清代博雅考订的道路,《谈艺录》和《管锥编》都是明证","他读书是极为精到的,但他注意小地方太过了,所以他不肯谈什么大问题之类的,他根本不相信这类东西的",叶恭绰批评钱"散钱无串","我对钱先生是极为佩服的","我认为由钱先生来结束一个时代是中国文化的一道光彩"。

钱宾四:以通驭专、由博返约。"我受益于钱先生多半是在课堂之外","当时新亚连学校都谈不上,只有几间破屋子"。钱穆先生对余英时的影响,一个是治中国史"看书要广博,要前后贯通",思想是联系起来的,二是"强调中国文化有自己的特色,必须潜心探讨"。

胡适:"把自由主义的香火在中国保存下来,他的功绩最大","胡适认为中国历来专制是假的,力量是凝聚不起来的","民主是个幼儿园的制度,并不需要高深的研究院","他坚持民主制度是和平转移政权的唯一方式"。整体而言,胡适自觉走但开风气不为师的路子,虽然学术上个人成绩有限,但在影响历史和传播现代价值方面,"他的贡献到今天还未完全失效"。

---------------------------------------------------------------------------------------------
P96-111

谈了东西方学问,尤其是哲学的参证互通,重点说问题。

国学这个词是日本人提出来的,最初是为了对抗中国学问即日本的儒学。20世纪初,国学、国故、国粹这些概念开始流行。国学、国粹偏褒义,章太炎发明国故一词,是中性解释。

西方学科分类,引到中国然后格式化我们的国故旧学,就遇到一些偏差遗留一些问题。譬如"经学"一科就裂入数科。

王国维年轻时接受西方学术,但中年之后还是回归中国传统。

钱锺书也是这样,《管锥编》里就是按照经史子集的大分类法。

西方高校和学术圈中,有中国思想史,较少或缺少哲学史。即西方看来,中国的哲学比较初级简单,黑格尔持这样的观点且较有影响。这个问题的产生,既有翻译理解的细微差异,也有中国先秦诸子观察自然万物与西方的关注出发点不同。

--------------------------------------------------------------------------------------------
P111-126

80年代文化热,90年代后期至今还有国学热。

讨论到80年代的央视纪录片《河殇》。

余认为90s的国学热成因复杂,既有官方主导成分,也有大的民族主义思潮回归背景。

政府主导的运动一般叫campaign,如三反五反,新生活运动。民间自发的叫movement。

中国传统的士,是通才教育,不像现在有专业业余的说法。

--------------------------------------------------------------------------------------------
P123-160

这一章是《治学门径与东西方学术》,没读完。

名字很正经,访谈对话的形式,也是拉拉杂杂的,说一些作学问道理和学者八卦。

做学问:"古今中外论读书,大致都不外专精和博览两途"。"超以象外,得乎环中","先立乎其大者,则小者不能夺"。意思是做学问有了专业方向后,要以一两部经典为立脚基地,仔细研读拿下,然后再博览贯通,把学问作活,作立体作生动。

举了一些学人读书的例子。

近代以来,"中西二学,盛则俱盛,衰则俱衰。"

间插着余先生说了哈佛读书的一些经历和交游。

八卦掌故:钱穆先生31年《国学概论》找了钱基博先生作序,结果后来杨绛透露,是钱锺书先生写的,钱先生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样子。钱穆从与有荣焉到小子代笔的失落,何况代笔的序中也锋芒隐隐、若有针砭。钱穆知道后再版自然删去序言了。

后来余英时见着钱锺书,钱先生还寒暄的说从老家族谱上序,自己比钱穆辈分高。钱穆听说后矢口否认,哈哈,这梁子是结下了。

也谈了两段俞平伯的红楼梦。但还是很快转回钱锺书的话题。余英时给钱打圆场,说钱还是才高学富,一张嘴就是溢出,本意并没有"恃才傲物",贬低别人,但容易给人露才扬己的印象。还好文革时期他作了毛著翻译的顾问工作,保全身家。

--------------------------------------------------------------------------------------------

P160-224,本书结束

闲闲散散的翻,这个散散淡淡的访谈。

刚翻完,除了后记说了书的缘起(几次电话录音的整理),还附了不是作者陈致的一篇刘梦溪对余先生的访谈,因为聊得内容近似。

对《明报月刊》先发的几篇,刘述鼓励陈致说:"访谈既周延,又深入"。

要我说,这些越洋电话的整理,还是有些拉拉杂杂,头绪飘忽,口头散漫,有些一语中的一针见血,有些也老生常谈。

对二钱,余先生是维护感佩的,书中一再提及。对冯友兰,没啥好话,举了冯的国师功利心态。

荷兰人Johan Huizinga 的《中古之秋》(The Autumn of the Middle Age),推荐。

谈到夏朝存疑,无明确文字证据。

谈到做学问不能论点先行,要依据材料尽量客观,随时纠错和修正。

《朱熹的历史世界》,好像买了,找来看看。

钱穆和余英时对"新儒家"这个概念都不感冒。

学术不宜有特权。不看好"天人合一"的说法,随口又黑了装逼犯冯友兰。

修齐治平,我们有公私领域不分的问题,西方分得清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余英时访谈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余英时访谈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