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方的大梦中半醒

颜小梧
2016-04-09 看过
       在1951年开明书店出版的一本《老舍选集》中,老舍自选了五篇1949以前写的代表作,除了《断魂枪》以外,其他四篇分别是《黑白李》、《上任》、《月牙儿》和《骆驼祥子》,把它与这些非常经典的作品放在一起,也能看出作者对这篇小说的钟爱之情。

       老舍是在创作了一批长篇小说之后的三十年代才开始写短篇小说的,最初“还有点看不起短篇”,但后来他自谦地宣称短篇小说“非有极好的天才与极丰富的经验不能做到”(《文学概论讲义》,《老舍文集》15卷)。通过此次的相关阅读,我也突然发现了以往《骆驼祥子》印象之外的一个短篇小说也写得相当出彩的老舍,如《大悲寺外》的质朴描写与悬念迭出,《微神》的意识流手法,《抱孙》、《马裤先生》的幽默与讽刺……从中可以看到老舍拥有着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与深厚的艺术修养。

       《断魂枪》的原型是老舍准备写的一部长篇小说《二拳师》,后来因为“索稿火急”而把十万字的材料改写成了短篇,不过老舍觉得这对小说艺术品质的提升是很宝贵的,“楞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因为浓缩,这篇小说在清晰明了的同时也更为精炼含蓄。它讲述了在列强入侵中国的时代,“五虎断魂枪”的创始人沙子龙把镖局改成了客栈,从此不再传授武艺,一次大伙计王三胜在场子上被一个孙姓老者打败,老者请求沙子龙传枪给他,仍被拒绝了,但在夜静人稀的时候,沙子龙独自一人练起了枪法。

       从题材的选取上来看,这篇小说与作者的人生经验有很大关联,一方面老舍从小爱看《三侠五义》等中国传统的市井小说,这给了他良好的文化积淀,另一方面,他有很多来自社会底层的朋友,像这个故事就是他从几个拳师朋友中淘洗出来的。

       在小说的开头有这样一句特别的题词:“生命是闹着玩,事事显出如此;从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得了。”这是小说主角沙子龙的感想或是作者本人的感受?有些令人费解。通过查证资料,我发现老舍还曾在五十年代删去这句话,有研究者认为这与当时对义和团农民运动的讨论有关。不过,从我的理解,这句话既然放在开头,那就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揭示本文的中心思想。这也许是沙子龙的想法,因为那时的中国从天朝上国的东方大梦中惊醒,列强入侵,时局动荡,沙子龙是较早醒来的一个,但又是半醒的,因为对时局失望又无力去改变,所以会这样想。同时,由于这篇小说写于1935年,可能老舍本人对那时的中国也是一种迷茫和悲观的态度。此外,从广义上看,它也写出了一种人生状态,在黑暗中徘徊许久后形成的“玩世”态度,表现出人生的虚无与荒谬感。

       纵观全文,沙子龙不再教徒弟,也拒绝了孙老者,整篇小说中“不传”成了主要的矛盾冲突点,我们不禁要思考他为什么“不传”呢?我想,这是由于个人的命运与社会是息息相关的,沙子龙看到在有了快枪的时代武术的作用正在衰落,所以过起了开客栈、看《封神榜》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他知道武术是打不过洋枪洋炮的,传了也不会有用武之地,反而可能招致是非,如他手下创练起的那帮年轻人还会打架闹事。这可以看出他历经沧桑后磨练出了明哲保身的成熟,同时也有他的悲观消极,颇有英雄末路的意味。

       但他的“不传”真的是对的吗?老舍在《文集》里说:“许多好技术,就因为个人的保守,而失传了。”这里指的是武术作为中华文化遗产之一,不传可能导致珍贵传统文化的遗失,但小说的意蕴显然不止于此。我想,“不传”其实是为了唤醒周围的人,让他们不要沉醉在自欺欺人的武功中,而武术也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代表着落后的旧中国,只懂得练武、沉醉于昔日荣耀的中国是无法与西洋抗衡的,由于周围人的不理解,沙子龙没有明说,但他这么做了。可是“不传”也是不够完美的,他并没有探索出什么积极的可以改变现状的办法,也反映出了当时一部分中国人踌躇的状态,正是“半醒”的寂寞与悲哀。

       可是他还是会独自一人在深夜练枪,怀念过往,毕竟当年威风是值得怀念的,也只有在夜色中他才能获得一点安慰,同时黑夜与白天的对比也印证了他的“两难”处境。从象征意义来说,还象征着当时中国的处境——在夜晚心存怀念,在白天是眼前残酷的现实。

       与《断魂枪》有些类似的《老字号》讲了时代变迁中老字号三合祥无可避免的衰败,和武术当时的处境很相像,它们都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却在迅速发展的近现代文明中落后了。作者的态度始终不很明晰,似乎更多是叹惋和折衷,留给读者很多思考的空间。我想,从这方面来说,《断魂枪》抛出了关于文明在冲突中保留或是发展的探讨,有着深刻的对当代启发的现实意义。对于一个文明来说,要想得以保存和发展不能只沉醉于过去,要时刻保持清醒,沙子龙只是从东方的大梦中半醒了,这是一个必经的痛苦过程,但是清醒之后我们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才不至于落后。所以只是醒还不够,真正行动起来改变的才更令人敬佩,我觉得沙子龙的境界还是小了些,不过也可以理解。

       除了小说的情节内容与思想情感耐人寻味外,老舍作为一代语言大师,本篇小说的艺术特色也引人入胜。《断魂枪》的主角是沙子龙,但用了大篇幅侧面描写的手法,通过写王三胜和孙老者巧妙反衬出了他的形象。而且俗白精致的语言描写虽然通俗易懂,细细品味却有着很深奥的道理,能给人以多角度的启示。

       首先,小说生动的外貌描写很是出色,如写王三胜“大个子,一脸横肉,努着对大黑眼珠”,简洁又传神,除了在读者心中勾画出了他的形象外,还直观地让人感受到了他的性格,有勇无谋,年强气盛,好斗逞强。而写老人例如“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深深的闪着黑光”,“老头子的黑眼珠更深更小了,像两个香火头,随着前面的枪尖转“,这两处对眼睛的描写用了及形象的比喻,不仅能看出老人的武艺高强,还表现出了打斗的形势进展,真令人拍案叫绝。

       此外,本文还有大段表现武打场面的描写,用了大量准确的动词以及精彩的比喻,多是节奏明快的短句,可见老舍对中国功夫的深刻了解和他对生活的细心观察。艺术的源头活水还是生活本身。

       再次回到题目,“断魂枪”指失去了神彩的枪,它也断了沙子龙的“魂”,但毕竟还是有人从东方大梦中半醒来了,这也是悲哀中的一线曙光。法学家英格索尔曾说:“文明的历史是人类得到缓慢而痛苦的解放的历史”,我想这也是《断魂枪》众多底蕴里值得人们反复思考和品味的。
3 有用
1 没用
断魂枪 断魂枪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断魂枪的更多书评

推荐断魂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