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苦咖

Sunrise
2016-04-05 看过
在我印象中,有这么一幅画面:层层拱门更相接替,徐徐地向后展开,直通遥远的天际。拱门下面汇聚着一群奇怪的人,他们或是专注地捧书奉读,或是疯狂地疾笔演算,抑或是安静地埋头沉思……人群的中心,有两个人正在激烈地争论。他们面色凌厉,双目凝神,无不散发着智慧的光芒。其中一人身着红袍,一手指天;另一人身披青袍,一手按地,似乎在争论的问题上两人的观点水火不能相容。
      我曾一度对画中的场景无比地向往,憧憬着能像画中人一般置身象牙塔中,探索世间万物的本源而没有杂念和琐事的干扰。然而,现实却截然相反,作为一名学生,我要面对大量的作业,要经受考试升学的压力。没有什么突出天赋的我,往往需要花出几倍于常人的时间才能将这些事做得差强人意。大多数时候,我都处在不安和焦虑之中,担心自己某些方面卑劣的资质暴露于众人,更害怕自己在接踵而来的竞争中失败,遭人唾弃和嘲笑。学生时代给我带来的,像是一块生肉,我煞费苦心、勉为其难地将其吞下,却无法消化。最终我吸收到的却是腐肉的营养。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心中的壮志燃起的怒火一次次被现实的冷水无情地扑灭,失落迷茫之余,我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开始想我为什么而活着。现在看来,这件事的意义重大。因为至此我才开始从一个恰当的角度审视自己,开始热爱和追求“智慧”,而正视才是发展的开始。
      “有两种事物,征服了整个精神的历史。我们愈是思索,就愈难以抑制赞叹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心灵的法则。从很久以前,到很久以后,这种爱将牢固地支配着一类智慧,就是哲学。”这段话和拉斐尔的“雅典学院”之画被印在了书的封面,它在图画和文字之外所营造的意境,总能让我深切地感受到智慧的浩瀚无垠。
       浏览书本,我仿佛漫步在西方哲学历史的画廊中。它是美的,自从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偷吃了智慧之树的果实,人类就知道了自己的“有限性”和“有死性”,并且注定了追求“智慧”的命运。但也因此触怒了上帝,犯下原罪,人类不得不世世代代为此赎罪。由此看来,智慧与原罪密切相关,甚至可以说智慧就是人类的原罪。所以人类拥有智慧的属性,可能一开始就注定是痛苦的。
      人生在世不仅是活着,而且还想在有限与无限,现实与理想,暂时与永恒之间找到一个较为恰当的答案……哲学追求的东西是没有界限的,然而人们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面对在林林总总的问题,总会迎难而上。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 哲学家,他们稳健地行走在自己的时代,然而他们的目光和思维却击穿了时空的拦阻,交汇和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能量。
      如果把哲学的发展看作是完成一幅巨型油画的话,哲学家们就好比是那些独具匠心的画师。苏格拉底首先搞清楚了自己在绘画,为自己做的事情“下定义”;柏拉图在在画卷上画了个“洞穴”,告诉人们绘画需要认识“理念”;亚里士多德应属于画师中的印象派, “形而上学”之中加入了更多感性的思考……随后,宗教的兴起,文艺复兴的开始,社会的变革都为“画家们”带来了全新的颜料和作画技法,哲学这巨型幅油画也焕发出勃勃生机,更加绚烂多彩。
       后来,笛卡尔和莱布尼茨等大陆理性主义的成功,见证了哲学在指导自然科学上的重大意义;孟德斯鸠和卢梭在社会政治理论上提出的独特见解,对整个西方政治的体制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我继续读了下来,发现哲学并不是像威廉·詹姆斯说的“哲学不能用来烤面包”一样,没有实际意义和价值。恰恰相反,哲学对于人类终极理想的探索和研究对人类在现实中的发展大有裨益。
       在哲学“画廊”里漫步的过程,我并没有过多领会画师们的“绘画理念”,只是看见了他们走过的辛酸历程,见证了他们在面对问题时从迷惘、徘徊到不断探索、大彻大悟的过程。老子曾说过的:“道可道,非常道。”可能正是这个意思,我们若想了解哲学家们的思想,只通过书本是远远不够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们走过的路再走一遍。走别人的路,当然不是刻意地去模仿,而是尽可能地把自己放在他们的处境中,了解他们所处的困境,再看看他们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其中的道理自会深刻体悟。
       然而,学习哲学最终目的当然不能只是局限于了解哲学家们的思想,在走完前人所走过的路之后,我们还要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道路。柴静说过:“理解有多深,呈现才有多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种纷繁杂乱的关系,他们像是杂乱的丝线一般,我们首先要将他们理顺,才能织出精美的绫罗。我们只有深刻地理清了事物之间的关系,做起事来才会更加理性,做选择时也才会有更加准确的分析和判断。我想,学习哲学的意义也多在于此了罢!
      然而,我不得不悲哀地说,以上论述的一切,只是十九岁的我在读完一本哲学入门书后十分浅显和片面的看法。在今后的岁月里,我的观点可能会不断地改变,这些改变可能是正确的,但更多时候可能是错误的。在大多数时候,我可能会徘徊不前,但偶尔也会欣喜于自己的一个十分有创见的想法。无奈的是,可能我终其一生都无法在真正意义上驾驭智慧,我所做的努力,也不过是让自己处在对与错,真与假的轮回中罢了。智慧的痛苦亦在于此,可我们却乐此不疲。可以说,智慧是最深刻的痛苦,也是至高无上的快乐。
      看到苏格拉底与他人的对话时,心里总会涌起一股亲切感,有时竟恍然觉得苏格拉底在对自己说些什么,于是我马上向内心发问,竭力地搜索着答案:
苏格拉底: 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我在了解你的故事。
苏格拉底: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只是想说它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熠熠生辉,而是充满了曲折 。
我:我想身处你的故事中,见证你的智慧,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呵,智慧,那是什么,能打个比方吗?
我:那是人类的苦咖。
……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十五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十五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