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出现的荷兰视角、中世纪背景与国际比较

saidelizi
2016-04-03 看过
allen的大作《近代英国工业革命揭秘,放眼全球的深度透视》是顶尖作品,但是读完之后有意犹未尽之感。因为作者只讲研究的视角集中在工业革命之前17世纪的英国,同时又由于作者过于集中于计量、模拟的视角,经济增长背后的制度因素(比如对财产权的保护,一国政治体制是民主还是专制),在作者的计量分析结果之下,被作者认为不太重要,同时英国工业革命之所以产生,作者认为原因在于:1.英国在17世纪因为黑死病导致人口数量大减,羊的营养状况得到改善(人少了,草地就多了),从而有了高质量的羊毛,让英国在17世纪羊毛贸易中一举击败意大利,同时也让英国经济全面加入到了世界贸易的体系之中;2. 英国工人的高工资,比欧洲其他国家都高,比法国高出75%,客观上要求英国人开发替代人工的动力方式,比如机械;3.由于英国海外贸易的繁荣,伦敦城扩大,人口增多,居民供暖需求增加,由于英国年产木材量有限,因此人们提前采用了煤作为取暖的燃料,并在房屋建筑中充分考虑了煤炭燃烧产生的废气排放问题,在工业革命之前就适应了煤炭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如此独到的见解让人受益不浅,但是也让人觉得还可以进一步深入,因为站在科学史的角度来看,作为取暖燃料的煤,与作为动力来源的煤,在原理上截然不同,如果没有关于真空,关于空气是有质量的发现,无论如何不可能有以煤作为燃料的蒸汽机,allen的结论只是讲到了英国具有这样的条件,但是这样的条件并不能直接推导出英国能够发明蒸汽机。同样的,既然英国经济已经全面渗透到海外贸易之中,很自然的,对于参与海外贸易的商人来讲,财产权的保护是最起码的要求,对于读者来讲,没有对于财产权的切实保护,很难以相信这样的英国经济能鼓励人们进行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不能用一个学者在模拟和统计意义上做出的不明显相关就直接否定掉经济增长与财产权的保护没有直接的关系,毕竟在历史资料完全随便化的情况下,这只是一种对于现实的解释)。

英国工业革命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基础?我本人是相信还有更进一步的原因,特别是科学史、技术史的视角,科学史本身是更为关键的因素,这方面已经有科学史诸多大牛的论文和专著进行了研究(特别是同为荷兰人的floris cohen的作品),而范赞登的这本书就从制度、法律等角度进一步的挖掘。其结论在我看来也比allen的有意义的多。现在简单的写一下自己的阅读心得。
(关于英国在17世纪之前的经济状况,强烈推荐阅读赖建诚老师的新书《王室与巨贾》,从此书可以看到,16世纪的英国还是欧洲各国中经济吊车尾,技术水平也最低的国家,其海外贸易的兴起,很大程度上还来自荷兰人对英国羊毛、粗加工布匹市场的开拓,以及法国胡格诺教派逃离政治压迫而带来的纺织技术,伊丽莎白女王重新铸造货币聘请的技术工人还是日耳曼的工人而不是本土工人,在此大家也可以看到英国在海上贸易上的崛起并不是17世纪突然中大奖,而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如何的,我们可以看看范赞登的研究给我们的启示。)


一、中世纪的欧洲政治、社会与经济
罗马帝国和卡洛林王朝的崩溃,西欧社会因为权力真空,出现一个纷乱的时代,以前我们都描述为“黑暗的中世纪”,但是从对史料的进一步分析来看并非如此,这个时代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破坏之后,经济也开始迅速增长(天主教会在这个时候都面临西欧一大堆异教的竞争,以致于要提供更为廉价的精神慰藉产品,见赖建诚的《经济学的趣味》),但是这个增长维持了几百年之后,在1500年之前的欧洲南部和西部地区已经停滞了。尤为重要的是,中世纪初期在作者看来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建立了一系列自下而上的制度/习惯(法律、教会对婚姻成立新的认定条件,行会制度,大学,独立的城市,封建领主制,英国的大宪章也是这一时期的产物),而这些制度在欧洲各地不同程度的被保留下来,成为后来经济发展乃至工业革命得以发生的基础。

中世纪的经济增长在作者看来,初期增长的首要因素是因为封建制的产生,封建领主对农民的剥削(比帝国国家更有效的剥削)提供了大量规模化同时成本较低的成品和半成品(农业),同时由于城市和封建领主下的贸易城镇的兴起,专业化的行会组织得以参与进一步的加工制造与贸易,同时由于罗马法的复兴以及教会对法律的重新解释以及从教会首倡推广至全社会的对书面法律以及财产权的强调(同时还有教会接地气的一些举措,如对婚姻构成要件的定义),经济规模和广度都得以迅速扩大,中世纪经济增长的动力即在于此。

由于这一切都建立在传统经济形式之下,其经济增长也有其局限,所以在西欧南部和西部地区经济增长之后开始长期停滞,中世纪初期累积的一些制度成果因为经济没有活力而逐渐消失, 父权制(家长制)又开始出现,君主与贵族、教会进行各种联盟,利用商人,相互制衡的体制开始出现。

二、低地国家—中世纪晚期欧洲的例外
在欧洲西部南部的国家陷入经济停滞的时候,有一个地区还能维持经济的增长(到19世纪初期也陷入停滞),这就是低地国家,与其他国家不同,这一地区以众多的独立城市为核心,一开始就没有中央集权国家的传统,其经济的活力最开始也是来自 中世纪初期由各种自下的阶层(行会,商人)带来的市场的繁荣,其劳动力中的大部分均进入了劳动力市场,将工资收入作为家庭财产的重要来源(而不是父母的遗产),而这些阶层也构成了低地国家权力的核心(商人和行会的力量在其他及其强大),同时因为重商,荷兰/比利时的资本市场也极为发达。(也许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的力量就是指这种自下而上的力量逐步树立的思维、传统、制度与习惯)

(这里举个例子,2015年和银行朋友聊天,中国股份制商业银行有抵押物的情况下贷款利率为12%到14%—当然这是建立在利率被国家管制的情况下的市场利率,而16世纪中期,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外汇市场向欧洲王室进行短期—半年/一年贷款的利率为10%到14%—以出口同业公会在贷款国的货物为抵押,其民间低风险的借贷利率为5%到8%,低地国家在16世纪资本市场的有效性令人惊叹!!!)

而后在其他国家经济陷入停滞的时候,这一地区以荷兰为代表先后开拓北海-波罗的海,美洲,亚洲的海外贸易,其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即在于此(限制也在于,因为海外贸易也不可能无限制的进行扩张),在与神圣罗马帝国(对低地国家的海外贸易进行干预)的对抗中,低地国家构建起了一种新的更有效的国家形式(城市联盟国家),通过为海外贸易提供公共品,为战争筹集充足的经费,低地国家构建了多层级的管理和财税体制(对货物征收普遍的消费税,对收入征收累进所得税,在16世纪到17世纪荷兰采用这样的制度令人匪夷所思),并在和神圣罗马帝国八十年的战争中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可结合《独裁者手册》中对民主国家战争效果的分析,荷兰是很好的佐证)。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于大部分的人口都进入了劳动市场参与市场竞争(也从欧洲其他地区吸收高素质的人口),同时由于政治决策也由商人,行会群体来进行决定,能够代表大部分人的利益,因此无论是个人还是城市国家,都愿意为自己的人力资本进行投资,这体现在非熟练工人愿意通过学习提高技能成为熟练工人,国家也愿意对孤儿院的儿童开展学徒教育,同时提高城市的公共卫生水平,由此低地国家人力资本再投资水平一直很高,同时也培育了提升人力资本的新行业—印刷业,出版业,也正是这一社会背景让活字印刷机的发明和大规模普及有了可能,荷兰人的识字率水平在欧洲独占鳌头。

由于人力素质的提高,荷兰人也一直在尝试用更为低成本的方式代替工资居高不下的工人,航海技术的改良,荷兰的风车就是这一技术创新体现,但是荷兰缺乏化石燃料这一资源(同时又具有泥炭这一充分替代木材的资源),让其无法真正实现工业革命,这一切也等待更为适宜的地区来完成——这就是英国,同时也由于海外贸易拓展的难度越来越大(英国、其他欧洲国家也加入进来,荷兰不可能一直独占这个市场)


三、英国——工业革命的完成者
赖建诚先生的《王室与巨贾》一书中介绍了都铎王朝时期的英国经济,很明显,当时英国经济水平很低,技术也很差,但是其加入到了以低地国家为核心的贸易网络之中,逐渐的通过半成品的出口,开始以低端行业为基础进行追赶(到了16世纪英国的识字率水平在整个欧洲仅次于荷兰)。

到了斯图亚特王朝,王室经济主要来源已经由关税变为特许经营权的出售,也就是说英国经济通过16世纪的成长,到17世纪工业革命前夕其已经在充分开拓国内的消费市场以及海外贸易的市场

这里稍微额外谈一下,英国在中世纪确立的大宪章的传统,对王权进行了有效的限制,商人,行会阶层由于贸易在王室收入中占有最大的份额,开始进入政府管理层,英国开始构建与荷兰城市联盟国家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的体制,国家(以王室和贵族为代表)与公民签订契约(城市国家是诸多城市的居民共同签订契约)。英国的这种契约更容易让公共品遍及更多的人群。

有了这些经济上的整体的变化,只是客观的造成了工业革命出现的良环境,还需要一些关键的诱因,这里allen的研究(比如英国工人的高工资,煤矿资源的丰富)就很有启发意义(除此之外还有英国大学的传统),我就不再更多引用了,我个人还想单独指出一点,allen提到17世纪英国工人的工资在全欧洲最高这一情况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英伦三岛孤悬欧洲大陆之外,其不能像荷兰一样通过本国市场有吸引力的工资来有效吸收欧洲的工人,因此其人力成本异常高昂,自然就造就英国必须考虑其他方式来解决人力成本高昂的问题

由此人类社会从传统经济(面对人口与土地的紧张关系,通过迁移、战乱来化解人口危机)过渡到了新经济的时代,一种可持续通过科学发现、技术创新进行优化、控制并且还能增长的经济形态诞生了

四、与中国、日本的比较
第一章可以称之为本书的关键,因为它确立了一些关键性的衡量指标,如衡量资本/劳动力市场有效性的价格、利率,衡量读写水平的出版状况等等,商业/市场经济发达的地区都具备类似的指标,工业革命前中日也具备和低地国家、英国近似的衡量指标,但是为什么中国没有完成这种转型,为什么日本完成了向现代化的转型,作者认为关键在于塑造市场体制的制度。

低地国家塑造市场体制的基础在于一种自下而上的制度,这一制度本身就来自市场以及对市场环境变化的适应,因此这种制度也可以叫做市场本身,而英国则是自下而上的制度与自上而下制度的结合,其自下而上的力量一直都没有被压制,存在于从底层到高层多层级的体系,其根本也是在于自下而上的制度。

中日与此不同,其市场发达的时期(明末、清末、德川幕府),乃是中央集权因为君主个人或者专制制度本身的问题被削弱的时候,与其说这是市场自我发展的结果,不如说这是专制权力无力控制——并不是不想控制的结果,当权力随着市场的壮大度过了自己的合法性危机并重组完成的时候,而此时市场需要进一步发展,如果不进行权力体制的改革,则市场会由于权力的干预而猥琐,无法再向前演进,这就是德川幕府时代日本经济快速增长之后,适时的进行了明治维新的改革,从而让日本在欧洲工业革命开始深化的时代赶上了末班车,而中国则丧失了这个机会。

(换个视角来看,近代之前的日本和中世纪的英国也很类似,天皇极少掌握控制全国的力量,其战国时代乃至幕府时代初期刚刚是欧洲工业革命的前夕,日本始终存在自下而上的力量——这股力量也没有由于明治维新尊王攘夷而消失,因此其比中国这种大一统的帝国更具备变革并适应工业革命成果的条件)

当我们理解这一点的时候,就能理解现在中国经济的瓶颈在那里。我们能看到现在中国经济正处在近似德川幕府时代的日本/晚晴同样的处境,国家由于权力内斗自相残杀无力控制之下产生了几十年的经济增长(不是自下而上逐步出现的,是依靠简单的复制与人力成本优势实现的,近似于一种前中世纪前期的经济增长),现在到了这个经济增长方式的顶点,只有全面接续人类现代工业体系才是根本的出路,因此经济背后根本制度的变革已经迫在眉睫。

需要更为特别指出的是,最为关键的是,中华文化圈(包括中国大陆,港台)在区域文化体系下对于人类现代知识的消化能力是有限的,利用自身优势(无人权保护下的人力成本优势,无知识产品保护下的技术简单复制)加入国际贸易体系经历了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目前这种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无论是下层的力量还是现有的制度都面对充分接续人类不断积累的现代文明成果的时候了,不仅仅是制度要变,我们每个人都得变。



五、现代国家经济的根本
以此我们就能理解英国和荷兰开创的现代国家经济体制的根本在于
1.以国家为主要投入方,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提供技术进步的基础(请注意技术本身只是末节,最关键的是在于科学——即对于我们所处世界运行规律与结构的研究,技术严重依赖于此),企业则投资于可以商用领域的具体技术、材料,个人则凭借自己的兴趣去发现并验证各种科学研究中的现象、细节

2.以科学发现、技术创新、商业开发为基础产生的新的产品,创造新的行业、市场或者在已有市场获得竞争优势,拓展国内消费的领域并打开国外市场,也就是尽力维持一种能够刺激经济不断增长的产品创新体制以及有竞争力的海外贸易。

以科学发现,技术创新不断的去诱发新的,也许是小型的“工业革命”,同时又尽量利用前者的结果去扩大国内消费与海外贸易,这个可以称之为英国/美国式的道路;如果产品差异性有限就利用其它优势(如成本,补贴)等等去维持现有的贸易,这个可以称之为中世纪式的道路(以工业革命前的低地国家为例)。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