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心和满足感

arale
2016-04-02 看过
泛滥的同情心,和龌龊的满足感,都不丢人,天性使然。

路边儿有个车祸,过路司机减速要多看两眼,如果现场惨烈,车毁人亡尸体还躺在地上,唏嘘拍照发朋友圈者必有之。不屑这么干的,心里也多少会生起莫名其妙的满足感。

在去饭馆儿的路上,偶遇道边受伤的小白兔。富同情心者泪眼婆娑:哦,可怜的小兔兔。扭头儿甩干泪眼,继续赶路,晚上这顿兔头火锅还是要吃的。

如果说这同情心是廉价的,道理在于它自动出现,不必付出努力和代价。至于看见车祸的满足感,其龌龊来源于一般人抒发这种感觉时会多少难于启齿。这两种情感,不需要训练和培养就会油然而生,绿色无公害,大可泰然处之。

同情心,在Sontag论述的中心。On Photography里讲的,暴行照片可以让事件更加真实,以及反复出现后的逆向作用,就是基于大众注意力被同情心唤起,以及反复曝光之后转入的麻木和冷漠的两个过程。在这本书里,她意识到照片本身在这两个过程中的无足轻重。媒体塑造的现实,让第一个观点成为伪命题。对于后者,新闻的翻新属性,人性的趋利避害,是麻木冷漠的原因,与照片本身被看了多少遍不一定有必然关系。至于同情心本身,Sontag认为在为观者的无辜和无能的代言。

这是锐利的观点,直指观者内心。对着电视长吁短叹的人,不忍直视迅速换台的人,甚至坐在家里腹黑阴谋论冷嘲热讽战地记者的人,对苦难的看法,对灾难的态度,对世界的善意或者恶意,很难说会因为那些战火横飞,饿殍满地,血流成河的影像而有改变。并没有通过影像让观者感同身受这种东西,可能VR技术也不行,只有那些曾经命悬一线的人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一张可以改变的世界的照片。如果这是结论,那就必然产生一个问题:这些照片有什么意义?

Sontag说:这些照片提醒你世界上存在的苦难,人性可能的残忍,邀请你思考照片内外的事件,思考世界和人性。如果有任何行动,也会是基于这些思考。深以为然。

至于观看苦难的满足感,有人解释是来自观者因为远离影像中的困境而带来的安全感。这最多只能解释一部分,人对残忍和血腥的兴趣历史久远,争先恐后观看死刑的传统中外都有。席勒说过:我们的天性有个普遍现象,就是忧伤、可怕甚至恐怖的事物对我们有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苦难和恐怖的场面,我们既排斥,又被其吸引。"到现代,看死刑的少了,但人们对残忍的胃口在虚构或者现实的滋润下,一直在不断膨胀。更何况,即使不考虑SM的吸引力,很多苦难主题的照片,本身就是美的,而美是吸引人的。

如果被吸引的同时,对影像主题以至于自己感受进行道德评判,是件有点儿分裂的事儿。那不如就彻底分裂吧,感受残酷的美感,拥抱龌龊的满足。在此之外,接受影像的邀请,去思考,去判断,去行动,去升华。哈利路亚。

<图片1>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的更多书评

推荐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