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朝圣者 ——读《生命的热情何在》

max_yu
2016-03-22 看过
 之前读过凡·高的故事,提到与高更的交往,其中高更被批评为冷漠、自我。高更与凡·高,俩人有共同点,那就是都看不上当时巴黎的主流艺术,并且同为印象派的巨匠。但是他俩的交往在很多方面被认为是错误的。不仅仅因为俩人性格上存在巨大差异,而且艺术理念也有很大差别,高更的艺术倾向于逃离现实,而凡·高的则是紧紧贴近土地的。交往中俩人发生了争吵,凡·高割掉了自己的耳朵,而高更永远地离开了,直到凡·高自杀俩人都没再见。
 
读了高更的塔西提手记,我们不仅随着他体验到塔西提岛的原始之美,而且看到了一个与凡·高故事中不同的高更——孤独而又勇敢的朝圣者。因为人是有多面性的,而且所处角度不同,观点自然相异。
 
在高更的手记中,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他对欧洲文明的反感甚至厌恶,急于逃避出来,“......小岛仿佛就是一个小欧洲,它让我喘不过气来,那里充斥着恶俗与荒谬的文明,装模作样地模仿欧洲的风俗、恶行,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这些可恶陈腐的欧洲恶习,让我怯于描绘落后蛮荒民族。”没有对欧洲文明如此窒息般的感受,他也不会抛家弃子来到这蛮荒之地。
 
塔西提岛淳朴的原始样貌,让高更感动不已。充满魅惑、优雅高贵的妇女,有着毛利人的优越与骄傲;没有两性的差别,他们是纯净自然的;岛民无忧无虑地生活;而他本人越来越像野蛮人,“赤脚走路”,“几近全裸”。这些都让他感叹自己和动物一样自由自在,没有功利与虚荣,“文明一点一滴地从我身上消逝,我的思想开始变得淳朴......”,“我真正意义上逃离了虚假与迂腐,投入自然的怀抱。”
 
在塔西提岛的高更也是孤独的。不仅是塔西提岛——在茫茫大海中孤悬的小岛,会让人升起孤寂之感。而且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蛮荒小岛,虽然怀着对欧洲文明的厌恶,可是身上却带着这一文明的印记,使得他一开始面对原始的岛民和生活方式时,有种畏惧和不适;于寂寥空虚时,娶了他的塔西提新娘,通过俩人的相处,他试图探寻两个民族的巨大鸿沟,并尽力了解她。而在手记的“补录”中,我们更是看到了艺术家的无奈与地位的卑微。面对贫穷困窘的处境,他忍受着自尊被蹂躏,向自己厌恶的总督求职,却惨遭拒绝。
 
高更的塔西提手记帮助我们重新审视他的画作,而他的画是对塔西提岛原始风貌的另一种形式的礼赞。浓烈的色彩,黄色,红色,绿色,让热带原始气息扑面而来;满是原始风情的塔西提妇女,她们半裸着上身,却是那么自然优雅,率性天真;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岛民的原始生活形态,具有文明社会所没有的那种无穷的生命力。
<图片1>
<图片2>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生命的热情何在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命的热情何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