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抗日战争》卷一

虚荣的馒头
2016-03-17 看过
一、
我记得,初一刚开思想品德课时,我曾经想过,长大以后我要当一名政治老师。
我不记得,到底是那位瘦瘦地女老师在课堂上传授的哪一个与抗日战争具体历史细节刺激了我。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我,想必十分愤慨。

在我印象里,读小学时,得到我妈明确批准可以观看的电视连续剧大概有五部,分别是:《少年包青天》,《还珠格格》,《汪洋中的一条船》,《长征》和《新四军》。
前两部剧,是因为我极度喜欢,没办法没有。
后两部剧,是因为我不太爱看,所以不得不有。
但凡我妈认为“可以有”的爱好,她都会付出行动,竭力支持我。例如,当我不小心爱上《长征》片尾曲《十送红军》时,她竟然带了张纸跑到县图书馆,帮我抄了份歌词带回家,还教我唱。
但凡我妈认为“不能有”的情节,她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例如,我清晰地记得,当第三部剧励志男主角长大后,我妈就再没让我碰过了,为什么呢?因为郑丰喜有喜欢的人,感情戏来了,而我当时才二年级。

我妈是那种一看到我看连续剧就会翻脸的人,以至于,从小我就学会了:她以来,就开始一边重复换台动作,一边装模做样地抱怨“阿,电视怎么一点都不好看"。
托她的福,当时搪塞她,强加给我自己的”心理暗示“,终于成真了。
如今的我,“少女心”早夭,缺乏看连续剧的毅力,哪怕遇见颜值最高的剧组。

二、
徒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在参差不齐的抗日神剧轰炸荧屏之时,我爸妈仍能以一颗包容的心虔诚地守护在真实与虚构并存的历史故事旁。
而我早已丧失了解它们的兴趣,无论好坏。

我知道这样不好。

我曾经是一个很容易被刺激的人。
电影《黄河绝恋》令我印象最深的场景是,日本鬼子把婴儿放进磨坊里,碾压出新鲜的血和肠子。
南京大屠杀最令我放不下的情节,除了40多天里屠杀30万中国人外,就是奸杀妇女两万人。
我受不了日本篡改教科书和棒子国抢占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行为。

在无知,冲动,贫于思考的年纪,因缺乏成体系的思维导图,我们常常因为一句话,轻易地给一个事物定性。
我曾经对着地图,臆想过把自己变成一个人肉炸弹,飞向小日本的悲壮场景。
我也下过“抵制日货”的决心。可当我发现单反市场几乎都要被日本品牌垄断时,我还是不够矜持,弱弱地下了一笔单。
更可悲的是,现在的我所青睐的化妆品或护肤品非日即韩。
有时候我会想,现在的我,是否应该跪倒在十年前那个涉世未深、”卫“国心切“的“少我”面前,承认错误,面壁思过,继而哭诉:对不起,臣妾实在做不到啊……

三、
有人说,《抗日战争》这本书,叙述十分客观;有人接,那是因为作者抄的好。
会抄也是一种本事,也要毅力。
历史赋予每个人的职能与分工不同,走在前面的人,创造;跟在后头的人,记录。
浩瀚如海的素材,需要有人规整重塑,完成高质量的“二次传播”,以防止沉默的大多数避重就轻造成的文化断层。

不仅是新闻,凡是表达,就涉及选择,就有预设立场和潜在倾向,就是一门“藏舌头的艺术”。
如果你看到的素材重组,呈现出一个与你以往认知截然不同的历史事实时,在表达与深一度真相“相见恨晚”之情后,你应该反思,为什么我们“才”相遇。
是谁从总作梗?
阻碍你们的,是你昔日读书浅尝辄止的懒惰,还是缺乏批判能力的一味轻信?

惯性盲从与缺乏质疑,我们就是以一种“自卑”的心态,建构起对这个陌生世界的认知。
信条、教科书、冠冕堂皇的话,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研一《西方新闻理论评析》课上,导师经常就教科书某段章节,要我们揪出编书者的逻辑错误。
这个问题的解决,对于向来习惯”逆来顺受“的我们,十分吃力。
“不要以为书就有什么,不要不敢说,这也不过是编书者带着几个学生,分章节编写出来的。”他鼓励道。
长期以来习惯了在书中找答案,我们养成了“低头”的姿势,习惯了白纸黑字的恐吓,这让我们忘了“质疑”与“否定”的存在。

四、
在图书馆对着电脑累了,看会儿纸质书调剂,《抗日战争》第一卷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读完的。这也造成了我常因书中对某个抗日战士的大特写,在其他同学奋笔疾书之时,尴尬地热泪盈眶。

除了对抗日史实,我对日本人的文化与逻辑也十分好奇。
不论是侵略之时对战争行为的美化与辩解,还是战败后对历史的否认,日本都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坦荡”、“自信”与“理所应当”。
让我着实不解他们实践并倡导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教育观与世界观。

摘录书中P13页,《大日本扩张论》里的一段话:我们之所以与清政府发生战争,是因为大清帝国反对保有我们的正当权利、国运振兴和国民的向外扩张。
这种逻辑,细思极恐。

战时的日本,究竟寄生着一批怎样的人?
在他们的自负的情绪里,难道不存在丝毫自卑的基因吗?

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里说过,中国人爱走极端,一方面极度自信,一方面极度自卑。他举了个例子,一个提着菜篮子赶公车的中国人,在尚未追上之时会礼貌谦卑地追赶,苦口婆心地请师傅稍等片刻;而一旦师傅走远,便会立刻变脸,破口大骂。

本科期间听电影学老师,谈及韩国人的自卑情绪与极端行为。例如,为反对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为宣示独岛的主权,韩国示威者会集体切断左手小指。因为没办法予以回击,只能以一种自残的方式予以回应,她还谈到了一部绝望的电影,名叫《塑料树》。

我认为,上述表达的情绪,例如自卑其实是人类置身某种情景下所拥有的共性,不是日本没有,而是他们以另外一种方式呈现。
弹丸之地的日本,人多地少,资源匮乏,地震频发…严峻地生存环境给予了他们强烈地忧患意识。
崇尚竞争、敬佩强者、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些理念贯穿在日本影视作品的方方面面。

“你们可以蔑视,但你们要记住,人生是一场游戏,大家拼死拼活去战斗成为有生存价值的年轻人!”这是《大逃杀》里的一句话,道出了游戏的意义,也暗示导演的价值观。
事实上,《饥饿游戏》就是美版的《大逃杀》,但远比它柔和温情地多。看过影片的人,就知道《大逃杀》有多血腥残酷,设计了一场多可怕的游戏:将一群高中生置于孤岛,互相残杀,只留一个活口,作为胜者。
这让我联想到另外一部日本电影,今村昌平的《楢山节考》。影片说的是在日本古代信州一个贫苦的山村中,由于粮食长期短缺,老人一到70岁,就要被子女背到山中等死,供奉山神的故事。在我们的民族文化和道德伦理中,我们崇尚的是尊老爱幼和敬孝道;而在那里,你只能看到这些老人心甘情愿自生自灭,为了家庭的繁衍,把生的希望留给身体力强的年轻人。

一个争强好胜的民族,一个潜意识里不断争取生存资格的民族,一个服硬不服软的民族。

五、
如果一个人最狰狞猖狂的面目,曾肆无忌惮地在你面前袒露过,那有朝一日,待你强大,他必心生畏惧。
尽管政治课堂索然无味,但我想我不能放弃学习历史,而应该选择有证据的铭记。
读《抗日战争》这套书,实在是一个学生分内的事。
面对历史,宁愿偏激,也不要冷漠,希望它将会是我了解抗日史的引子。




22 有用
6 没用
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抗日战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抗日战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