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从未远去——对本书中文版删节部分的简短感想

梁大人
2016-03-10 看过
      英国学者Julia Lovell(蓝诗玲)女士的专著The Opium War: Drug, Dreams and the Making of China已于去年由新星出版社翻译成中文,介绍到华人世界,随即引起了一场类似“英国人为何对鸦片战争避而不谈”的网络讨论。然而,本书思考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据说是被译本删减的(我尚未读过译本,此处存疑,等日后验证)、即原英文版第十八和十九章结论的内容——鸦片战争缘何成为近代中国百年国耻的开端,以及鸦片战争的历史记忆又在何种程度上影响了今天的中西关系,却少有人提及。

      读完英文原书后,我完全能够理解出版方进行删译的原因(如果真是这样),出版方不应该为作者在书中提到的一系列事件而承受外界压力。但我个人仍然觉得,这一段被删减实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因为作者所关注的问题具有非常高的现实意义,她直接指向我们这一代人在接受单线叙事的历史教育背后的复杂因素,而这也或许就是我们面对西方世界时那种矛盾心态的原因所在。

      换言之,你了解自己吗?了解自己思想动力的源头吗?我不敢对自己打这样的保票。

      英国人不愿再提及鸦片战争,努力地将鸦片贸易遗忘,努力地将开战理由置换成古代帝国与现代国家间的文明冲突,替战争找到开脱的借口,这些问题均已得到很好的阐释。但是,如果反过来看,我们则在不断地提及鸦片战争,无论对民间抑或近代史领域的专家而言,鸦片战争都是中国近代史主叙事(masternarrative)的起点。

      是谁一手缔造了这样的局面?作者给出了一个不俗的解释。如果我们进行一个长时段的考察,能够发现鸦片战争之所以成为近代百年国耻的序幕,这并非是1949后的产物,而是由近现代以来中国的不同政治势力,经过长达几十年的意识形态宣传,才使鸦片战争具有了独特意义——鸦片和不平等条约成为中国一切麻烦的根源,于是中国要面对的便是单一的敌人:外国人。鸦片战争是帝国主义妄图阴谋奴役中国的一系列计划的开端,而团结的、英勇的中国人则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抵抗。这种观念正是20世纪上半页的知识分子和国族主义者们的共同遗产,并在1949后得到强化。

      进入到80年代后,风云诡谲的内外形势赋予了鸦片战争更为丰富的意义。一方面,中国开始对外开放,外资企业进入到中国市场,而国人也走向世界,感受到国外政治文化的魅力;另一方面,脱控的意识形态以及随后的一系列政治风波,使得国家越来越意识到爱国历史教育的重要性,不得不将自己打造成崛起时代中面对西方威胁的民族利益捍卫者形象。这些因素使公众对鸦片战争的理解越来越单线化,各方均根据自己的旨趣,将历史事件肢解,截取碎片组装成自己喜欢的叙事。

      最终,历史教育使得我们对西方的心态变得如此复杂,既要展现出对帝国主义的愤怒,又要表现出对西方成就的谦虚崇拜,同时还裹挟着随国家实力增强的自信与对落寞西方的些许不屑,这些凝结成不安和焦虑的情绪,进而在面对种种国际关系事务时,历史记忆中的鸦片战争对中西间的关系投下了无形的阴霾。

      二十一世纪的头一个十年已经悄然过去,但十九世纪却仍旧与我们如影随形。(Ten years in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the nineteenth is still with us.)
51 有用
2 没用
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鸦片战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鸦片战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