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未来的人

格瓦拉
2016-03-08 看过
在提笔写这篇评论的时候,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姚海军发布消息:刘慈欣当选为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这是这个春天关于中国科幻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随着大刘勇夺雨果奖,《三体》作为超级IP开拍系列电影,互联网企业对“黑暗森林法则”和“降维攻击” 的热议,甚至国家副主席都开始关心起科幻,两会发言人傅莹也在谈论朝核问题的时候提到《三体》。巨量的财富、巨大的影响力无可避免地落在了中国科幻领军人物刘慈欣身上。但是这个眼镜后面睿智冷静的大脑还是那么沉稳,像来自未来的人。而严峰口中 “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平”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我们也许能从科幻世界出版社最新推出的《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刘慈欣科幻随笔集》找到想要的答案。

在刘慈欣这个标签下,已经汇聚了太多的颂扬,太多的溢美之词,太多的关注与评论。作为一个从1998年起一期不落地购买阅读《科幻世界》的老科幻迷,我已经不能再想出更加标新立异的词汇来夸赞大刘,所有惟有认真读这本集子,才是对大刘最好的支持。

时间往前回溯到1980年。这一年,《大西洋底来的人》成为了最早引进中国的大陆的科幻电视剧了,彼时中国科幻的严冬已经随着改革的暖流逐渐过尽,科幻的春蕾也在开始萌发。我们的主人公大刘,刘慈欣在这一年结识了《科学文艺》,而这本杂志就是后来我们中国科幻迷的精神家园《科幻世界》的前身。在阅读过程中逐渐萌发的创造欲望让大刘开始从科幻迷到科幻作者的转变。而在追逐科幻创作梦想的过程中,作者思想和科幻理念的形成、转变、发展、延续,相信同我一样的磁铁都想要去了解大刘思想的脉络。而《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提供给我们一个完备的参考。

书中按照时间顺序进行编排,把大刘散落在报章,杂志,书籍序言、跋,论坛以及博客等随笔评论文章比较地整理出来,呈现在了大家面前。这应该是大刘第一次如此详尽地通过小说以外的文字对自己的整个创造生涯作出的阶段性的总结。

最初,大刘对科幻是一个怎样的看法呢?科幻的灵魂是什么呢。在本书《混沌中的科幻》一篇中大刘回答道:“首先,(科幻的灵魂)不是其中的文学人物”,“其次,也不是幻想”,“科幻的灵魂是科学”。作为一个科学原教旨主义者,大刘创造科幻小说的核心动机并非在文学上取得多大成功,而是纯粹地赞扬科学之美。他进一步提到“科学之美和技术之美,构成了科幻小说的美学基础”。有一种腔调是在质疑大刘的文学能力,吹毛求疵地指出人物刻画单薄一类的瑕疵,然而这些根本不是大刘所关心的内容,他的科幻小说的终极目标是呈现科技之美。而认真读过大刘每一部小说的读者是不会这样妄下评论的,大刘小说中的人物刻画并不弱,《中国太阳》中的水娃,贯穿《朝闻道》《球状闪电》《三体》的丁仪,《三体》中的章北海等等都给人深刻的印象。须知,人物塑造的最终目的是为情节服务,科幻小说是不需要遵循主流文学的人物铁律的。

那么大刘的创作想要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呢。在本书《SF教》一篇中大刘感慨道:“对宇宙的麻木感充斥整个社会”,人们缺乏对光年尺度的浩瀚宇宙空间的认知,“科幻的使命是使人们的思想更广阔、更深刻,如果读者因一篇科幻小说,在下班的夜路上停下来,抬头若有所思地望了一会儿星空,这篇小说就是十分成功的”。这段话和古代先贤哲学家们的话不谋而合。黑格尔曾说“一个民族需要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不只是注意自己的脚下”。康德也曾说道:“有两样东西,愈是经常和持久地思考它们,对它们日久弥新和不断增长之魅力以及崇敬之情就愈加充实着心灵:我头顶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准则。”

谈到科幻的内涵时,大刘说道:“科幻对于我们已不仅仅是一种文学形式,而是一个完整的精神世界,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关心的是科学对宇宙的描述不仅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甚至超出了我们可能的想象。

当谈到刘慈欣的创造为什么对科学抱有悲观情绪时,在《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这一篇中提到了,刘慈欣和江晓原那个著名的思想实验。“假如人类社会只剩你、我、她了,我们三个人携带者人类文明的一切,而咱俩必须吃了他才能生存下去,你吃吗?”江以人吃人丢失人性,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这样活下去也没有意义,不值得拯救。而大刘以冷酷而冷静的合理理性去作出吃人的选择。这也是汤姆•戈德温在《冷酷的方程式》中作出的抉择。这个实验实际在探讨人类的终极目的、文明的存续,生存才是唯一理性且正确的选择,而江晓原把人性和科学二元对立起来本身是缺乏逻辑性的。这也解释了刘慈欣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为什么能保持近乎于冷酷的冷静。

这是一本主要谈创造的文集,同时也有一些科幻迷进阶书单,未来科技发展趋势预测,为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三位,王晋康、何夕、韩松,以及刘宇昆等作者写的序言和跋等也相当精彩就不一一列举了,还等大家自己去深入发掘。

我们最后回到最初,我们什么要需要科幻小说。大刘的回答是:“你为什登山,因为山在那儿;你为什么读科幻,因为科幻中的世界不在那儿!”。科幻的魅力正是为我们以科学为根基,以想象做画笔,在宇宙的尺度上描绘出绚烂的世界。“科幻小说,正是通向科学之美的一座桥梁,它把这种美从方程式中解放出来,以文学的形式展现在大众面前”。最后愿大刘这个来自未来的人,文思泉涌,为全国、全世界的科幻迷贡献出更加精彩,更加瑰丽的科幻小说。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