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墙之隔的敌人

蘭台公子
2016-03-07 看过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的这篇划时代的文献,实际上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共产主义者宣言》,诚然,马克思本人是很反对蒲鲁东等人的,马克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也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无政府主义也是共产主义的一部分,共产党宣言不止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宣言,同样也是无政府主义者的宣言。
      细看之下,其实无政府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都有一定的共同之处,例如马克思主义与无政府主义都是强调公有制,要求废除私有制,而自由主义又与无政府主义一道强调政府的危害。但尴尬的是,自由主义一向是美国、西欧等国的意识形态正统,马克思主义最终也得以借着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而“道成肉身(incarnation)”,但是无政府主义却伴随巴黎公社的覆灭而渐渐消失。
      无政府主义的兴衰,可以说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诚然,过分的脱离实际是无政府主义难以生存的重要原因,但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来讲,在无政府主义的框架之下,到底能否建立起一种可以自存且可长远发展的社会来呢?
      以克鲁泡特金这本《面包与自由》来说,笔者毫不怀疑,无政府主义者是过分乐观了,在实际的社会建设中,单纯地依赖公民道德绝非长久之道。新中国成立的前三十年,公有制占着绝对的支配地位,但是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中国人终于发现,废除了私有制,人性的懒惰不可想象,而掌握了公共资源分配权的人则会和以前的剥削者无异。克鲁泡特金的父亲阿列克谢·彼得罗维奇公爵是世袭的鲁里克亲王,是一个有名的军官,克鲁泡特金自小耳濡目染对农奴就有着强烈的同情,因此,他本人的公德心似乎不必怀疑。但是在这个贵族的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情绪似乎太过强烈,以至于把心中的那个乌托邦当作了现实。但是中国却是切切实实地把公有制施行了三十年,期间的苦痛,是克鲁泡特金这种空想家难以想象的。
      而对于政府的批判,克鲁泡特金的言辞也是情绪化极浓,当然,其语言自是有动人之处。蒋勋在《孤独六讲-革命孤独》中对《面包与自由》十分推崇:“我读克鲁泡特金的作品时,我必须承认,所受到的震撼大过于任何读过的文学作品。他竟然把文学当作现世之中一种可以自我砥砺的忏悔录形式在书写,一直到现在,我偶尔翻出他的作品仍然感动不已。”我相信他们的感情,也隐约可以产生共鸣,例如克鲁泡特金说,人类的趋势是减少政府的干涉以至于零:实在就是要消灭那不公道、压制、独占三者的化身——国家。这和梭罗所说,我由衷地认可这句箴言——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克鲁泡特金却完全没有哈耶克等自由主义者严密的论证与艰深的思辨,他在书中做的,只是把“假设全人类都来劳动,那么只要每天劳动四五小时就够了”这句话翻来覆去的说,论证部分则极为薄弱。至少,在关于是否需要分工、是否需要商品交换、民事纠纷如何处理、私有制废除后财产如何公平分配这几个重大问题上,克鲁泡特金并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回答。而治理社会,仅靠诗人赋予感染力的言辞肯定是不行的。
       虽然对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有着诸多不满,但其实我总觉得,未来无政府主义未必不能实现,只不过未必是像克鲁泡特金所说是废除了私有制的无政府状态,自由主义发展到极限,也会产生一种无政府主义。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克鲁泡特金,对其筚路蓝缕之功也会有所感激。到那时,不论是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还是无政府主义,也可以一笑泯恩仇了吧。


校勘:
P144,一个衣夫现在常用某个地方的风景画片装饰他的房间。“衣夫”当作“农夫”。
P177,个过大多数已经加入了。“个过”当作“不过”。
P253,一个人一年问的劳动。“一年问”当作“一年间”。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面包与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包与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