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性失知”

椰子鸡
2016-03-03 看过
2016年读的第一本书是一代投机大师利弗莫尔的《股票大作手回忆录》,这第二个机会就献给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的《非理性繁荣》。说起来也只是在图书馆三楼金融区随手挑了一本中文书而已,并不是有意为之的。巧的是赶上了年后房价的一轮暴涨,几乎一个月里房价就涨了一两成,不禁令人心里犯怵,难道又是一轮非理性繁荣。

市场有效、市场无效,这估计是金融学界永恒的争论了。我从大二金融工程接触这个话题,就觉得太有意思了。大三上了韩其恒的老师“资产组合管理”,初窥门径,韩老师从一个笃信市场有效的学者的角度,展现了各种前人的研究。我的本科论文也是基于此,验证简单技术分析的无效,无非是参数过度拟合的结果罢了。到了研究生,上学期pro.feng的课就有意思了,来了个认为市场无效支持席勒的老师,上了“投资学与组合管理”。老实说我一开始是很抵触的,很典型的香港老师作风,无脑反党反政府,再加上居然和我接受的市场有效理念冲突,不过上着上着吧,我也是被说服了,是挺有道理的。

我觉得吧,短期市场近乎有效,或者说短期的市场规律相当复杂,仅凭时间序列的过往价格对于日线做择时难度非常大。依我看来,站在今天的时点对明天的收益做出判断,难度非常之大,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从数学的角度来说,就是方差太大,导致置信区间变大,那95%的概率大概是-8%~8%,该预计毫无意义。但是当加入一些其他信息(可能是宏观比如货币,可能是场内杠杆,或者情绪指标,或者其他资产),该项预测可能就会慢慢的变得靠谱起来。不过这也就从弱势有效向半强势转了,基本面因素被加入模型了。

但是,席勒说了,我们别从短期看,甚至中期也不要了,我们从长期来看,10年!PE或者CAPE,摆脱不了均值恢复的过程。长期投资,简单easy,CAPE低的时候买,高的时候卖,10年里至少9年半你都可以发发呆,旅游,晒太阳,剩下半年干干正事就好。这是有道理的,极其有说服力,直接把有效市场假说按在地上打。股票长期投资回报(比如10年相对于1年)方差反而变小,有力的打了有效市场的脸,不然根据有效市场假说,十年的sigma^2=10*250*一天的sigma^2,波动都爆表了。这说明啥,收益率序列具有长期记忆性,均值恢复嘛。

irrational exuberance,非理性繁荣,中文直译,中英文名字都浅显易懂。脑海里蹦出一个词叫“群体性失知”,突然大家都失去智商了。席勒说非理性繁荣首先得有繁荣的基础,比如美国2000年的互联网高速发展,美国相对于全世界的大繁荣,减税财政刺激,人口红利,货币政策,养老金入市等等,他把这些称之为结构性因素。

然后呢,这些因素带来的好处被放大了,学术上我们叫对利好的反应过度,席勒称之为 Ponzi scheme,书的翻译叫蓬齐过程,其实就是庞氏骗局。谁都知道自己可能当接盘侠,但是不做击鼓传花的最后一个就好,资产价格上涨,你好我好大家好,卖的人赚,买的人赚,经纪商赚,这游戏就没赔的。想到什么没,P2P的员工啊,传销啊,都是这回事。

席勒又扯了文化性因素、心理性因素等等,导致人们可能会集体性非理性。很显然,他也知道这些内容有点吹水,所以就把他放在后面几章了。书吧是好书,我觉得最棒的地方就是揭示了长期的CAPE的均值恢复现象,至于给的理由么,什么结构性、文化性、心理性大家也就看看就好,就和SWOT和波特五力一样。

最后,我想说说为什么预测未来这么困难。有50个人说房子会涨就有50个人说房子会跌,社会学就是这么奇怪,两个理论相反的人都能同时拿诺奖。根本原因在于历史的不可重现与数据匮乏。和生物科学不同,我们可以对一项实验进行控制变量,反复进行。社会学,特别是经济学的问题在于历史只出现一次,你不可能推倒重来。所以,从统计出发的宏观预测,基本就是扯淡了,大家看看就好。人类当代文明史才200年吧,几百年而已,经历的经济周期呢,不过4,5个吧,要说中国就更少了,统计哪能奏效。再说了,时代不同了,科技进步,连成分股行业构成都不同了,简单的数字对比肯定不靠谱。出于无奈,只能通过逻辑推演了,英文里把它叫做educated guess,大不了梭哈一把呗。赌赢了,你就是任泽平,赌输了,你也可以当个李大嘴呀。数学上的解决方法就是bootstrap,放回重抽样,又回到本科论文了。数学上听着牛逼哄哄,其本质是试图通过重复历史来扩大样本,用以预测未来,用1980年来预测2010年?这充其量也就给你多找个论据而已,骗骗别人骗骗自己,谁真信谁傻。

宏观经济预测,关键在于拐点,趋势么大家都懂的。人口红利、货币政策、经济结构你能输入的变量可能有几百万个,但最终最重要的逻辑就是一两个主线条而已。站在现在这个时点,我们回望股灾,原来都是杠杆惹得祸,早知道看着两融数据投资不就完事了么,可当初你又不知道。逻辑推演,是基于一些理论去解释现在,去演绎未来。这是最简单,又是最复杂的部分。而宏观研究、大类资产配置也是投资收益的主要来源,TOP-DOWN的第一步。选股择时,选债,这个套利那个套利,那比得上投资房地产的回报呢。

就说如今房价吧,非理性繁荣,可能是。基本面,也有。货币还在注水,拐点?人口是到了,但货币没到。所以呢?真的很难说清。但是我很清楚的看到一点,香港就是被高房价拖垮了,几乎没人想留下来,大多是抱着干个三年跑路的心态在找工作。如果在涨下去,那么北上广深也为沦陷的。到时候劳动力回流,经济衰退,估计要占领陆家嘴了。这房价上涨了一个月,金领们失去了5年。想想,心寒。

下一本书定了《the predators' ball 》,借到手了,我估计几天就搞定了,讲垃圾债的,麦克米尔肯的故事,捉摸着很有意思。在接下来把那本行为金融学得看掉,那本应该内容相当丰富,不比这些水水的读物。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非理性繁荣的更多书评

推荐非理性繁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