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配法律进化的规律

天天天长
2016-02-27 看过
    
    晚期的历史法学派以发掘法律进化的普遍规律为己任,运用进化论的观点来解释法律,认为法律是历史进步的表现,穗积陈重先生的这本《复仇与法律》便是西学东渐的产物。穗积陈重恰逢东方诸国被西方强国强制拖入现代化进程的时代,东西文化上与力量上的强烈对比,使得那个时代的有志之士开始思考历史进化的方向,具有社会革新意味的进化论成为了当时深入人心的理论。
   
    穗积陈重在浩渺的史料中摘撷与萃取,力求支配法律进化的规律。在本书中,他将复仇的演化过程划分为复仇公许时期、复仇限制时期、复仇禁止时期,并指出法律的产生是私力公权化的进程。
   
    公许时期,法的力量尚弱,对复仇者也无禁止或制裁的法规,再加之各种风俗与迷信的作用,同态复仇成为了私力制裁的首选。
    限制时期,是国家机关逐渐成熟的时期,国家机关承担起社会治安的责任,由于私斗妨碍了社会治安,复仇便不再仅仅是家族之事,公权力逐渐渗透到了复仇之中。然而整个社会的转变并非朝夕之事,须知复仇在现代人观念中都是挥之不去的迷障,在公力救济出现之前,复仇更是根深蒂固的想法。
    到了禁止时期,复仇所代表的“义”与国家刑律所代表的“法”的冲突更加激烈。以唐朝的徐元庆一案为例,徐元庆为父报仇,手刃杀人仇人,左拾遗陈子昂主张“正国之法,置之以刑”,而柳宗元则主张徐元庆是“守礼而行义也”,是为无罪。彼时正处于礼治与法治的复合转型期中的中国,其诸多矛盾可以在该例中窥见一斑。
    时至今日,禁止复仇的必要前提条件在当今大部分国都已经完成,即法权的统一。现代社会,杀人这样的行为不再仅仅是对个人犯下的罪行,更是对社会与国家犯下的罪行,因此国家要设公诉机关来纠察犯罪,垄断“复仇”的权力。在印度以及其他若干国家,还保留着所谓的荣耀复仇,以家族荣耀之名,对被判处亵渎家庭荣耀罪责的家庭成员处以私刑,更有甚者,将无辜的强奸罪的受害者吊死示众。这是历史不光彩的保留,但迟早要归于历史。

    斗转星移,遭受不公者对复仇的欲望其实并无多大的变化,但我们对复仇的限制的确是在进化的过程中,而这也确实为我们带来了更加安全稳定的生活。然而现实并非完美,进化也永无休止,未来会如何发展,值得拭目以待。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复仇与法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仇与法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