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想与摘录

林愈静
2016-02-22 看过
在读书的一年里,随手把这些感想写在twitter上,现在整理一下,当作读书笔记吧。


【产品与创新】
乔帮主买了房子因为家具设计配不上就不放家具,你可能觉得他穷装b,订做私人飞机时,因为飞机设计的不好就要改装,延迟一年才收货,你可能觉得他豪装逼,但当他癌症换肝手术后,氧气罩接脸上时,他都能因为设计的不好扯掉。在他病危时,多方会诊会议上,一个科研人员用了MS的PPT,他立刻不愿意,并且建议该研究院约个时间找他学Keynote。你们还有什么话说?用生命装b?乔帮主就这样一直被大家误解。

乔布斯说他发明iPod,iPhone的理念最初来自他去参观农场的一次经验,那次他见到小牛出世之后,歪歪扭扭试了几下就会走了。他很震惊,人是需要学习才能掌握的东西,小牛天生就会。 『不需要学习,天生就能』这就是他设计iPhone和iPod时的想法。做出来也的确是这样。

比如第一部iMac(透明的那个)Ive主导下完成设计的。乔帮主高兴坏了。自从Think Different提出,逼格一去去到这么高,显得很虚。终于有个像样的Different的产品出来撑场面了。这部机初时构想是上网终端机,没硬盘的。 CFO建议加上硬盘。乔帮主同意了,但坚持去掉了软盘。

1.做iPod时,市场上播放器已经很多,而且Sony的播放器可以让用户租自己旗下的音乐(流媒体方式,联网),乔布斯觉得PC市场已经败给微软,如果再丢了这个市场就完蛋了,经过深思熟虑,不但做出好的硬件,还做了iTunes,签下了四家最大的唱片公司,造成多赢局面,这才叫平台战略。

2.进入手机市场是因为看到手机摄像头令卡片机市场萎缩,乔帮主感到下一个就轮到iPod了,手机能播放音乐谁还会带个iPod。这两个进入市场的初衷是不同的,而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觉得手机不好用就去做手机,开始是想和摩托合作把iPod嵌进去的。

3.一开始iPhone的研发团队想把iPod转成手机的,发觉打电话时滑轮很好用,但存起好吗就麻烦的要命,就对乔帮主说其实电话主要用来打的,用户完全可以用iTunes存啊,我们要极简主义嘛。我们做什么人们就要用什么嘛,乔帮主骂了声SB!交给另一个研发团队了,用iPad做了手机。

举这三个例子是想表达国内模仿乔帮主的人,都是得到了形式,完全没有得到内容,乔布斯的偏执才叫偏执,乔布斯的极简主义才是极简主义。

Pod生意做得如日中天时,乔帮主开始担忧,看到智能手机已经把数码相机打残,觉得下一个打残的就是播放器,起初是找了摩托罗拉合作,把Pod内嵌到手机,结果作出个四不象,自己看着都恶心。决定自主研发,起初研发队伍打算把iPod改成手机,发现输入问题解决不了,把iPad的方案拿来用了。

ip4信号问题时,我已经在上海,当时考虑买ip,听传闻ip4收的不好,费劲周折买了个iP3GS。用到2011年换4S。今天看到这一章,解释了乔帮主如何公关,在众口一词让他不要那么傲慢,我们现在是大公司了,要谦虚的质疑声中,他听取了公关之王的意见,不用谦虚。

iPod能取得成功,很多人都估错了。但乔帮主也有估错的时候,iPod Mini,他差点儿毙了。因为他觉得没人会花差不多同样钱买个尺寸上小一点的iPod。有赖Ive和iPod的负责人坚持,iPod Mini一出就成了决定性产品,设计师说乔帮主没有做运动的习惯,他不明白小一点儿多重要。

一切优美的东西都符合一个规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乔帮主发布Mac电脑时,光是揭幕时打光就操练了一整天,灯光师都快疯了。后来发布iPod。他就站台上把iPod的牛B得色了一遍之后说,哎呀,刚才我说这玩意儿呢,我这儿正好有一个,就从牛仔裤屁兜儿里把洁白的iPod拿出来了,掌声雷动。


【好基友,冤家,爱人同志】

艾萨克森用谈恋爱的笔法和比喻写乔布斯和Sculley的关系(用的都是恋爱结婚的词儿),的确也太像了:你说上半句,我已经可以接到下半句。一个眼神就明白你要说什么,看到你就像看到另一个我。 。 。 。然而,这种热恋的激情很快过去,剩下的是蜜月期后的彼此不顺眼。

乔布斯真是理想主义,他和Sculley的第一次争执发生在给苹果一定价上,原定1995,已经很贵,斯卡利还要再加500用来做大型市场推广。所有参与的工程师都觉得过分“违背初心”,乔布斯说不要担心,我会搞定他的。结果他没搞定。历史没有假设,他认为这就是为何苹果没有主导市场的主因。

对付奇葩最好的办法就是比他还奇葩,Paul Randy帮乔帮主设计NeXT的logo,一口价十万美金,不给备选方案,就一个方案,要不要都得给钱。后来草案出来,乔帮主看傻了。热烈拥抱。然后说,黄颜色能不能稍微亮点儿? Paul Randy一拍桌子:我懂还是你懂?不改!乔帮主屁颠屁颠的接受了。

Ive才是乔帮主的好基友,帮主夫人都说,帮主从来没有意伤害过Ive。金风玉露一相逢这一章,每一页都是精华,论述极简主义设计的哲学。和王垠提到的那本书谈的一样,极简主义更加需要设计者有对复杂世界认知的能力,可以看到复杂中的简。像减肥,那么多复杂的方法,其实本质只有一个:不吃就会瘦。


好基友Ive诚恳的说,当他做在台下看乔帮主把自己的创意和设计说的像是他本人的发明时,非常生气。尤其是当媒体说乔帮主的设计是苹果的灵魂时,他觉得这样会让人觉得是公司是靠一个人,显得公司很弱逼。不过,后来Ive想通了,自我安慰说,让他得色一下吧,毕竟没有他的推动这些设计也变不成产品。


看到最后的章节,真是令人伤感,乔帮主的二女儿,Erin,应该是他关注最少的(有三个孩子的话,老二最可怜,果然),她的愿望很渺小,但爸爸都没有为她实现。不过最好好歹带她去了次日本,她已经满足的不得了。强人的儿女,有这样的茫然若失。我想我对女儿太过迁就,导致现在被她控制。

乔帮主病危的日子,比尔.盖茨去探病,人之将死,冰释前嫌。比尔说,我觉得你是对的,封闭,垂直,集中能做出好产品。帮主回:我现在想想,你那种开放的,东一棒子西一锤也行。但是,俩人都加了补充条件,乔说,你这么弄能成功,但做不出伟大产品。比尔说,你这种弄法,只有你公司弄成了。换别人不行。乔帮主说,也不是,比尔.说,那你再举个例子,他想了半天说:早期的那些汽车公司。

乔帮主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卧病在床时,Google的Page想见他,苹果曾经告Google的安卓系统抄袭,面对这个冤家,他第一个念头是Fuck you。但最后还是见了,他说自己年轻时硅谷的前辈给了很多帮助和建议,所以,要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和page分享如何领导一个公司。 这TMD才叫情怀啊。!!美人希。


看到乔帮主自拟的结婚二十年纪念发言,大清早地铁上看哭了: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Bono 说他和乔帮主之间有时也F**K来F**K去,但这表示,友谊更进一步。其实看完乔布斯传应该能明白,帮主并不是如大家刻板印象的那样人。比如Pixar和梦工厂的一些明争暗斗。创意人员最愤怒就是被人抄袭。但对方抄袭了却并不为卖钱而是为了另一部电影。你打过我一拳,我还你一脚。

乔帮主八几年就认识马友友了,觉得他的演奏纯粹,大家艺术品位一致。彼此欣赏。乔帮主结婚时希望马在婚礼演奏。当时马正在巡回演出,回来后,专程到帮主家里演奏一曲巴赫,说这是我原计划在你婚礼演奏的。

后来他们经常往来,2007年时演奏完,还让帮主女儿摸他那把一八几几年的大提琴。那时帮主已患癌,听了演奏掉下泪来。说,答应我,在我葬礼上演奏。看到这句平实的描述,我眼泪也差点掉下来。

比尔盖茨第一次看到iTune,非常惊艳的玩了一通之后,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问下属:这玩意儿不支持windows吗??? 本来乔帮主是和MS结下梁子了,死活不想在windows上支持iPod,后来迫于董事会压力,吵了几个月,一开始说:不如一枪打死我(over my dead body!)。后来撂下话,操,你们TMD搞去吧。我不管了!!!

乔帮主和索尼老板聊到工作服,索尼当时的老板很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战后日本很穷,如果不发工作服,工人就没衣服穿,于是我们就做了工作服,后来工作服自己发展成一套系统,变相加强了对公司忠诚度,乔帮主深为信孚热情洋溢的找三宅一生设计了工作服(sony制服设计者)拿回去一问,大家一致反对。乔帮主没逼大家穿工作服,自己留下了一百多件,发布会上总穿那件就是三宅一生设计的工作服。我痛恨一切要求穿工作服的公司。

重回苹果,乔帮主停掉了和MS的官司,开始和MS合作。发布会上视像通话表明联手。但当比尔盖茨说iMac只是颜色花哨,这东西我们很快也能追上时,乔帮主仍然坚持比尔是他见过审美品位最差的人,他也不懂iMac的牛B之处,以为自己可以追上。我给他抄他都抄不到点子上。

乔帮主新居装修,为了决定买洗衣机,俩人讨论了三个多月。将洗衣服这件事上升到哲学层面又下到人间,最后买了个德国牌子(这算不算软广告)。果然是一对儿奇葩啊。

乔帮主的爱情故事,看完了整章还没看到正室。 Love is four letters word;每一次都是女方提分手,分手后亦是朋友。多么健康的爱情观,尤其是那个大学生,居然在乔帮主求婚后没有答应,当时乔帮主可是年轻英俊帅气多金的IT新贵新富啊。理由是,我才二十一岁,大学还没毕业。谁知道以后的人生会是怎样呢?

终于看到乔帮主和琼.贝兹的爱情故事,乔帮主带着偶像的前女友,自己的女神跑到拉夫洛朗自己买了一堆T恤。然后指着一个红裙说,你穿这个肯定很好看。Joan说,可我穷,买不起。然后帮主啥也没说,买完自己的T恤拉着女神走了。多年后Joan回忆起来还觉得奇特,乔帮主也没解释,他当时在想啥,真是万世不解之谜!

乔布斯逼宫失败后,很傲娇的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办公室,把自己的头马们叫到一起,然后开始哭。斯卡利老婆得知老公和乔布斯一拍两散后,立刻开车去办公室找老乔,结果吃饭去了。追到饭馆儿停车场碰上了噼里啪啦骂了一顿(你知不知道我老公多厉害!!你瞎啊!),我觉得这仨人都好奇葩。

斯卡利老婆骂了一通之后,老乔不搭理,低头开车门,她愤怒了:我跟你说话时看着我的眼睛!乔帮主怒了,使出自己的江湖绝技,大力金刚眼,不眨眼的瞪着她半分钟不眨眼。好吧,别看了~~ 女王败下阵来,灰溜溜的走了。

《60分》采访了和乔布斯合作设计大部分苹果产品的凯利,他说大家对乔布斯有误解,觉得他脾气坏,其实他只是比较直接,他还说他和乔布斯同时患癌,乔布斯曾劝谕他,千万别相信什么乱七八糟的中药疗法,食物疗法。可见老乔拿自己做实验失败了,不忘度人。而且,乔布斯顺便还给不善泡妞的凯利说了个白头偕老的媒。

【个人生活】

乔布斯过三十岁生日,很沮丧,因为他觉得人过了三十就没啥创造力了。
追求自由个性是要付出代价。乔布斯拉到单去找融资时,仍然是我行我素,光脚,数天不洗澡,像个僧侣。在那个保守时代,银行不贷款给他,财务公司也不屌他。但他依然故我,终于也解决了钱的问题。

乔帮主的婚礼很特别,最特别的是吃的全素(鸡蛋牛奶都不能),巨难吃。仪式是日本和尚主持。由此想到,美国人包容的习惯是怎么培养的,就是这样一点一滴习以为常。中国,举行婚礼一定要根据当地习俗,下车走四步还是六步都不能错。错了就成为话题。没见过世面的人,哪会有包容百川的信心。

乔帮主是因为去印度修行,加吸收了日本的极简主义。对物质的要求很低。皮克斯上市后他再次大发财,对媒体说:我对钱没概念,生活也不会有多大变化,没有游艇这回事儿。

乔帮主很早就发财了,他说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那谁谁,和老婆离婚了,那谁谁让老婆去整容整的阿妈都不认识,那谁谁买了跑车开着出车祸了。这三个那谁谁都是和他一起发达的好友同事。所以,钱不是什么好东西。

乔帮主重回苹果时,不要股份,每年收一块钱的工资。他说我不想让人觉得我回苹果是为了钱。年底,苹果濒死的股价翻了一倍。董事会很高兴,问他要啥,他说,来个私人飞机吧。因为受不了空乘要求,他一直都是坐Oracle老板拉里的私人飞机,公司买单达10万一年,算了一下还是自己做个便宜,结果这个飞机订做了一年。

但同时,很大手笔花钱的乔帮主又是做项目时控制预算的一把好手。

乔帮主的理想是用apple推动人类进步,比尔盖茨的理想是每个人桌上都有台电脑。呵呵。

出AppleII时乔布斯刚二十出头,可以说身无分文,但花起钱来一点不含糊。对产品,什么都要用最好的,不对付。虽然一贯不洗澡,光脚,头发胡子拉碴,但他并不是对所有穿的西装革履的人都鄙视,他善于发现从优秀的人向他们学习。这一点和十七八岁见啥反啥的小愤青有本质不同。
29 有用
1 没用
Steve Jobs Steve Jobs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Steve Jobs的更多书评

推荐Steve Job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