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妄想

池袋小川
2016-02-11 看过
       《密室》的故事非常简单,一个小职员调到了一个新单位。做为一个新人,尤其是不太擅长言辞且纤细敏感,或者说是有些神经质的人,渴望在新单位有一番作为,想方设法和同事融洽相处,然而总是郁郁而终的故事。

       听起来是个悲剧,实则不然。这是一则诙谐幽默又略带嘲讽的中篇小说。作者是瑞典作家约纳斯•卡尔松。卡尔松既是作家同时也是表演艺术家和戏剧家。

       全书的行文结构按中篇小说来说比较独特,分为了65个篇章。但其实这65个章节其实更像是65幕或是65个分镜头。也许是作者戏剧家的身份,本篇中篇小说倒像是一幕办公室短剧。

       相比于绝大部分的小说,本书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即全书皆以第一人称叙事。通过“我”之口介绍了新单位的概况,办公室内几位新同事的脾气秉性,我的主要工作职责等等。没有旁白,没有环境描写,只有“我”和他人的对话以及“我”得内心独白。

       这种写作方式写的书,我以前倒是读过几本,少有出彩的。原因很简单,一般的小说都是以第三人称来写的。同时辅以环境描写和大量的对话等铺垫和推进故事。这样内容看上去十分完整,也给作家更多的写作空间,可以采用多线故事并进的方式,或是讲述一个多主角的故事。于读者来说,以第三人称观看故事,宛如游戏中的上帝视角,方便纵览全局,亦可不分巨细,逐一查看。因此更容易接受。

       而这种完全用第一人称,只通过对话和心理描写推进故事的方式注定了只能故事的单一主角和单线性的叙事方式,并且无法描述规模略大的故事。《密室》就是如此。主角只有“我”一个,其他所有人都是配角。故事也异常的简单且简短。然而这种写作方式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代入感的影响。第一人称的故事读久了就会产生很强的代入感,强行将读者附体在“我”的身上。如果“我”的行为和心理能让读者产生共鸣,自然会产生积极地化学反应,激发读者的兴趣和亲近感。然而一旦书的内容与读者的实际情况大相径庭时,胡令读者产生隔阂感甚至是厌恶。所以这种写作模式注定了会有两种极端的评价,拥趸者奉为神作,反之恨不得踩在脚下。

       说回这本书,除了刚才所说的特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异常的诙谐,令人愉悦。作者采用了日式漫画及小说中常用的一种梗,就是《爆漫王》中总编所说的“严肃的幽默”。它不同于英式黑色幽默的绝望,也不同于美式幽默的简单直接,它是一个人用一种极度严肃认真的方式去做一件正常人看来十分搞笑的事情,带来强烈的反差效果,激发笑点。

       在书里,“我”的诸多行为以及心理描写,都才用了这种梗。比如第12页,“我”想与同事展开社交的一段,自己看来十分郑重其事,严肃认真,但这些言行举止以及心理细节却令读者爆笑。 诸如此类的情节在书中数不胜数。如此多的梗让有相同经历的人产生了共鸣,即使没有的人也不会有过强的代入感,只会全程都在捶桌,从而消弭了第一人称写法的一大弊端。

       其实在仅仅读了不到十页,我就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仔细想了想,无论是第一人称的写作方式、严肃的幽默运用,以及主人公的性格等等,完全就是森见登美彦的《太阳之塔》的办公室版本啊。如果不看情节的话,更本是一模一样啊。只不过《密室》的“我”不是日本人罢了。《太阳之塔》原版出版于2003年,而《密室》原版出版于2009年,约纳斯•卡尔松的这种做法不知道算不算是抄袭。另外说一句,本系列的另一本中篇小说,意大利作家米凯拉•穆尔嘉的《送魂婆》与日本天才作家朱川凑人的奇幻小说《送终婆》故事基本一致,而朱川凑人的《送终婆》作于2005年,米凯拉•穆尔嘉的《送魂婆》作于2009年。

       本书的翻译整体都很不错,但我认为有一个小问题。书中的主人上班的地方是政府机关,那么单位里的应该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而不是公司里的老板和雇员的关系。但是本书在翻译的时候,经常把“我”的领导翻译成“上司”、“老板”(P10),有时却又用“领导”,比较混乱。

 

3 有用
1 没用
密室 密室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密室的更多书评

推荐密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