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天朝

MAYA-挺
2016-02-11 看过
    很久之前这本书就开始躺在我的Kindle里,在我刷完了几本东野圭吾的小说之后,才记起来这是我计划中要看的一本书。在学校看书的节奏是午睡前半小时用手机多看撸半小时小说,晚上洗完澡后用Kindle看半小时非虚构类的作品,读书俨然已经成为我的催眠手段。所以我白天撸着《三体》里的三体文明一步步碾压地球文明,晚上看着《奔溃》中大英帝国一次次让天朝陷入崩溃。

    我一向喜欢非虚构类作品,尤其喜欢历史类的,小说也好,正史也罢,也不是因为读史能让人明事,而纯碎是对某个时间或空间的东西好奇,再加上一点能用来吹牛逼。但是很多事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像某些神童从小读完二十四史,倒背史记如流等等。初高中时遇到文言文题目就犯困,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撸撸历史小说算是满足了。历史小说也分很多种,杜撰的成分从10%到100%不等,很多都是作者脑补的,更有甚者完全被当做玄幻小说来写。《明朝那些事》算是比较靠谱的,当年明月号称一手拿着《明史》一手写着小说,所以说虽然是网络连载,还是有很多经得起推敲的地方;《大秦帝国》的孙皓晖作为地道的老秦人,誓要为秦国平反,一改国人心中“暴秦”的形象,于是没有节制的天马行空,当时看的我简直热血澎湃,但是意淫过之后是一片空虚。
    直到我读了这本《天朝的崩溃》,我才了解历史和科学一样,如果越是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那就是越美丽的。之前确实有点轻视文科生,常常想不通读历史专业有什么用,但是当我看到作者作为一名严谨的学者,汇总各方对某个事件的记载,用一串串具体的数据和缜密的思维逻辑拨开历史迷雾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啪啪啪的打脸,对历史学家简直是五体投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寻找历史的真相比寻找科学的真相更加的困难。科学是不加粉饰的,苹果掉下来是没有目的的;但是历史往往被时间的迷雾封锁,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被不计其数的人篡改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用作者的话说:历史学最基本的价值,就在于提供错误,即失败的教训。所谓“以史为鉴”,正是面对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民族从失败中学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他们胜利时的收获。胜利使人兴奋,失败使人沉思。一个沉思着的民族往往要比兴奋中的民族更有力量。历史学本应当提供这种力量。

    这本书写的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也就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在教科书上只不过几页的描述,大致包括禁烟运动、 琦善等的卖国活动、关天培等的以身殉国、三元里抗英运动、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等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标题。在阅读的过程中,作者关于几个问题的反复描述令我印象深刻。

无处不在的天朝概念

  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有海上和路上两条丝绸之路,但中华文明骨子里是封闭的。幸运的是,这种封闭让中华文明成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一个还能保持自己历史正源的国家;不幸的是,过度的封闭让天朝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发生巨变时不仅一无所知,甚至盲目自大。这种封闭首先是地理造成的,翻开世界地图可以很清楚的发现中国大陆偏居亚洲东端,北面是大草原和西伯利亚寒区,西北是大沙漠,西边是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西南又是大片的原始森林,剩下的就是绵延的海岸线了。远在西方,欧洲大陆和北非、中东可以说就围在地中海的三面,古希腊、古埃及和两河流域的文明在公元之初就已经有巨大交集。几千年来,国家、宗教等等之间的冲突不断,虽然也有出现罗马和奥斯曼等大帝国统一的时候,但是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群雄逐鹿的场面之中。地理的封闭造就了文明的封闭,最终造就了无处不在的天朝观念。虽然古代中国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西方世界的探索,两条丝绸之路的开辟就可以很好的说明问题。但是“天朝物产丰富”的观念导致许多对外交流都停留在“弘扬皇恩”的层面上,很少有实际性的目的。反观西方,因为对东方世界黄金瓷器丝绸的向往开启了了大航海时代,进而开始不择手段的殖民掠夺。虽然中华文明也一直面临着外族的侵略,但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就像作者所说:按照儒家的学说,按照天朝的制度,按照“夷夏”的观念,按照时人的心理,对于那些桀骜不驯的“蛮夷”,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来一个“大兵进剿”,杀他个“片帆不归”。可是,事实却开玩笑般的恰恰相反,在这场战争中,堂堂天朝居然惨败,区区岛夷竟然逞志。这是一个使当时的史料作者和著作家们大惑不解的难题。但是,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世界大趋势和中国社会本身去看问题,因而不可能看出问题的症结正在于他们津津乐道的天朝文物制度上。对于已经成为事实的失败,他们口不服输,心亦不服输。虽然被蛮夷在军事上遭到碾压,但是依然有着天朝惯有的自大,导致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匪夷所思、痛心疾首的历史事实。

忠臣与奸臣

    作者开篇就对“琦善卖国”进行反驳,在书中多次对“忠臣与奸臣”进行讨论。现在鸦片战争研究中存在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目前鸦片战争基本观点的矛盾现象:在总体方面承认,鸦片战争的失败在于中国的落伍;在具体叙说上又认定,落伍的一方只要坚持抵抗,就有可能获得胜利。在总体方面承认,清王朝眛于世界大势,无力挽回颓势;在具体叙说上又认定,林则徐等人代表了正确的方向,只要他们的主张得以实施,中国就有救。这种不和谐的论点放在一起,反映出历史学家的深层意识——不服输的心气,总认为中国当时还不致于不可挽回地失败,还是有希望获胜。这种不和谐的论点被放在了一起,正是历史学家在内心中把愤懑和希望放在了一起。历史学家尚且如此,普通大众就自然而然的把“错误方向”的人叫做奸臣了。对于列强的入侵,武力抵抗无疑是正确的;但这种抵抗注定要失败,另作选择也是明智的。前者是道德层面的,后者是政治层面的。负责任的政治家可以选择对其民族更为有利的策略。对此不能简单地以“爱国”或“卖国”的道德观念概括之。用忠臣而摒奸臣,这是中国古典政治学中最常青又最常见的定理之一。在这些史料和著作中,奸臣是中国传统政治规范的破坏者——竟然与“蛮夷”讲和;忠臣是中国传统政治规范的维护者——坚决地不妥协地“剿夷”。这里面的标准是十分明确的。从余保纯汉奸案中,我们又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当时的文献会有这么多的对“汉奸”的指责。在鸦片战争中,“汉奸”是一个最不确定的称谓,一切不便解释或难以解释的事由、责任、后果,大多都被嫁移到“汉奸”的身上。所以很多时候,所谓了汉奸只是历史学家、普通民众、或者是国家的出气筒罢了。尤其是签订不平等条约的那几个,简直被骂的狗血淋头。但是就历史的现实而言,南京条约虽是一项苛刻的不平等条件,但作为签订人的耆英并无罪责可言。城下之盟,别无选择。作为战败国,再苛刻的条件也不能不接受。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越早结束越为有利!

欺骗

    在面对英国的坚船利炮的时候,道光皇帝仍然做着天朝大国的美梦,以至于给几个钦差大臣下的圣旨都是自相矛盾的。在鸦片战争初期,他给林则徐的任务就是:既要杜绝鸦片来源又不许挑起衅端。但是道光帝的这一训令本来就是一个悖论,任何人都无法执行。这就是后来林则徐悲剧的症结,虎门销了烟,惹怒了英国人,挑起战争之后反而被道光发配边疆。之后道光的每一道指令,都可以用他自己之前的一句话概括:“上不可以失国体,下不可以开边衅”。毫无疑问,这道貌似全面的谕令,如同先前的既要杜绝鸦片来源又不许挑起衅端一样,又是一个无法执行的悖论。但是在专制社会中,独裁者原本可不用讲道理的。因为,所有的道理都在他一人手中。那么作为臣子,在无法满足矛盾两边要求的时候,只能欺骗,而且这种封闭的关联体系使得这种欺骗被揭发的概率很小。其中,伊里布同所有的“天朝”大吏一样,在对付侵略者方面,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军事上均无足以称道的精明之处;但在对付道光帝方面,却表现出高于其他“天朝”大吏的熟练才华,这种才华就是欺骗。他们只是欺骗了道光皇帝,却戕害了整个中国。

作者说:天朝”是一个梦,一个难以惊醒的梦。鸦片战争的真意义,就是用火与剑的形式,告诉中国人的使命:中国必须近代化,顺合世界之潮流。这是今天历史学界都会同意的观点。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天朝的崩溃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朝的崩溃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