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你们与生命的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荒芜相欺。

微生漪澜
2016-02-11 看过
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才真正清晰了人物出场的次序和指向。作者没有给男女主角名字,全部用“他”和“她”代替,对于“他”的妻子,作者叫她“女人”,对于“她”的丈夫,作者叫他“男人”,所以,一共有四个人。也好,毕竟荒山之恋的男女主人公都是已婚之人,他们的爱情不能盛开在阳光下,对于在黑暗中各自较量的人,用代称最适合不过,既保留了距离感,又还原了他们失却的自尊。
他从小是大提琴天才,少年时期去上海学琴,因为文革饥荒,他变卖学校的钢管器材换钱,被发现而退学。回家后,爷爷经受不住时世不公,放火烧了房子自焚。他后来在排练场拉大提琴,被一个宽宏而有母爱的女人爱上,与她结为连理,育有两个女儿。为营生计,他到文化宫工作。

她生来美丽俏皮,时新又憨乐,平生最懂得应付异性之道。她与世人周旋久,终于棋逢对手,和男人琴瑟和谐,生下一个儿子。男人给予她有尺度的自由,把她从瓜果售货员调成文化宫打字员。

自此,他和她相遇。

他是个太懒散又太淡泊的人,与世不愿有一点儿争取,不到山穷水尽,他绝不迈步。她是个太俏丽又太热闹的人,随心所欲撒兴儿,尽是自己乐。原先她报着游戏的心态想打破他的安静,最终却也打破了自己的矜持。两人从怦然心动过渡到干柴烈火,不道德的爱恋在小城里人尽皆知。他怯懦,她惊惶。

女人知道了。男人也发现了。

男人的骄傲和自尊促成了对她的毒打,女人的沉默和等待也对他形成责罚。他发誓不与她私通往来,却受不住爱情的律动煎熬,变得行尸走肉一般。她骨瘦如柴,无法离婚,无法平凡。

后来,在女人采取行动要把他调回小镇与她切断往来时,她哀漠了。她把他拉到荒山,双双服下七瓶毒药,拥抱在荒草堆里,全身缠满红色毛线,殉了情。

字里行间,我为她的处事态度惊艳:不拘不怯,收放自如,矜持得像个大家闺秀,奔放得犹如一个外国电影明星,脸着少艾色,身染美人衣,心上还清明透彻,这样的女孩很吸引人呀。

然而她不懂爱情。

她短暂而又华丽的生命我不愿再多赘言,因为女人才是荒山之恋的真正受害者。且不说失去一个丈夫的家庭对于女人和两个女儿来说多么残酷,单单是一个付出了却没有回报徒留心伤的爱情幻梦就足够叫人心碎了,可女人从来没有流露出悲凄的姿态。当他马脚尽露的时候,女人沉默;当他和盘托出的时候,女人依然沉默。女人拿定了主意沉默,这沉默比任何责罚都压迫他,可是女人并非有意折磨他。而且因为,女人是没有办法开口的,是不应该知道什么的。假如女人承认自己知道些什么,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猜疑,而自己竟会有这样的猜疑,那岂不是对丈夫的不信任?这不信任更是暗含着自己的自信都失去了。还有什么比没有自信更可怜的呢?

这一场荒山之恋,是她和他的归宿,却是女人一生的荒漠。
6 有用
0 没用
荒山之恋 荒山之恋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荒山之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荒山之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