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經典挑挑刺

MelanLC
2016-02-08 看过
The Yellow Face
無怪乎大偵探沒推理到真相,Effie從頭到尾做的都不聰明,不止不聰明,基本是沒有邏輯可言。搞得神秘兮兮的,我和花生一起期待著什麼驚人大秘密,結果⋯⋯什麼鬼什麼鬼什麼鬼!這案子的神祕僅僅是因為一個雙商都低的女人在演瓊瑤劇。靠邏輯思考的大偵探當然想不到。
有孩子養在外面,卻把財產都給丈夫,養孩子的錢哪裡來?難道former servent/loyal nurse是慈善家?更何況former servent能有多少錢,能比律師遺孀有能力讓孩子過好日子?明明有responsibility還把錢全給別人,後來要錢引起懷疑簡直自找。第一次深夜忍不住出去被撞破,驚慌之下口不擇言可以理解。那第二次偷偷去cottage前,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是不是應該把以防再次被撞破要用的藉口先想好?好吧,她其實也想好了,就是來給新鄰居打招呼,足夠充足的藉口。但你看你那表現⋯⋯丈夫明顯不相信,就辭窮得來來去去就是哭喊”trust me. yon won't have the cause to regret. it's for your own sake. i might tell you some day"。吐槽無力。結果真相是什麼?她就是怕他regret啊!it was totally for HER own sake! and no, she had never planned to tell him the truth.
真是應了那句,沒智商就別學人做壞事。“trust me. i can't tell you right now, but it's for your benefit"這種話從來只會引起對方的好奇心和逆反心好不好?!!!女人你是不是被律師保護的太好了?!!

The Stock Broker's Clerk
跟The Red Headed League有雷同之處。

The Musgrave Ritual
神一般的測步子,我的小短腿的一步和大偵探大長腿的一步最好是能一樣!

The Reigate Squire
看字跡識年齡,還能驗血緣,真有那麼屌?

The Resident Patient
到底怎麼假裝catalepsy, Dr. Doyle說清楚啊!!!!

The Greek Interpreter
讀到現在為止SH系列的下乘之作,唯一的看點就是Mycroft Holmes的出場。案子本身不止不新奇,還很平白,連Watson都毫不費力地推出來了。懶癌的Mycroft居然說案子有趣到親自到現場追兇,只能解釋為這案子埋有暗線。
我可不是瞎說。想想這件案子,Sherlock基本沒幹嘛,前期基本都是Mycroft處理的。而Mycroft怎麼處理的呢?大發尋人廣告。別說Holmes兄弟倆,就是智商平庸的我也覺得這樣不妥。這樣不是大張旗鼓地告訴壞人:“哈哈我知道你幹的壞事了,但我不知道你是誰,反正你知道我住哪,來殺我啊”。而後續事件也是這樣發展的。
到後來,force一行人終於來到壞人的房子,找到上鎖的在燒炭的房間,看到鑰匙正好就在門外。壞人最好是最後良心發現,想說有好心人來救援時可以及時看到鑰匙打開門。
當然,最詭異的莫過那位回廣告的上帝視角知情人Davenport,彷彿知道整個故事。壞人視角,哥哥視角,妹妹視角,甚至妹妹朋友視角,都清清楚楚。說是案件多方共同的熟人(不只是認識,還得是信得過的熟人,不然壞人怎麼會把陰謀相告?)說不過去,那麼可能是涉案其中一方在基本掌握全部信息之後託付帶消息的人。比方說,兄妹倆在那次偶遇後又找到機會偷偷碰面,兩方信息相加互補,推出來龍去脈,然後妹妹偷偷(或許是機緣巧合)找到這位Davenport(鄰居?送快遞的?送牛奶的?送報的?),告知一切。但是這也說不通,妹妹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肯定是想他去報警並通知使館。但這個人沒有(好吧,也許有,但Mycroft搶了先,這也解釋了為什麼Mycroft和Melas去問使館時使館不知情),instead他回了廣告。但是,即使撇開這些,還是有問題:這個人,他知曉情況到最後一分鐘,到壞人要殺人滅口後逃走。最後這麼危急的時刻,妹妹能找到機會跟個不相干的人透露這麼完整的案情,想想也覺得可能性很低。
由於我是Holmes大偵探的好學生,我對那句"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銘記於心。我們不得不take a step back,回到Davenport可能是涉案多方共同熟人這點。所以,I fancy, 這位Davenport,最有可能的,就是壞人的coachman,或者他老婆。這樣,就能解釋他信息的完整性,至少他既熟悉壞人,也熟悉妹妹,他本身也是涉案人。但是!coachman不是壞人同黨嗎?他是叛變了?那麼他叛變是什麼時候呢?是在看到Mycroft廣告的時候,大概知道守不住了,打算棄暗投明。但是,他在Beckenham的房子裡守到了最後一分鐘(again因為他信息的完整性)。所以,maybe,他是在最後壞人一片混亂要逃亡時趁亂逃走的(只能是偷偷地逃的,不然以壞人的習性,還不抓起來捆住扔去燒炭?)?但是!壞人最後可沒有混亂,人家明明好好吃了一餐喝喝老酒行李收拾妥當才上路的。你說殘羹剩飯不一定是壞人留下的?這些亡命之徒最好是好好的給兩個prisoners serve了最後的晚餐,然後自己不吃餓住個肚著草!那麼,也可能是偷偷逃走的coachman兩公婆去而復返?或者人家根本沒逃,藏起來等著壞人走後再出來?出來後,在犯罪現場好好的享受了一餐佳餚美酒,壞人不會去而復返,警方也不會隨時到來,樓上也沒有兩個被燒炭的等著救——說好的污點證人呢?!你真的不需要去lower brixton等著Mycroft一行來敲門嗎?哦,話說回Mycroft,對廣告回音的反應也是詭異。據說智商不如他的Sherlock知道直接去Beckenham救人比去聽故事重要得多,為什麼Mycroft反而想著要去聽故事呢?或者應該反過來問:為什麼Mycroft不急著救人呢?他要給誰拖時間?他要保證誰遇害?別忘了這案子裡的希臘兄妹可是有錢人,而常識告訴我們,有錢大多有權。Mycroft的paycheck來自公家,而案件中的受害人是外國有錢(權)人?嘿嘿嘿,這裡面難道有什麼不得了的暗線?我突然覺得這看似平庸的案件精彩了起來。這樣就解釋了Mycroft前面那讓人吐槽無力的應對手段,也解釋了壞人的從容,別忘了,壞人要哥哥簽的文件,我們從沒看到任何證實說是財產文件(除了談判中的一回問答,但也可能是障眼法)。但是!這水也不知多深的的案子是點解要告訴Sherlock啊(全篇看來Sherlock在這案子裡確實也基本沒有作為啊)?要謀財要暗殺你們暗搓搓的做了就好了啊!特地告訴Sherlock是想要軍醫記下來去發表嗎?然後讓我等迷妹在這裡也不知道是在吐槽還是真的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最後,本想順便吐槽一下匈牙利警方的智商,但看看上面這麼一大篇⋯⋯算了,關於這案子寫得已經太長了⋯⋯再轉念一想,其實,這案子要真的涉及公家,匈牙利警方的智商說不定其實也就是被砲灰了而已啊。再再轉念一想,最後這剪報是誰寄的啊?欸?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Memoirs of Sherlock Holme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