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毅少年人的大义舍身

苦海回身悟兰因
2016-02-07 看过

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著“丰饶之海”系列的第二部《奔马》,在本多繁邦于神社剑道大会上见到饭沼勋展开,本多依据松枝清显死前留下的话(“还会见到的,一定能见到,就在瀑布下边”)和少年勋身上的特征(左乳外侧的三颗黑痣,清显亦有),而相信眼前少年就是故友的转世。 联系第一部《春雪》可知,勋和清显是两种不同的典型,后者敏感、寡言,纤细得几乎可用柔弱形容,而前者则热情却内敛,秉持“知行合一”,坚守理想几近刚强。勋和清显清冷、漠然地面对事物的态度相比,具强烈想证明自己存在理由的信仰。饭沼勋受《神风连史话》影响深重,其热血信仰是为天皇而死,恢复武士道精神。少年勋崇拜着那些死守日本武士道、排斥洋刀洋枪的大和魂主义,也想成为其中一份子,完成心目中的纯洁革命。 其实,饭沼勋的信仰核心,不在于举事是否成功,而是舍身。舍身与举事分不开,舍身是不畏死亡的心态,甚至可说渴望死亡,一旦以舍身作为起事成败与否的最后终点,便宣明了行动最终将以自刃作为结局。革命是为了能祓除眼前所见到的不堪忍受的污秽、丑恶,于是要用年轻、不受污染的灵魂斩杀丑陋,再借切腹自杀的完结,宣告洁净的完成。 少年饭沼所向往的,便是舍身的大义。因为结果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重要的是执行的过程。可即使怀抱无垢的信念,行动此事的本身就是不干净的存在,为了斩除邪恶,于是连刀都不免地沾上邪恶的光华。虽因清除罪恶本身而发起了革命,但革命的举措也会被激扬的尘埃玷染上,而死亡,尤其必须是自己选择的死亡,此种罚才可忏悔自己犯下的罪,透过自刃洗净污秽的灵魂。对饭沼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令人畏惧的是被剥夺了舍身的权力,盖因舍身不遂就代表了大义革命之不完美。 饭沼勋坚持着信仰,把《神风连史话》中的志士之死看成瞬间、永恒的存在之美,此种想法使勋执着地向往利落干净、纯粹的死灭。他视舍身赴死成就大义的观念为圭臬,在心内架构出至高无上的死亡美学。那般大美凌驾于世间所有存在的一切事物,正因它断然地拒绝了生存,才更彰显舍身的独到之美。小说最后的一幕令人动容,迎着晨风,毅然切腹的饭沼,一轮红日在其眼睑内冉冉升起,大义凌然。

4 有用
0 没用
奔马 奔马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奔马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