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4分

“最好的书,是把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告诉你的书”

荷马的玫瑰
2016-02-03 看过
在一个并不能确定日期的1984年4月4日,真理部的外围党员温斯顿写下了第一篇日记。此时,温斯顿和本书作者奥威尔是重合的,他们是在“为将来,为后代”书写,这是他们与未来联系的唯一途径。

写日记本身—甚至去普通店铺买这本日记本都是禁止的,如被发现,等待温斯顿的将是死刑,因为这是最严重的“思想犯”—这点他很明白。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的要将他头脑里始终不停的独白付诸笔墨。因为他还是一个没有被完全洗脑的人,也许是许多人中的一个,也许是唯一的一个,甚至是最后一个。

党的口号是“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温斯顿的工作便是“改变过去”。凡是现在正确的东西,则永远都是正确的,他要做的就是将历史篡改成符合现在的样子。而现在是瞬息万变的,因此,过去也在无时无刻不被篡改,用一个凭空瞎编的谎话来代替另一个谎话。这样一来,便能证明党永远是正确的,而那些不符合当前形势的任何文字证明,都将被扔进“忘怀洞”,消隐在一个影子世界里。而人们随之克服记忆,修正思想。很有可能,那些人们在新闻中听到的数字,历史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完全出于虚构。

过去被抹掉,而抹掉本身又被遗忘了,于是谎言便变成了真话。





...
显示全文
在一个并不能确定日期的1984年4月4日,真理部的外围党员温斯顿写下了第一篇日记。此时,温斯顿和本书作者奥威尔是重合的,他们是在“为将来,为后代”书写,这是他们与未来联系的唯一途径。

写日记本身—甚至去普通店铺买这本日记本都是禁止的,如被发现,等待温斯顿的将是死刑,因为这是最严重的“思想犯”—这点他很明白。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的要将他头脑里始终不停的独白付诸笔墨。因为他还是一个没有被完全洗脑的人,也许是许多人中的一个,也许是唯一的一个,甚至是最后一个。

党的口号是“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温斯顿的工作便是“改变过去”。凡是现在正确的东西,则永远都是正确的,他要做的就是将历史篡改成符合现在的样子。而现在是瞬息万变的,因此,过去也在无时无刻不被篡改,用一个凭空瞎编的谎话来代替另一个谎话。这样一来,便能证明党永远是正确的,而那些不符合当前形势的任何文字证明,都将被扔进“忘怀洞”,消隐在一个影子世界里。而人们随之克服记忆,修正思想。很有可能,那些人们在新闻中听到的数字,历史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完全出于虚构。

过去被抹掉,而抹掉本身又被遗忘了,于是谎言便变成了真话。二加二不等于四。

词典里的词不断的在减少。那些可能导致对党不利的词汇都将不复存在,以此达到实际上不能犯任何思想罪的目的—不存在可以表达的词汇了。因为无产者不宜有强烈的政治见解,对他们的全部要求只是最单纯的爱国心。他们将不再有抽象思维,只会从小处着眼,而注意不到大处的弊端。于是,在革命后长大的一代人,便不知有别的世界。权威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头上的天空一样是永恒且合理的存在,即使隐隐约约觉得不对,也并不懂得反抗,只会像兔子躲开猎狗一样回避。

在极权主义社会里,已经没有纯真的爱或欲念了。男女的结合不过是为了生下党的后代,而孩子们,正如书中派逊思先生的子女一样,是用来监督父母的最有利的武器。当派逊思被偷听到他犯了“思想罪”的女儿出卖时,他甚至还为自己女儿的“正统”表示骄傲。

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温斯顿与裘利亚的爱情,则无疑是一件过于大胆的“政治行为”。因为当你内心可以感到爱欲的快乐,那还有什么必要为“老大哥、三年计划、两分钟仇恨”这样的事而兴奋?

读到这里,我还一直在为温斯顿捏汗。因为他这样大胆的思考与大胆的恋爱无疑将会在任何时刻被任何人发现并举报。我总希望他会侥幸逃脱,希望作者会为这个作为这个国家“最后一个独立思考的人”网开一面,但是该发生的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事实上,七年以来,思想警察一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监视着他。

在那个“没有黑暗的地方”,迎接温斯顿的是辨别不出白天黑夜的囚禁,是饥饿,是无法想象的拷打与电刑。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

温斯顿和裘利亚曾经以为,即使他们改变了你的爱憎,改变了你的行为,内心却是攻不破的。“他们不能钻到你体内去”,她说。

可是他们错了。当他在101号刑罚室被最深的恐惧威胁时,他内心的最后一道壁垒被攻破了。他出卖了裘利亚,出卖了仅存在身体里的最后一点爱与良知,成了一具行尸走肉。而裘利亚也同样出卖了他。

而处决的枪子射进他的后脑时,他别无他想。

“没有事,一切都很好,斗争已经结束了。他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所谓反抗力量的“兄弟团”,到底存在不存在。

而如今可以安静坐在家里看完这本书的我,可以笃信书中的极权主义的恐怖已经不复存在了吗?可以将这本书当作一个遥远的故事来消遣吗?显然不行。这本书作为一本重要的政治预言,的确曾经在现实生活中上演,而如果书中描写的那些荒谬至极的情境已经同曾经有过的荒谬的时代一起远去了,为何我完全并不能轻松的当作黑色幽默来看呢?

因为即使在今天,书中对于权利控制的描写依然以一种显而易见,或者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显而易见的方式继续得到印证。

书中说,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然而在现实社会,依然有无数个“二加二等于四”的事实并不被承认、依然有被禁止的话语权与随时被篡改的新闻与教科书。而对于现在生长起来的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来说,谎言早已经成为了真理,他们成了单纯的“爱国者”,而在真正重要的问题上却视而不见。

此书也许真的有一天在某些地方会像温斯顿的日记一样,成为“孤独的鬼魂说的没有人会听的真话”,最终也消失在迷雾之中。但是我依然怀抱着希望,如作者自己在书中所说:只要说出来了,哪怕仅仅只有一个声音,真理的连续性就没有被打断。不是由于你的话被听到,而是保持清醒理智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在这千篇一律的时代继承了人类的传统。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