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试读】在黑洞中追逐光明

小米=qdmimi
2016-02-03 看过
一期不落地收集啃食《科幻世界》大约是从94年左右,有那么一阵,总喜欢跑到旧书摊上去扒拉之前的过刊,一见到“鲁文基”三个字就赶紧买下。仿西方式的黑色幽默感,老少配的个性搭档,短小却精悍的故事,不夸张地说,鲁文基系列正是最初追看科幻杂志的理由。
《科幻世界》一买二十年,直到几年前逼着只买不看的自己放手,很长一段时间路过书摊都不敢歪头。可这册《太空神探鲁文基》一到手,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尘封的旧柜子,几百册杂志堆在那里,没有点“敬惜字纸”的精神还真不能禁绝卖废纸的念头,可那成千上万个小时的阅读时间就封存在里面,那可是实打实的“无法安放的“一部分青春。

这应该就是看过的最早的《科幻世界》了,这一册好像收录了鲁文基
这应该就是看过的最早的《科幻世界》了,这一册好像收录了鲁文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阅读体验。
鲁文基到手,经过初始回忆带来的震颤,大部分篇目对于手不离书的自己已经没有了诱惑力,被比特海洋包裹已久,当年不放过每张旧纸,用整个下午从里面翻找一篇合意故事的耐心再不会有。
其实那是个连科普与科幻都未曾分野明确的时代,有限的译著让人感觉到国内与国际科幻创作巨大的鸿沟,堪比中国足球仰望世界杯。回头望去,启蒙期打破桎梏的最大努力,都保留在了绿杨的鲁文基系列里。
坚持到后来,就是在这本脱不去”儿童杂志“印象的《科幻世界》上,《三体》长篇连载像巨大的怪物般出现,并且在时隔数年后取下了从未奢望过的奖项。

我会继续留好所有的杂志和这本特别纪念册,过不了几年,女儿就会变成书中的小梅丽,而它们,就是我这个鲁文基老头从旧时光里给她拉扯回来的新礼物。
虽然小学生们已经看起了基地系列和《权力的游戏》,可绿杨的鲁文基、刘慈欣的乡村教师、柳公子的封面故事仍是拉近代沟的宝贝,呵呵。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太空神探鲁文基的更多书评

推荐太空神探鲁文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