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1分

也许不该现在看《局外人》的吧。

[已注销]
2016-01-24 看过
这个版本很好,散发着一种清晰的特殊的油墨香。译笔非常流畅,五六万字一个短篇,附上译者通俗易懂又不落窠臼的一篇评述,自成一册,强调了这篇短篇的独立性,看的时候不觉就读得很细很慢,读得认真了。

我不想从文学、哲学什么的角度,说些含糊又装逼的评论,我就是想说,这个故事本身,我有一点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可能刚好处于一种虚无绝望的阶段?看的时候,有种类似“共鸣”或者“理解”的感觉。

1. 为什么默尔索的母亲死的时候他没有哭。
文中说的,把母亲送到养老院,也是因为母亲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无聊,没有话题。默尔索多次说了,不是不爱母亲。但是这种爱,感觉是很无力的,它仅仅是一种来自血缘的温情,并没有那种深入灵魂的热情。母亲的死,既没有真实感,又真实地摆在面前,似乎是很大的事,但实际上却有种与我无关的感觉。
其实去想想我们身边亲友老人去世的场景,一些死者关系很近的亲人,哭多于嚎,伏倒在灵柩一侧,作势流下了眼泪,这一切的表演,无非是表达一下对死者的尊重,真要哭,多半还是哭自己。人总是那么道貌岸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而言,母亲去世都不哭,还像平时一样举动,似乎确实显得这个人冷血,但实际上,哭又是给谁看





...
显示全文
这个版本很好,散发着一种清晰的特殊的油墨香。译笔非常流畅,五六万字一个短篇,附上译者通俗易懂又不落窠臼的一篇评述,自成一册,强调了这篇短篇的独立性,看的时候不觉就读得很细很慢,读得认真了。

我不想从文学、哲学什么的角度,说些含糊又装逼的评论,我就是想说,这个故事本身,我有一点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可能刚好处于一种虚无绝望的阶段?看的时候,有种类似“共鸣”或者“理解”的感觉。

1. 为什么默尔索的母亲死的时候他没有哭。
文中说的,把母亲送到养老院,也是因为母亲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无聊,没有话题。默尔索多次说了,不是不爱母亲。但是这种爱,感觉是很无力的,它仅仅是一种来自血缘的温情,并没有那种深入灵魂的热情。母亲的死,既没有真实感,又真实地摆在面前,似乎是很大的事,但实际上却有种与我无关的感觉。
其实去想想我们身边亲友老人去世的场景,一些死者关系很近的亲人,哭多于嚎,伏倒在灵柩一侧,作势流下了眼泪,这一切的表演,无非是表达一下对死者的尊重,真要哭,多半还是哭自己。人总是那么道貌岸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而言,母亲去世都不哭,还像平时一样举动,似乎确实显得这个人冷血,但实际上,哭又是给谁看的呢。
母亲年纪大了,总是要死去的,自己也总是要死去的,死的时候,别人哭不哭又有什么意义呢。死者已死,留给生者的只有追念而已,除此之外,哭泣是真正有意义的吗。到底为什么没有哭?就是,没有哭泣的冲动,不为什么,仅此而已。

2. 默尔索为什么要杀那个阿拉伯人。
至于为什么他接过了枪,前文交待过,完全是顺坡下的举动。枪就是刚好在他手上的,阿拉伯人也是恰巧独自出现在他视野里的。不能说他大半原因是因为胆怯,为了自我防卫。我们可以看到,凡是阿拉伯人出场的部分,那双冷冷的监视的眼睛都令人不适,从47到61页,每页上都描写了很多太阳晒得人身心不适的场景。在太阳的炙烤下,瞬间的失控了、出离了,枪又是一种厉害的凶器,几乎不需要什么动作,也不需要什么时间,一闪念的工夫,人就死了。为什么补了4枪,我倒觉得只开了一枪才奇怪,才显得有预谋,原因就是来源于片刻的绝望和疯狂,我是这么理解的。

3. 关于找律师和上法庭的问题。
他喜欢玛丽,说不上爱,结婚都是无所谓的。找律师,上法庭,这一切都好像跟自己没关系一样,根本没有激情去做什么麻烦的事。他没理由喜欢律师,随便吧,就让别人随便安排吧。
可以说,他是一个被抽走了做任何事的“动机”的人。
他所说的自己的所有的罪行,不过是如实回答了问题,只是对方问问题的方式把他推向一个不利的局面。对此他没有挣扎,这世界就是这样荒唐,谁知道自己只是坦诚地说了真实情况就要被扣上有罪的帽子呢。
最后问他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他思考了一下说没有,嗯,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啊。他们说的事情都是事实,他们就“母亲去世都没有哭”判断“这是一个冷血的杀人犯”这个逻辑很荒唐,还能说些什么呢,他们会相信他们认定的冷血杀人犯说的话吗。你是默尔索,你要说什么?生性寡淡,平凡、平淡、虚幻、无望地活着,像走在雾里一样地活着,像观察别人的故事一样看着自己的庭审,这样的默尔索,你还要他说些什么呢。

4. 默尔索是有求死的欲望吗。
也许有一点,但总体来说还是想活的。去游泳,去看电影,去约会,这样的生活是他想过的,因空虚的生活是轻松的,而死亡是未知的,所以死亡是令人恐惧的,还是活着比较好。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和死亡产生关联,意识到了以后他的精神也不是没有挣扎过。但是最后,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那么,他就去赴死了。

5. 拒绝牧师。
让鸡汤和宗教都去死吧。给人灌输荒唐无据的希望,简直比法庭上那套逻辑更可笑。
当你活着找不到真实感,对任何的事情都并不真正有兴趣,没有一份感情深入骨髓,他们说“你这样不好,你要打起精神来”。
当你什么错都没犯却受到了惩罚,他们说“你总归是有罪的,你应该忏悔”。
全是废话,“从墙砖上看出上帝的影子”?荒谬,没有任何用,他们却用这套自洽的说辞来试图改变你的世界观。我也不喜欢废话,不如渺小而慷慨地一死,死可能还是种解脱,总比这一切扰人的人间事来得清爽。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