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极权国家的劳动机器

钱厄运小姐
2016-01-24 看过
    作者在序言中便将苏联劳改营与纳粹德国集中营联系在一起。“像个政权都是通过划定他们将要大规模迫害并消灭的‘敌人’或‘劣等人’的种类而在某种程度上是自己的行为合法化。”如果说爱,能将人与人联系起来,从而构成一个群体,形成一个社会,那么恨,将会提供一种更紧密的关系,形成一种利益集团,而且易于被一个领导所操控。
    关于这些利益集团的领导——希特勒和斯大林,两个大独裁者,也是无法分开讨论的。独裁者最终定会将个人抱负和国家前途混为一谈,或者干脆说是把国家前途作为个人抱负的垫脚石。而为了让更多的人来实现独裁者个人权利的最大化,他们提出了很多口号,也虚构了很多敌人。希特勒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斯大林是一个反民族主义者,但他们同样都大规模逮捕过波兰人、犹太人、鞑靼人。他们以民族利益人民利益为口号,却从不人民正真的生活放在心上。希特勒在战败之前对他“毕生热爱”的日耳曼民族实行焦土政策,斯大林从不相信自由工人可以提供更有效的劳动力。说到底,独裁者需要的不是人民,而是机器。
   但历史多次证明了,人类注定无法成为机器,思想隔离、洗脑宣传的影响是有限的。领袖的画像无法遮挡一个国家的荒凉与凋零。希特勒要求所有的刽子手为自己的残忍行为感到骄傲,而斯大林更过分的要求所有的受害者为刽子手对他们所做的残忍行为拍案叫绝。不论是纳粹集中营还是劳改营,被关押的人们所受到的第一场虐待就是从家庭中剥离出来,夫妻子女同时入狱的会被分开关押,一方入狱的会严格限制书信和包裹往来。家庭关系的存在使人们愿意为了家人去奋斗,也愿意为了家人去忍受。但是独裁者不能忍受这种有可能高于自己权威的关系的存在。机器不需要父母,机器不需要感情。拆散家庭,挑拨亲人关系,让怀疑和猜忌成了人们的主要关系。斯大林就是为了告诉他的人民,没有任何一个人是靠的住的,是能保护你们的,除了你们的伟大领袖。“去个人化”“剥离家庭关系”,成为了极权主义发展中必不可少的第一步。也是造成集中营中惨象寰生最根本的原因之一。从人中剔除人性,如同从肉身中剔除筋骨。古拉格虽然是一个国中之国,但也不是完全独立的,根据路西法效应,大部分看守,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渐渐丧失人性,而他们是与外界存在着种种联系的。古拉格体系的恶性影响,通过他们,终将波及整个苏联的土地。
    这一点古拉格似乎做的相当成功,但其实做的相当失败。在古拉格中,家庭关系寡淡的不值一提,但是新的小团体随之诞生,“职业罪犯”,“政治犯”,“告密者”。人与社会,需要一些切实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关系作为依托和支柱,显然,对伟大领袖的个人崇拜还远远不够。而无数低于道德底线的生存法则的产生,也必然超出了伟大领袖的预期。
    独裁者最大的特点应该是自恋。他们不但高估自己的个人魅力,还会高估自己的个人能力。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会觉得自己有着控制宇宙运行的能力。他们都曾在军事上横扫了一片土地,因而他们认为像政治与经济这种温文尔雅的东西,不过需要自己动动手指就能解决。
    既然古拉格在经济建设上的作用已经被各种专家否定了,那么它的存在可以说是没有给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提供任何利益。唯一的收益者,就是当时的独裁者。高压政策在斯大林死亡后迅速的土崩瓦解,甚至拖着整个苏联政权下水之后,成了前苏联,乃至现在的俄罗斯人民心头一块不愿被揭开的伤疤。经历了长期极权主义洗脑教育的一代人,已经忘记了自由的美好。最让人费解的是,那些曾在古拉格里拼命寻求自由和平等的人,在解冻之后显得无所适从并且强烈怀念起被奴役的时光。不知道斯大林泉下有知会不会笑出声音。
    古今中外,从秦始皇到沙皇尼古拉斯,到各种大独裁者的经历,都指向了一个结论——人生而为人,并非机器。希望在历史继续推进的过程中,这一道理将会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成为真理,铭记于人们心中,统治者不能忘,人民自己更不能忘。就算未来世界的血腥气味不会变得稀薄,也不要总在一个已经论证的错误上再牺牲一些国家几代人的生命。
0 有用
0 没用
古拉格 古拉格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古拉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拉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