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感想:2016年第一本五星好书】

sunshy
2016-01-15 看过
【今年第一本五星好书,有对“如果幸福”这种大问题抽丝剥茧的分析,也有对“如何更好地工作”这种小道理循循善诱的教导。书名“象与骑象人”这种心理意象的阐释,本身就很有新意也很有利于解读很多生活中的心态。内容真的很充实而广泛,且要言不烦。】

“在人类这种超群居社会中,社交关系处理得好的人容易成功。重点不在于你知道什么,而在于你认识谁。简言之,邓巴认为,人类之所以会进化出语言,是因为人要靠语言来说长道短。不管沟通方式有多原始,消息灵通的人总是比消息不灵通的人有优势。”【流言蜚语在不知不觉间,建立了我们对周围每一个人的评价体系。和买东西一样,我们更关注差评。风评不好的人,一般我们都会本能的敬而远之。】

“ 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只有通过我们自己对事件的诠释才能影响到我们,所以只要我们能控制自己对事件的诠释,就能控制自己的世界。”
 “大部分人都非常满足于外表建构的假象,乐于把假象当成真实,事物的表象比事物的真相更具影响力。”【事实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是事件的解读。】

- 所有关系在一开始时,都处于非常微妙的阶段,付出过多(似乎给人一种不顾一切之感)或付出太少(你好像有点儿冷漠且拒人于千里之外),都会毁掉彼此的关系。健康的关系来自平衡的施与受,尤其是适当地互送礼物、互相帮忙、互相关心、互吐心声,都是培养彼此关系的重要技巧。【热情过了头,就成了骚扰。而给别人的回应太少,为人冷漠的名声就不胫而走了。】

- 现在,他们已不受情绪干扰,那么他们是否会变得非常讲求逻辑,能看穿蒙蔽其他人的感情迷雾,走向完全理性之路?情况刚好相反,他们会发现自己连简单的决定或目标都没办法做出,整个生活分崩离析。当他们看着外在世界时,会心想:“我现在该干什么?”摆在他们眼前有好几十种选择,但他们的内心没有喜恶。因此,每项选择都必须用理性一一去分析对错,但是因为他们内心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也找不到选择的理由。而其他人面对这个世界时,充满各种情绪的大脑会立即、自动地评估种种可能性,做出最佳选择。只有在两三个选择都不错的情况下,我们才需要用理性衡量不同选择的利弊得失。人类的理性其实非常依赖复杂的情感,因为只有当充满情绪的大脑运作顺畅时,理性才得以运转。【理性只能进行很小范围、很少可能的分析,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依靠潜意识的个人好恶来判断。因而我们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 人类的心理对坏事的反应要比对好事的反应更快、更强烈、更持久。人类的心理就是会主动去搜寻并回应威胁、侵犯及挫败,所以我们没办法强迫自己从好的角度看事情。正如富兰克林所言:“一点点病痛,我们就感觉得到,而健康得活蹦乱跳,我们却毫无知觉。”【长大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对痛苦敏感,对幸福麻木。】

- 两人对某事意见相左时,其实是感觉在先,后来再来编理由反驳对方。就算你驳倒对方,难道对方就会改变心意,接受你的论调吗?当然不会,因为你驳倒的,并非对方真正的立场,他的立场是在他有了判断之后才临时编出来的。【比起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更有效也更重要。因而所有的销售和谈判高手都极其敏锐且擅长于人情。】

- 单靠意志力,控制化系统是很难打败自动化系统的。控制化系统跟一紧绷便疲惫不堪的肌肉一样,很快就疲软无力,举白旗投降。不过,自动化系统则是无须费力且全年无休地自动运转。【专注力既是可以锻炼的,也是必须要锻炼的。】

- 幸福其实是来自对人生的投入,而不是与之脱离。【所以不劳而获真的不会多么快乐,时间久了很容易麻木,很容易沉溺于寻求刺激。】

- 我们之所以说理,为的不是找出真理,而是想找到理由来支持我们直觉所认定的想法(即大象所认定的想法)。沮丧的人心里有三种认知,即“我这个人很糟糕”,“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我的未来毫无希望”。【每一次的沮丧都是自己把自己批评的太厉害。】

- 我们之所以喜欢把丑闻当娱乐,是因为丑闻会让我们心生轻视别人之感,这种道德情绪也会让我们产生道德优越感。最棒的是,大家可以一起轻视别人。【所以电影院里灾难片都很卖座,一群人吃着爆米花地幸灾乐祸,不要太爽哦。】

- 从长期来看,不管在哪种环境下,乐于与人合作但保持警戒不受骗,绝对都是最优策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古老智慧,已经被反复论证了。】

- 人际往来原本就是大家互比手腕。我们一定得拿自己跟别人比,拿自己的所作所为跟别人的所作所为相比,还得编出对自己有利的说辞。(之所以会出现抑郁,就是因为自己编的这套说辞走了样,变成了贝克的三种错误认知[参见第 2 章]:我很烂,这个世界很可怕,我的未来一片黑暗。)我们在拿自己跟别人比时,要么就是膨胀自己的价值,要么就是贬低别人的价值。

- 邪恶两个最大的成因是:自尊心太强及道德理想主义。- 但是如果你的自尊心过强,造成自己脱离现实或过度自恋,你就会很容易觉得受现实所迫。而当面对这些威胁时,特别是年轻人,往往会激烈抨击社会。- 理想主义之所以危险,是因为理想主义总是认为目的可以让手段合理化。如果你是为了善或上帝而战,那么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大家都不重视法律规定,但是重视形成所有法规之基础的道德原则。不过,一旦道德使命与法律相抵触,我们通常就会站在道德使命这一边。【过于在乎自尊,就会变得睚眦必报,草木皆兵,敏感于外界对自己的一言一语,稍有嫌隙便奋力反击,捍卫的动机却以互相伤害收场;执着己方的理想,很容易将别人否定成一种邪恶的存在,低劣的存在,必欲除之而后快,多少屠杀不是在一面高扬的道德旗帜下进行的。】

- 佛教及斯多葛学派教诲我们:追求身外之物,或强求世事如己所愿,最后只是一场空。幸福只能内求诸心,断除对身外之物的执著,对一切采取接受的态度。

- 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固然让人幸福,但这种幸福通常很短暂。- 换言之,追求目标时真正重要的是过程,不是结果。因此,先为自己设定目标,每朝着目标前进一步,我们都会感觉到朝着目标前进的幸福与满足。成功来临的那一刹那,我们心里的感觉其实是像走完漫长的旅程卸下沉重背包时的那种如释重负之感,而不是欣喜若狂。人们总是朝着目标,全力以赴,以为自己达成目标时会欣喜异常。然而当成功降临时,我们其实只是感觉到一点点短暂的幸福感,这时我们不禁要问:难道就是这样?于是我们会忍不住去贬低自己的成就,认为自己的努力根本是一场空。【过程比结果重要的书面解释】

- 在真实的人生里,你可以拼命努力,累积大笔财富,拥有满园果树等,但是你最多也只能如此,因为你无法改变自己“平常的自然平静状态”,你积聚的财富只是让自己对金钱有更高的渴望,但你并不会比有钱之前还要幸福。因为不了解追求身外之物只是徒然,所以我们才会不停地追逐,努力让自己成为人生游戏中的赢家。我们一直想拥有比现在更多的东西,追呀,追呀,追个不停,就像一只在转轮上跑个不停的仓鼠。

- 心流体验的关键在于,这是一个能让你全心投入的挑战,你也具备面对这项挑战的实力;在进行活动的过程中,每进一步,你马上就得到回馈(进展原则),每一回合的交涉攻防,每唱对一个音,每画对一笔画,都会让你心中闪现一阵又一阵的积极感受。在“心流”的状态中,象与骑象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时,大部分都是象(自动化过程)处于主导,一路顺畅地向前奔跑,而骑象人(有意识的思想)则完全沉浸其中,搜寻问题与机会,协助象顺利运作。

- 感官享乐的效益并不持久,感官享乐当下感觉很强烈,但是很快就会消退,而当事人事后则不会因而多长智慧或变得更强。更糟的是,感官享乐会引诱人沉溺其中,让人远离对自己更有益的活动。

- 人的炫耀性消费与非炫耀性消费的心理是不同的。炫耀性消费指的是别人看得到的,被我们拿来当做个人身份地位象征的消费品,这些商品就像一种武器竞赛,其价值并非来自其客观资产,而来自别人对该商品的评价。

- 炫耀性消费是一种零和游戏:个人借由自己地位的提升来贬低别人。而且,我们很难说服一整群人或是属于该亚文化的人放下这种竞争心理,回归基本需求的消费行为。相反,非炫耀性消费指的是其价值来自商品及活动本身,且多属私底下消费的行为,其消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展现身份地位。

- 经验之所以比实物更能让人幸福,部分原因是经验带有较高的社会价值。活动能让我们与别人建立联结,物质却会加大我们与别人之间的距离。

- 受“物竞天择”的影响,大象在人生游戏中本来就一心求胜,而其赢的策略有部分就是让别人印象深刻,心生艳羡,以达到鹤立鸡群的效果。因此,大象在意的是名,快不快乐不重要,大象行事的目标总是定在别人的目光上,一心只求好名。就算做别的事可以让自己更幸福,大象也还是会受进化本能的驱使而追求名声。

- 因为选择越多,我们的期待就越高;同时,选项越多,我们越不可能挑到最好的选项。

- 关系亲密的男女彼此间有许多利益是相互冲突的,因此进化理论不认为爱情关系是一种为了养育子女而形成的和谐伙伴关系,而是人类文化所具有的一种普世特质 —— 男女刻意去建立一种可以维持数年的(婚姻)关系,以期限制彼此的性行为,并将他们与孩子及彼此之间的关系予以制度化。

- 我相信世上有真爱,但它不是永远不熄的激情。真爱,是两人之间坚定共许的强烈友爱,辅以一些激情,这是一种能支撑起坚实婚姻的爱情。

- 如果你正身陷激情之中,想讴歌胸中热情,那么你应该阅读诗歌。如果你的激情已归于平静,想一探爱情关系如何演变,那么你该读心理学。如果你刚结束一段爱情,想让自己相信,没有爱情自己反而可以过得更好,那么你应该去读哲学。

- 虽然我希望生活在一个人人愿意行善的世界,但我却更愿意生活在一个至少有一个人特别爱我,而我也会以爱回报的世界。

- “(一个人)所属的群体越脆弱,他对群体的依赖便越少,于是他最后会越来越依靠自己,眼中便只有根据自己利益所建立的行为准则,视其他为无物。”

- 我们需要跟他人互动并紧密联结;我们不仅要能施,也要能受;我们需要一份归属感。追求极端个人自由相当危险,因为它鼓励人们离开家庭、工作、城市和婚姻去追求个人及事业上的成就,但也因此切断了最能帮助自己实现理想的关系。

- 逆境不仅仅让我们知道谁是酒肉朋友,谁是可以患难与共的好友,还会强化人际关系,让人们打开心扉。我们会对自己关心的人表现出爱意,而在患难时关心我们的人,我们会对其心存爱心与感激。
- 逆境之所以是人类追求完善人生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是因为逆境迫使我们停下脚步,让我们有机会注意到其他歧路,思考我们真正想要的人生终点。

- 心理健康快乐的人,其不同层次间的人生目标较为一致。也就是说,其高层次(长期)人生目标与低层次(近期)人生目标彼此互相契合,所以在其追求短期目标的同时也促进其长期目标的达成。人在饱受创伤之后,原有的信仰价值体系会受到动摇,自身界定事物意义的能力也会被剥夺,但这样的过程会迫使人们努力振作起来,这时人们往往会借助上帝或其他更高的人生价值,以作为统整自己生命的力量。有些人会把握这种危机,让自己的人生重新散发出顺境时所不可能有的光彩。因此,当人们说他在面对逆境之后成长许多时,他们可能想说的是,其内在不同人格层次间已变得更连贯、更一致,他们的朋友不见得看得出这种改变,但当事人却能从中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力量、成熟与智慧。

- 孩子需要规范,才能学会自制,也必须经历无数的挫折才会领悟:要成功,就必须持续不懈地努力。孩子应该受到保护,而不是被溺爱。

- 智慧不是别人给的,一定得靠自己去发现,走过无人的荒野,无人可依靠,无人能卸除我们的责任,只有自己的智慧才是最后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唯一观点。
- 知识可分两种:显性( explicit )知识及默会( tacit )知识。显性知识是指我们所知的、有意识说出口的、不受时空条件所限制的事实。不管我在何处,我都知道保加利亚的首都是索非亚。学校教的知识就是外显知识,骑象人会去搜集知识,然后整理归档,以备来日推理之用。不过,智慧来自默会知识。默会知识讲的是过程(强调“知其所以然”而不是“知其然”),要获得这类知识不需要别人帮助,而是跟个人的价值观有关。默会知识存在于大象之中,它是大象自人生经验中日积月累磨炼出来的技巧。默会知识还会随时空环境的不同而变化。不管是想结束一段感情,给朋友意见,还是解决道德争议,都没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标准做法。
- 智慧是一种能让我们在两者间取得平衡的默会知识。第一,有智慧的人能在自己及他人的需要以及非当下人事物(之后可能因此受到负面影响的组织、环境或人)的需要之间找到平衡点。无知的人看事情非黑即白,他们有一种“坏人一定坏到底”的迷思,而且其受自身利益之影响非常明显。有智慧的人能从别人的角度来看事情,也能了解世事不是非黑即白,中间有深浅不一的灰色地带,所以他会选出一个长期而言对每个人最有利的计划。第二,有智慧的人能平衡地采用以下三种回应方式:自我调适(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塑造环境(改变环境),以及选择(选择新的环境)。第二种平衡基本上回应了祷文中的这句话:“主,求你赐给我心境坦然之恩,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勇敢去改变我能改变的,并赐给我智慧去分辨认清。”如果你听过这段祷文,那么你的骑象人知道该祷文的内容(外显知识),如果你在生活中实践祷文,那么你的大象也知道祷文的含义(默会知识),此时,你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 古希腊人把道德焦点摆在个人人格上,所问的问题是“我们每个人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现代伦理学却把焦点摆在行为上,所问的问题则是“某项行为是对或错”。
- 道德焦点从人格道德(characterethics)转向困境道德(quandaryethics),使得道德教育的重心也从原来的美德转向道德推论。如果道德涉及两难困境,我们的道德教育就会变成一种解决问题的训练。我们必须教孩子如何思考道德问题,尤其要教孩子克服原有的自我,去考虑到其他人的需求。
-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道德教育开始把骑象人跟大象分开,只训练骑象人独自解决问题。标准的上课方式就是,先上几个小时的个案研究,接下来在教室里讨论种种道德困境,然后就播放影片(影片中的当事人遇到种种道德困境,之后做出正确抉择),如此,孩子便学会如何思考道德问题(而非何为道德)。之后,课程结束,骑象人趁着下课时间又跑回去坐在大象背上,一切照旧。教孩子理性思考,然后期待孩子表现出符合道德规范的行为,这就像去摇狗的尾巴好让狗高兴一样,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 一旦我们拿掉一个人的身份跟背景,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依据。一个漂浮于空中、没有性别、没有年龄、没有职业,也没有文化,单单只是一个空泛的“人”,你怎么讨论他应该具备什么美德?由于现代的伦理学忽略具象,使得我们的道德观越来越淡薄 —— 表面看似放诸四海皆准,实际什么也没有。麦金泰尔指出,美德必须以特定传统为基础才得以茁壮成长,但现代人已失去美德的语言,所以现代人很难找到人生的意义、一致性与目的。

- 社会学家涂尔干发现,脱离社会束缚与自杀行为两者互为关联,所以涂尔干想出一个用词 ——“ 失范”( anomie )。“失范”是指,一种没有明确规则、规范或价值标准的社会所呈现的状况。身处失范的社会中,人们可以为所欲为,但人们会因社会缺乏明确标准或权威社会组织来建立价值标准,反而难以找出自己想做之事。失范会让人产生无限空虚及焦虑等感觉,使社会出现更多没有道德及反社会的行为。

- 人们本来就很容易因些微差异,将别人归类为对自己不友善者,所以在我们推崇多元化的同时,是不是也强化了人与人之间的区隔?相反,如果我们推崇人与人间的共同性,是否就可帮助大家团结一体,达成共识?

- 在所有人类文化中,群体生活都有两个很清楚的维度:一个是以水平维度所表示的亲密或喜爱度,另一个则是以垂直维度所表示的阶级或社会地位。

- 建立在亲密关系之上的爱会有一个特定对象,一旦这个对象不复存在,爱就会变成痛苦。

- 当我们问“人生意义为何”时,我们并不预期能找到直接的答案(比如“42”这样的答案),而是希望得到一点儿启发,一些能让人发出惊叹的体验,突然之间,以前我们所不了解或认为微不足道的事物,都变得有道理起来(就好像正方形来到三维空间时一样)。
- 对人而言,爱与工作就像阳光及水对植物那般重要。当弗洛伊德被问到“一个正常人应该怎么做才能活得好”时,他的回答是“爱与工作”,而他也因此得以流芳后世。……“只要人知道如何工作,如何爱人,人就可以在这世上活得更精彩,我们要为自己所爱的人工作,也要热爱自己的工作。”
- selfdirection)。从事低复杂度、高重复单调性工作的人,对工作产生的疏离感最高(会有无力感、不满足感,而且觉得自己跟工作是分离的)。工作内容较有变化、较具挑战性,且在工作中比较有回旋空间者,对工作的满意度则远高于前者。
- 在最好的状况下,工作意味着联结、投入及承诺。正如诗人纪伯伦所言:“工作是爱的具体展现。”托尔斯泰也曾用以下这段话回应:……爱及工作影响人类的幸福,只要我们能掌握爱及工作,我们就能充分展现自己,与别人联结起来,让自己超越原有水准。只有建立起正确的联结,人才可能幸福。所以,正如佛陀及爱比克泰德所言,幸福不只来自我们的内心,还受内在及外在因素相互结合的影响(正如我在第5章结尾所建议)。我个人认为,正确的幸福假设应该是,幸福之道在中庸。
- 当人们肉体、心理及社会文化三个生存层次的生活连贯一致时,人就会找到人生的意义。

- 我不觉得能找到特别激动人心的答案,但是如果我们能运用古老的智慧及现代科学,或许就能找到人生本身的目的。本书最后提出来的幸福假设是:幸福之道在中庸。幸福不是我们能够直接找到、获得或实现的东西,必须先具备一定条件,然后再耐心等待。有些条件在自己本身,比如个人性格的不同层次及部分的连贯一致,有些条件则在自己与其他事物间的关系:就跟植物需要阳光、水及土壤才能成长、繁茂一样,人需要爱与工作、全心投入,人也像蜂群一样,能从群体之中感受到超越自我的意义感。只有这样,才能过拥有有意义的人生。因此,只要你能与这几个客体之间建立美满的关系,人生的目的及意义就会自然浮现出来。你会意识到,你的人生是好的。

 一个没有自由派的社会,对许多人而言是一个严酷暴虐的社会,而一个没有保守派的社会,则会出现涂尔干所说的社会结构及束缚解体的乱象。人越自由,社会就越混乱。想寻找人生的智慧,就要从自己最想不到的地方开始——死对头的“内心”。自己阵营的想法,你已知之甚详,如果你能放下“对方是恶魔”这样的心理,你可能就会第一次发现对方的想法也有其可取之处。以中庸之道(平衡),找寻人生的智慧——不管是古与今,东方与西方,甚至保守与自由,中庸之道都可让我们选择正确的人生方向,找到人生的满足、幸福及意义。人生不单单只是选定目的地,然后一直走过去——骑象人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只要善用人类的智慧及科学知识,我们就能驾驭大象,掌握自己的潜能与限度,拥有充满智慧的人生。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象与骑象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象与骑象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