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推理小说的时候,我想看什么

猫大婶
2016-01-13 看过
推理小说当然希望读者想不到,想到了作者还怎么玩?
可是,合上这本书时我忍不住想:从本格派推理到变格派推理再到说不清是什么的“推理”,变的是从严谨到浪漫的描写方式,还是从根本上改变了“诺克斯公平守则”?
还有,我在读推理小说的时候,想看的其实是什么?
我认为,当我选择一本小说的初衷是和作者玩一场脑力较量,那被藏匿和虚化的有效线索就变成了令人不快的作弊;而如果我仅仅是想听一个别开生面的好故事,那么写作的精彩程度、离奇程度则是阅读的首要条件。
上述如果说法别人也赞同的话,不妨回头看看阿婆这本小说:
首先,阿婆使用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交替出现的章节叙述形式,就像是一场电影的不同视角,当我们慢慢融入到第一人称所在的环境、跟着或喜或忧时,忽然抽离出来,看到另一个场景,由此“推断”这是作者所想要揭露的“真相”。
而且,这样写也很有文学性。
我猜阿婆用这样的手法,希望的就是“误导和藏匿”,但这方式不仅做作,还有个毛病:抽离太多,不易入戏,让人觉得生硬,感到别扭,怀疑章节出现的必要性,进而怀疑凶手本身,这样一来,反而破坏了小说本希望创造的思维障碍。
“适得其反”。
但如果不这样进行呢?似乎会影响作品的精彩程度,“凶手会被一下子被猜出来”,毕竟在虚拟世界,凶手总跟在侦探身边,而这次的可疑人太少,总会有读者猜到的。
那么,对于那个真凶,阿婆塑造的又如何呢?
他的杀人动机是可信的,但做法不仅少有推导线索作支撑,在最后的解释环节更是奇葩,以至于阿婆不仅大量使用了“运气”这个词(你以为是用在假冒凶手身上的?哈!),更在写到D姓杀人事件时,说出一句“反正你知道,周围一定有以D开头的人”……这是多不负责任的说法,甚至让人以为她写到这,已经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
回想阅读过程中,我怀疑过B姓死者的姐姐和她情人有一腿,但由于姐姐理智,未必会杀人,也怀疑过C姓死者的秘书和真凶勾结在一起,可当我想到“做法”就打住了:该如何实施呢,嫁祸和其他三个死者的死亡过程——
因为这,我跟随阿婆的侦探,一路探究凶手的行为和心,可到了最后,一切诱导和实施,归根结底都是“运气”的功劳,还有替罪羊的癫痫和失忆(为什么糊里糊涂被选中又没报案)……这不叫离奇,这叫魔性,真让人不太爽了!
在我看来,运气这事主要发生在现实世界里,是老天爷指尖的玩具,不属于虚拟世界,更不属于编故事和看故事的人。
好故事的存在,一方面在于逻辑,另一方面在于情感,这二者在现实世界基本都败给了命运,所以郁闷的人们才会想看、想听,否则干吗读推理小说,直接看彩票获奖名单不得了!
当然,我真的很喜欢阿婆。因为《无人生还》里的一段话,让我觉得她是世上少有的开明、聪慧、真诚的人,可是眼前这本书,刨除那些细琐的幽默吐槽,我并没感受到上述优点。
相反,我觉得欲盖弥彰,其实是她认为自己这故事本身有点儿傻。
1 有用
0 没用
ABC谋杀案 ABC谋杀案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ABC谋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ABC谋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