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己卯本第一回

蘭台公子
2016-01-08 看过
      己卯本第一页即护官符。

      宁国公、荣国公之称非满清封爵格式。满清宗室爵位,固山贝子之下,振国将军之上为公爵,为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不入八分镇国公、同奉恩辅国公、不入八分镇国公、同恩辅国公。所谓“八分”指的是八种标志,即朱轮(红轮车)、紫缰(所乘马匹可用紫)色缰绳、宝石顶(清制一品官员可用珊瑚顶,宝石顶在珊瑚顶之上)、双眼花翎、牛角灯、茶塔子(盛热水用。类似今日之暖壶)、马坐褥和门钉(府门上的铜钉)。“入八分辅国公”以上的封爵,则可享用上述八种标志。非宗室公爵在前期有三等,多有封号,如郑克爽降清,封为海澄公,岳钟琪封三等威信公,阿桂封诚谋英勇公。清朝以前,宁国公、荣国公多有,宋徽宗赵佶即曾被封为宁国公,其他元朝高智耀、高睿父子,明朝王真、魏良卿均曾被封宁国公,荣国公如隋之来护儿、唐之高满政、宋之刘光世、明之梅殷、张玉、姚广孝。宁因南京别称江宁而得名。荣国乃一古国名,荣伯姬姓,与周武王同辈,其封邑约在今陕西户县西。

       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原型乃李煦之子。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后又有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盖以曹家世交李家为原型,李煦之妹嫁与曹寅,李煦生有二子,名曰李鼐、李鼎。

      紫薇舍人即中书舍人之别称。薛家乃紫薇舍人薛公之后。唐开元元年,改中书省曰紫薇省,见《新唐书•百官志》。

      己卯本正文有缺页,文自“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始。

      甄士隐之女名唤英菊。己卯本与庚辰本相同。甲戌本、戚序本、梦稿本、程高本均做英莲。甲戌本英莲旁有朱笔批语,“设云应怜也”。似乎此女曹雪芹本意称之为英莲,后又为其改名,称为英菊。后文中此女改名香菱,秋菱。第五回其批语为“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荷花即莲花,似乎英莲之名较佳。

      倦时拢书。甲戌本、庚辰本、戚序本、程甲本均作手倦抛书,应是己卯本之误。北宋蔡确,《夏日登车盖亭》诗云: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赤瑕宫神瑛侍者。甲戌本此处有朱笔旁批:点红字玉字二。有朱笔眉批: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极!则为赤瑕宫之称确矣,梦稿本、程高本妄改为赤霞宫,并将女娲补天石与神瑛侍者两者合二为一,大谬。

      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为无。己卯本原倒数第二字是一“还”字,改为“为”。甲戌本、戚序本、程甲本作“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庚辰本作“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为无”,梦稿本作“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舒序本作“色色空空地,真真假假天”。不知己卯本此处之改是否陶洙所为。然以己卯本、庚辰本之“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为无”观之,是很典型的回文联,颇有奇趣,似较其他本为佳。

      烈日炎炎,芭蕉冉冉。冉冉,柔软下垂貌也。曹子建《美女篇》有“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之句。

      满地晴光护玉栏之误。甲戌本、庚辰本、戚序本、梦稿本、程甲本均作满把晴光护玉栏,当为己卯本之误。“把”为动词或量词、介词均可,然意境不一,作动词,意味满满地握着晴光护着玉栏,作量词,满满的一手晴光,护着玉栏,作介词,满满地用晴光护着玉栏。不知作者本意如何。《红楼梦学刊》2015年第五辑有《“满把晴光护玉栏”的校勘与释义》一文。

      神京路远。作者避讳写实,故称朝代失落无考,故不曰北京、南京,文中神京、京都、中都、长安皆虚指。

      大比、春闱:《周礼•地官•乡大夫》谓:乡大夫每“三年则大比”,至明清则成科举之称。乡试、会试、殿试均三年一次,乡试在秋,称秋闱,次年春会试,称春闱。

      封氏孺人。明清时七品官员母亲妻子成为孺人,红楼梦云朝代无考,故虚以孺人称呼甄士隐之妻。明清四品官妻子称恭人,五品官妻子称宜人,后文贾蓉封了五品龙禁尉,秦可卿灵牌疏上写“贾门秦氏恭人之灵位”,秦可卿是五品官妻子而署恭人,非作者写错,特不与实际相合也。

      好了歌注,昨怜破袄冷,今嫌紫蟒长。甲戌本、庚辰本、戚序本、梦稿本、程甲本均作昨怜破袄寒,昨怜破袄寒格律为平平仄仄平,乃五言之常见格式,己卯本误将“寒”作“冷”。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己卯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