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娓娓道来

马蹄北去
2016-01-06 看过
能读到这个集子实在是一种幸运,几乎所有我所感兴趣的方面,都在其中有所提及,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多。
《书籍》曾在一本文选上读过,此次重读亦有诸多感受,依然惊讶于博尔赫斯对文学惊人的洞察力。言语的轻盈与文字的笨重,圣书的概念,蒙田的观点“愉悦的阅读”(批判了乔伊斯,不过倒不那么认真),爱默生对书籍的看法和博尔赫斯自己对书的喜爱,不同国家代表作家与其国民性格之不同。(那么中国是鲁迅吗?)
《不朽》则是较为哲理性的一篇,谈到历史上各种不朽的概念,柏拉图,苏格拉底,塔西陀,阿奎那,叔本华以及柏格森。也谈论自己对于不朽的看法。卢克莱修的论述最早在内格尔那本《人的问题》中看到,也一直是我的信条。博尔赫斯对于个人不朽的恐惧和集体不朽的信念(柏格森《创造进化论》生命意志)。
《伊曼纽尔·斯威登堡》一篇谈论了传奇人物斯威登堡的作品,最早知道此人时,我只当其为罗吉尔·培根,卡尔达诺式的怪才,此次方才详细他新颖的宗教观——艺术的拯救和对圣愚的拒斥。
《侦探小说》一文对于我等侦探小说爱好者来说自然是倍感亲切。文体区分之不必(想到还有不少人斤斤计较于本格派,社会派之争,不得不说博尔赫斯已走出甚远),对《堂吉可德》的侦探小说式解读莫名戳中笑点。对爱伦坡,柯南道尔和切斯特顿的分析(此处泄底莫格街谋杀案,弓区谜案,黄屋奇案,隐形人),指出爱伦坡的贡献,将写作由精神创造转为智力创造,为侦探小说定下的基调(幻想性与智力的结合)。此处博尔赫斯因其对幻想作品的偏好将冷硬派作品视为侦探小说衰亡之特点,刚好与毛姆的看法相反(他将钱德勒看作侦探小说之巅峰)。结尾处是对侦探小说这一文体的赞美,称其为对秩序的拯救,心中升起神圣之感。
《时间》或许是技术性最强的一篇,可看作是一篇对“时间”这一概念哲学普及文章,柏拉图,普罗提诺,圣奥古斯丁的时间观。提到了芝诺悖论,博尔赫斯表面上将其归为连续统和集合论的问题加以解决,但其实质却更像是柏格森的解决方式(对点的处理酷似怀特海的扩延抽象法)。对牛顿绝对时空观的质疑,但却没有引用近代物理,而是布拉德雷的时间序列理论。时间作为神秘之物,散发着永恒的魅力。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博尔赫斯,口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博尔赫斯,口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