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成虎心成虎

王小野野到老
2015-12-22 看过
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在李徵变成一条老虎的时候他才恍如隔世的明白这么多的道理。诚如李徵自己所言,连道理都不知道就被强加在身上的事情也只能老实接受,然后再连道理都不知道地活下去,这就是我们这些生物的宿命。
活到这个年纪,我们不免有时候也会悲观的发现,我们很难轻易的改变一些东西了,我们在豁达的心境中开始学会接受任何事情。可能会有人觉得年轻时候的李徵是可悲可怜无知的,如果是更年轻的我来看这篇文章,我一定会这么想。当他自嘲的说出这些无不是我懦弱的自尊心和自大的羞耻心在作怪的时候,我们又开始不免为以前不明事理的主人公而感到可惜。没有珍惜大好的岁月来实现价值。在这样的世界观下,我们总是渴望去实现什么,这种东西在古人面前也是很有诱惑力的,就像李徵在变成老虎恢复人的良知时仍然不能忘记那未曾发表的诗文。可是现在发现,命运选择李徵变成一条逐渐忘记从前的老虎是对以前辜负才华,对他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和厌恶钻研刻苦的倦怠的惩罚,更是一种奖励。
在时不时恢复人性的那几刻,他总是能感觉到命运的捉弄,但是我猜他一定是学着向这种不可抗力而屈服的,不然也不会说出,不论是兽还是人,也许起初都是某种其他的东西,一开始还留有最初的记忆,然而逐渐忘却,最后变成一心以为自己从当初就是现在的模样。这句话说的真的是让世人惊醒,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俄国作家曾经引用一句话,说俄国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国家,是一个国民全体失忆的国家,是一片没有历史的处女地。这诚然是充满嘲讽的,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记忆来弥补时间流逝不复返的缺陷。但是有时候选择又显示出那样的痛苦。李徵知道自己可能不会变成人了,而且在成虎之后犯下那么多以人类视角来看龌龊的事情,所以在回想起自己从前是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充满无尽的痛苦。如果有一天我们也会变,变的连昨天显得遥不可及的时候,我相信我们也会去忘却过去,或者试图去修改记忆。任何改变都需要去推翻过去,不管这份改变是自愿还是不情愿。
“阿,我是怎样地恐惧着,悲伤着,哀切着那曾经是人的记忆的消失的啊。这种心情谁也不可能明白,也无法明白,除非他竟然也有和我一样的遭遇。”李徵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虽然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外表变不成虎,内心却都是会变成虎的。我们在追逐中一定会忘记最初的自己的,如果你真的要坚持走下去的话。李徵开始的时候内心变不成虎,所以他归卧故乡,绝交息游,潜心于诗作。可是这样子的后果却是在不得不为了生存重回官场受到的等级的冲击。命运就是喜欢这样子的捉弄人,如果你的内心拒绝改变,那么这个物质的世界也很难去接受你,最后你还是要变成虎。
其实变成虎最大的代价不是你要去做你曾经厌恶的事情了,而是那个你忘不掉的过去时不时的出来扰乱你。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存在这种矛盾的人,我们不知道对他们来说曾经的人对现在的虎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是一种青涩的无知,但我觉得更多的时候,我们更应该相信在那是一种在我们涉世未深的时候的良知。
人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过去,即使那白月已经失去光彩,我们仍需记住凝望。
41 有用
3 没用
山月记 山月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山月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月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