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哲学方法论的另一本值得看的

时针
2015-12-18 看过
该书对于交易哲学的讲解并不算系统,对交易技术研究技术也没讲什么具体的。但是本书中的点点滴滴还是藏了不少黄金的--------对几个投资范畴内颇具争议性的几个点有了比较不错的观点。
1.既然市场中挣钱的人是少数,那我是否要逆着大众的方向交易?
其实这个问题得分两个方面,顺势而为是交易的基本原则,与市场对着干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如果一家公司的经营模式市场并不认可,那么股价要靠谁拉上去呢?所以,正确的方式是:选股也顺着市场,选择市场内公认的经营优良业绩成长性好的标的;但是择时交易上,却要和普通投资者区分开。大众喜欢追涨杀跌,而挣钱的高明的投资者则是在哀鸿遍野时白菜价买走股票,在市场慷慨激昂的时候了解手里的获利。所以,择股要当多数派,择时要当少数派。

2.究竟该买成长还是价值?
其实成长和价值并没有那么明显的界限,就如同民主和独裁一样。不同的行业与不同的阶段都会有成长股或者价值股。成长和价值的核心区别-----经营净现金流能否满足企业的再发展,这一点并不能决定投资的主要矛盾-----这个票是否被低估。所以任凭市场的热点切换,风格切换,投资者需要的仅仅是切实的把握住以当前的市场热情、水位、经政金格局下被低估的票而不是先入为主的肯定一头否定另一头。

3.什么叫合理的估值?
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难以回答的宏达的问题,要逐步剖析。首先,各个市场之间的中期长期估值中枢是不一样的。一方面中期估值中枢更多的与地区经济发展阶段以及金融发展阶段来决定,另一方面即便两国处在同样的经济周期以及发展阶段,但两国的储蓄率、直融比例、风险偏好等因素还是会有很大的区别,这也对两国间的长期估值中枢有所影响。直接横向比较并不合理,直接用纵向的时间回归来推算长期历史中枢更加贴切。根据当前估值与长期历史估值中枢作对比,值得做的只有两种行情----修复性行情和泡沫型行情,前者风险较低但后者收益更大。至于寻底阶段和泡沫破灭阶段则肯定不能参与。其次,低估的估值有两种:相对低估和绝对低估。绝对低估就是出于历史估值底部,一般相对低估即可进行参与,而一定要等到绝对低估才肯参与的话很有可能错失大多数的交易机会,这个就需要自己去衡量了,如何平衡风险与收益。最后,衡量好大盘处在哪个阶段后,个股的甄选上,peg指标是当仁不让的首选,远好于pe指标。至于怎样的peg才合理,这个需要深入的对a股的历史数据做一个回归分析。

4.是否割肉换股?
换股这件事其实是可以做的,哪怕没到止损点。只不过一定要在有足够的大的相对空间(邓普顿认为50%比较好)才足以值得去做换股这件事。如果换股被打脸了怎么办?那就是研究的预期出了问题,也就是研究体系的有待完善。把交易概率化,用完善研究来提高预测的概率,用完善的交易体系,去实现预测的内容,剩下的全部交给概率。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的更多书评

推荐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