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死”近乎勇

璃人泪@2011
2015-12-15 看过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死亡如同一个未知的世界,即使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仍有许多未解之谜。而我们对死亡的讳莫如深,除了对“丧失”的恐惧(阿图·葛文德言、对未知的敬畏,还有一份人云亦云的排斥和迷信。这与受教育程度无关,甚至与文化背景也无关。

生性乐天的殡葬人凯特琳·道蒂向我们展现了截然不同的亡者世界,《烟雾弥漫你的眼》集结了她从业经历中难忘的故事,以及从中得到的启发。从热衷“死亡美学”到提供专业的建议,与亡者的世界亲密接触,并没有想象中的阴森可怖。

死亡是生命的必经,生前为我们所爱的人,死后永远留在我们心中。对生命真正的尊重,是对这种必由的接受和理解,而不是畏惧和逃避。凯特琳说:“我们没必要一而再地购买丧葬用品,我们缺少的是葬礼仪式的真正内涵,仪式需要尸体、家人和情感全部在场,这些是消费实力无法替代的。”悼念过程可以很优雅,就像维多利亚时代,剪下亡者一缕头发放在项坠盒里留念,或者做成珠宝和纪念品。无论逝者变成怎样,都是陪伴在我们身边的温暖寄托。

不过,了解殡葬过程的凯特琳并不赞同为了表面的“美”一味修饰遗体。书中描写了防腐、塑形、化妆加工的种种细节,称之为“不自然的自然”。为了所谓的体面,亡者要遭受更多的折腾。虽然他们感受不到痛苦,却教人于心不忍。“凭借自然的力量,人类的尸体在土地里腐烂、分解、断裂,最后融入大地母亲的深处,回归尘土,然而我们却用防腐技术和厚重的棺材中断了这个过程。绝望地想要阻止这不可避免的结局,这恰恰证明了我们多么惧怕自己腐烂。”

倘若我们能理性看待身后事,接受死亡的自然过程,或许也能提前替自己选择一个合意的葬礼。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临终关怀允许病人决定是竭尽全力治疗,还是保守治疗享受生活,那么为自己安排后事也并非颠覆的想法。开诚布公地讨论死亡,是对自己、对我们所爱之人最好的负责。殡葬业的特殊性让凯特琳无暇多愁善感,但她也绝非冷漠无情。凯特琳有她的专业性——懂得如何精确控制火化的每个步骤,麻利果断——也有对生命的尊重和怜惜,流露出温柔的一面。譬如为死婴剃发,怀抱婴儿是最佳姿势;将包裹婴儿的塑料袋先剪开,露出婴儿再火化,因为她不想把他们当医疗废物那样处理。她理想中的殡仪馆一定是能正视死亡的,“说它美丽,因为死亡在这里能够被接纳”。如此,方不避讳,方得始终,恰如萧伯纳笔下母亲化作“艳丽的火焰”。

日日接触死亡最真实的部分反而令生活愈发动人。知道生命的脆弱,了解时间的限制,更当学会珍惜生活中的美好。集聚力量和勇气,发挥最大创造力。未知生,却能向死而生;未知死,却能见微而无惧。

——乙未年读凯特琳·道蒂《烟雾弥漫你的眼》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烟雾弥漫你的眼的更多书评

推荐烟雾弥漫你的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