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丰富的人性藏在极端恶中

淙淙
2015-12-12 看过



    我们通常所说的人性是有边界有底线的,底线之下就是禽兽、恶魔。《锌皮娃娃兵》通过 笔录的阿富汗战争中的个体片段讲话、互不连接的事件,虽然并未谈起战争的背景或真正目的,甚至没有任何来自作者主观的心理分析,却还原了最真实、最完整的战场。它告诉你,人性的无形无状,无边无际。


   “实际情况是:子弹击中头颅,脑浆四溅,中枪的人带着脑浆奔跑,能跑上半公里,一边跑一边抓脑浆。这是想象不出来的,他会一直跑到断气为止。”

从苏联到阿富汗,年轻的小伙子们懵懵懂懂地来到战场,却不知人生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中。“在巴格拉默附近,我们走进一个村子,请村民给点东西吃。按他们的教规,如果一个饿肚子的人来到你家,你不能拒绝给他热饼吃。妇女们让我们坐在桌前,给了我们吃的。我们离开后,全村人用石头和棍棒活活把她们和她们的孩子给砸死了。”

他们以为来参加的是正义的战争,保卫祖国,执行国际主义义务,却被视为残酷冷血的侵略者,牺牲也变得毫无意义。

   “我见过有人用兑换券,从医务人员手中购买黄疸病病号的两杯尿,他喝下去,病了,医务委员会让他病退。我见过有人怎样用枪打掉自己的手指头,怎样用雷管、用机枪的闭锁机让自己残废。”

    你问人的尊严呢?你问是选择 跪着活还是站着死?
    哈?自尊是个什么鬼?人是个什么鬼?


本应该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却无端被扔进修罗场,“你和一个好小伙交了朋友……后来,你看见他的肠子一串串挂在石头上……这时,你就开始想要替他报仇了。”,置身于桎梏下的极端恶“他们打死了我的朋友,他们还想笑,还想高兴?他已经不存在了……哪儿人多,我就往哪儿开枪··…我开枪扫射过阿富汗人的婚礼……新郎和新娘,一对新人正走着……我不怜悯任何人……我的朋友死了。”

    陀耶托夫斯基说,野兽永远不会像人那么凶残,凶残得那么巧妙,又那么艺术。
        
  “当我们向沉寂下来的村庄扫射时,当我们对山里的公路进行轰炸时,我们同时也在扫射和轰炸自己的理想。”


    他们怀着希望回国,以为故乡会张开双臂欢迎。却突然发现,在人们眼中自己与法西斯没有两样。谁会在乎,在麻木不仁前他们也曾苦苦挣扎,在人性扭曲前他们也是纯真浪漫,谁会在乎他们的失魂落魄,生不如死呢。除开孤零零在世的父母。

  “我急急忙忙地向墓地奔去,如同赶赴约会,我仿佛在那儿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头几天,我就在那儿过夜,一点也不害怕。我现在非常理解鸟儿为什么要迁飞,草儿为什么要摇曳。春天一到我就等待花朵从地里探出头来看我。我种了一些雪花莲,为的是尽早得到儿子的问候。问候是他从地下向我传来的,是从他那儿传来的……”


    这样的书是不敢重读的,出于对自身情感的保护。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锌皮娃娃兵的更多书评

推荐锌皮娃娃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