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阳春白雪转码成凡俗人言

伊夏
2015-12-04 看过
       焦元溥,焦安溥。
       嗯,是的,能够在文中称呼张悬为“舍妹”的,就是这个艺文世家里的哥哥。
       古典乐乐评人的著作,本身就是精彩纷呈的评论集,评论一本评论,似乎真的有点不自量力。
       更何况,我还不是古典乐乐迷。
       但就和焦先生能从世界上第一张照片里朦胧的人影谈到老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一样,读《乐之本事》,我晃神时老是在想一个问题:TBBT的顾问为什么就能请到知名科学家,而我们却还是有很多前期吹的滴水不漏,播出时漏的滴水不剩的影视剧……
       还是老调重弹新仇旧怨:艺文行业里的优秀人士,最应当担负起为民众普知的责任。

       个体化的时代是很容易但求自保了。在自己熟习的圈子里混着,其实无论如何会比跳出圈外苦口婆心地说教安全。写“入门”之类的书,总会有好事者指摘其有好为人师之嫌,另一方面,“入门”这种听上去很初级的词汇,似乎和格调一类太不沾边。
       实际上,“入门”从来不是零门槛的事,必得懂行者说与有心人听,双方才能达成交流的默契。

       就像是清华学生去食堂打饭要“锐角饼”,老六出了编辑部想吃“报眉肉”,你得给人解释其中的意趣,才会有人恍然领悟那暗藏于骨髓中的鲜香。不是太高蹈,只是无人将阳春白雪转码为凡俗人言,在这个意义上,乐(yue)才能变成乐(le),做这种实事者,才是真正用心爱音乐。
       因此,整本书里焦先生的拳拳之心时时得见,特别是他以安东森的例子来说明对古典乐应有的态度。
      【安东森(Ole Edvard Antonson,1962- )是如雷贯耳的当代“古典”小号名家,但他其实对各种音乐都很在行,在爵士与跨界领域都有杰出成就,甚至自己也作曲与指挥。“这和我的家庭有关。家父是业余音乐家。说是业余,是因为他还有其他工作。但他组织了大乐队(Big Band)还有木管乐团。家母会演奏风琴,我哥会吉他,我和我弟都吹小号。在我记忆中家里永远充满音乐,古典、爵士、流行、摇滚、民俗,什么都有!”
       既然如此,为何安东森还是接受非常正式的学院派小号学习呢?“因为家父非常坚持,音乐家还是要有扎实的古典训练。这是一切技艺的根本。只有想法却没有实践技术,或是只有创意却没有应当素养,最后常是成果低劣不堪。我总是从古典作品中学习,看作曲家如何表达以及如何记错。更不用说古典作品中对小号的技巧要求,总能让我精进努力,也让我不断思考小号的表达艺术。”】
      (转述并不能更好,故以上为原文摘录)

       其实挺容易感觉到,安东森的情境和焦元溥是类似的,淫浸也接纳各类多元的音乐内容,却没有丢弃最重要的根基。对古典乐没有兴趣,就没有了解的欲望,但如果对古典乐没有尊重,就从态度上失去了亲近它的资格。这也是焦先生在整本书里不断和读者(也是他期望中的入门级听众)强调的:古典乐是需要被认真对待全身心享受的事情,可以各有解读各有偏好,但起码的敬畏心与欣赏礼仪一定要维系。
       不是古典乐乐迷的我,大约也只能从欣赏礼仪上获得共鸣。但这部分真的也很重要。看话剧时那些被激光笔照射的拍照者,可能也需要一本这样好言相劝温柔相对的《话剧欣赏入门》。无论什么艺术,学会彼此尊重是第一课。假使国民基础教育不足,那就让大师们费心多说些。毕竟,优秀的剧场艺术,需要优秀的观众与之携手并肩。


4 有用
1 没用
乐之本事 乐之本事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乐之本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乐之本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