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泳往直前
2015-12-02 看过
      最近重读这本杨绛先生的《我们仨》,杨先生写这本书时已92岁,现在已104岁了。该书以简洁而沉重的语言,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回忆一家三口那些快乐而艰难、爱与痛的日子。

       第一部分中,杨绛先生以其一贯的慧心、独特的笔法,用梦境的形式讲述了“我”梦见钟书自顾撇我而去。于是醒来时便向他埋怨,钟书只是说,那是老人的梦,他也常做。于是钟书似乎记着“我”的埋怨,叫我做了个长达万里的梦。
     
      第二部分,便是“我” 最艰难最痛苦又长达万里的时光。奔波于双双病重的丈夫和女儿之间,“我”惶恐地走在人生的驿道上。“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第三部分以平实感人的文字记录了自1935年伉俪二人赴英国留学,并在牛津喜得爱女,直至1998年钱先生逝世63年间这个家庭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他们的足迹跨过半个地球,穿越风云多变的半个世纪:战火、疾病、政治风暴,生离死别……不论暴风骤雨,他们相濡以沫,美好的家庭已经成为杨先生一家人生最安全的庇护所。

       钱氏夫妇在学界德高望重,然而,人们对其家庭生活却不甚了解。1998年,钱先生的逝世使文化界深感悲痛。但罕为人知的是他和杨女士唯一的女儿钱瑗已于此前(1997年)先他们而去。一生的伴侣、唯一的女儿相继离去,杨女士晚年之情景非常人所能体味。在人生的伴侣离去四年后,92岁高龄的杨女士用心记述了他们这个特殊家庭63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结成回忆录《我们仨》。平实的回忆散文,能够窥见这一学者家庭的一些生活细节。尤其对了解钱钟书人生际遇和性格特点有很大帮助。杨先生孤身一人回忆逝去的至亲,文字中未见过重的悲伤和遗憾,透露出来的是对温馨生活的回忆,这回忆传递出阵阵温暖让杨先生的晚年不感孤寂,也让读者感叹不已。

       我很喜欢这一家子的性格。钱先生在学术上很严谨,是巨人。生活中却很憨厚是顽童,很容易和女儿打成一片,永保一颗童心。杨先生爱清洁很细致,总要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把毛巾折得有棱有角。她怕鬼,只有女儿在才敢走夜路。圆圆胆大心细,聪颖孝顺。自己生病了也轻描淡写,怕双亲耽心。

        读这本书,最催泪的是这句“从今以后,我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22 有用
0 没用
我们仨 我们仨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