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美吧

SinCerity
2015-11-29 看过
读谷崎润一郎《细雪》

作为半个文盲,在男神提及之前我只在漫画《文豪野犬》中听到过谷崎润一郎的细雪这个名字,从未了解过他在日本文坛的地位及他的唯美主义。和男神在学校图书馆细细寻找才找到一本《细雪》及一本《盲人》(《阴翳礼赞》没有真是太可惜了),既然听说过《细雪》,便拿来读了,挺厚的一本,纯黄色的封面和黑色的字体,虽然比不上我最爱的窗帘布系列,但也无功无过。
虽说确实很厚,但意外地我读起来毫不费力,短短四天用各种空余再加好几节晚自修读完了它。说来好笑,读到最后一页写到雪子腹泻,直到最后一个句号,我只觉得没有任何读完的自觉,可能是意犹未尽,也可能是读的时候抱着一种读故事性小说的心态了,总认为到雪子相亲成功、妙子堕落,故事没有完全结束,前面出场的各类人物也没个下落。尤其雪子腹泻起,总让读惯了悬疑小说的我以为是个与之前妙子腹泻所交相照应的伏笔。但合上书的那一个瞬间,终于是明白了谷崎润一郎所喵写的琐琐碎碎从来不是什么罗曼蒂克桥段或剧情大反转,就是一段在二战前后一户日本没落贵族的生活而已。四姐妹的各不相同的美丽,与截然不同的性格特点,再配上赏花、雪舞、主妇生活、相亲、爱情,构成的便是一幅唯美的生活画卷。
读完《细雪》认识的谷崎润一郎与我在百度百科上认识的截然不同,看文风甚至无法确认是同一人物。百度百科称他“谷崎的小说世界充满荒诞与怪异,在丑中寻求美,在赞美恶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他的散文世界则洋溢着浓郁的日本风,耽溺于阴翳的神秘、官能的愉悦与民族的风情。”读《细雪》确是完全感受不到这些的,唯有“唯美”两字有相符之处,谷崎润一郎本人也坦白写作《细雪》时是受到了当时他正翻译的日本名著《源氏物语》的影响。不难看出两者的相通之处:以女性及女性生活作为主题,描写中不乏日本传统的“阴翳之美”,而正是这样一部谷崎润一郎自我风格没有明显显露的作品,却是“昭和文坛优秀代表作之一”,也可看出日本文坛对于传统美学的无上崇高。尤其出版时间正适逢日本法西斯政权彻底失败之时,更是勾起人们对于日本传统与现代西学的反思。
作品中最令我所慨叹的,并非主线中的雪子相亲又或是妙子的反叛,而是二姐幸子在书中第一次描写赏樱时与丈夫贞之助的写诗情节。“贞之助傍晚回家,不知他有没有注意到,他什么也没有提,连幸子也把这事忘了……第二天早晨……她写的那两行诗后面,贞之助又写了如下两行,似乎建议她可否改成这样……”读完这一页,我只觉着谷崎润一郎的功力要如何之深,才能在日常生活中用如此朴素无华而充满生活情趣的文字描写出一种和式的“今夜月亮真美啊”的爱情模式。细细品来,无论是赏樱后写诗的高雅情操,又或是不需言语不需缠绵的夫妻交流模式,都使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唯美派文学大师”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而这种由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日式浪漫实在撩人心弦。
但当然,这部著作也有不合潮流之处。《细雪》中的四妹细子从头到尾的形象都是与传统日本女子截然不同的,俨然一位新时代女性。适合穿着的是西服,倡导自由恋爱,年少无知时叛逆私奔,后又与并非门当户对的平凡男子私定终身,拥有一份手艺,不愿意成为全职太太等等,但在小说中她却是作为一个“反面例子”,所以谷崎润一郎才会给她安排说是自力更生实际是在依靠男人,私生活混乱,与长房断绝联系,生过重病,最后意外怀孕,诞女夭折这样的悲惨命运。可能谷崎润一郎原意是排斥与批判这类女子的,而没有想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女权主义运动迭起,新时代女性成为主流;再者昭和时代的爱情讲究的是门当户对,相亲时两家的背景都会查的一清二楚,甚至初中时的成绩单也是调查的内容之一,女子仅因为脸上一块褐斑就要担心被拒绝,而男子只要家里曾有精神病史就再没可能,而如今人人倡导自由恋爱,“我爱的是你的人”,这样的相亲一定会被称为古板到了极致。但谁在意呢,昭和女性如雪子那般隐忍、内敛的动人之美与门当户对这种复古规则在谷崎润一郎笔下带上了日本传统文化的唯美,这就够了。美,就是一切了。
读完《细雪》,我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真正的谷崎润一郎的文风,而他的名字也成为了我热爱日本传统文化的理由之一,也没有为什么,就是唯美而已。
2015/11/29
6 有用
0 没用
细雪 细雪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细雪的更多书评

推荐细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