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及其敌人

饿贯满盈
2015-11-18 看过
陈志让的《军绅政权》想要回答这么一个问题:什么阻碍了中国现代化?陈以北洋政府为分析对象,指出地方分裂和派系斗争阻碍了中国形成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进而阻碍了现代化发展。陈并没有明言他对现代化的定义,但应当不会反对霍布斯鲍姆“双元革命”的分类,即现代化既包括技术的现代化,也包括制度的现代化。陈一方面感叹工商业发展的停滞,一方面怨恨儒学生发出的派系斗争(pp. 185-186)。

地方和派系的分裂从何而来呢?陈认为,军阀割据导致地方分裂,私人间的利益交换导致派系斗争。单个军阀无力统一全国。于是产生了两条路线。力量小、无雄心的军阀打着“联省自治”的幌子割据一方自保。这些军阀在长江以南,广东以北。力量强、有壮志的军阀筹划形式上或实质上的统一。前者指夺取中央政府的控制权,求个号令诸侯的合法性,皖、直、奉是这一派;后者指武力统一,国民党是这一派。

派系斗争是围绕利益展开的。可惜陈并没有把派系这个概念给理论化。陈视派系与军阀是并列关系(p. 100)。对安福系的分析似乎说明派系分裂在士绅之中,而不在军阀之中。但陈又举军阀为派系的例子。这些例子不只有军阀和军阀之间形成的派系,也有一个军阀下属将领之间的派系斗争(pp. 102-104)。这样一来,我们很难区分究竟是派系斗争在影响内政外交,还是军阀竞争在影响(第七、八章)。我们也不知道,讨论军阀内部的派系斗争对作者的研究有何重要意义。后来者若要用派系来解释北洋政府时期,恐怕需要更严格地定义派系,并区分派系与军阀。这样才有助于辨别派系对当时政治和军事的影响何在。

做军阀是要养兵的。军阀当政的结果是一切政策均以养兵为目的。养兵要对对农业和工商业课重税和劳役。工商业主往往破财消灾,花小钱请军队下农村,最终负担都落在小地主和农民头上。农民无法生存,或为匪,或为兵,总之不种田。兵匪本一家,可以相互转化。结果,兵越多,税越重,农民越少,恶性循环。另一方面,军阀对城市工商业的发展也是为了打仗服务,并无恒心。所以,农业无法为现代化提供资本和人力积累,工商业也不受重视,中国的工业化因此受阻。

如果中国现代化失败仅仅是缺少统一,那么国民党北伐成功之后为何中国仍没能成功开启现代化进程?陈通过阶级分析来解释这个问题,从更抽象层面认识了军绅政权。陈认为,军阀和绅士是地主阶级的两个不同的群体。无论是军阀掌权还是绅士掌权,他们的统治都建立在对农民阶级的压榨和对资本阶级的排挤上。这样的社会是不利于现代化进程的。国民党在北伐前的主要阶级成分是小资产阶级,但到了上海,已变成军阀、绅士和大资本家的结合体。社会革命没有发生,现代化也不会发生。

陈把儒学视为地主阶级的文化,因此把社会革命和反儒学归属为同一个议程,认为1949年后中国完成这两大任务,真正开始现代化了。这未免太轻视现代化的敌人了。我认同技术层面的现代化若未完成,也至少正在进行中。但制度的现代化却仍然没能找到方向。评价制度现代化的标准应该是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程度。仅从我所关注的政治制度来看,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行政体制改革并未对行政的制度化带来什么质的影响,反而更像是西西弗斯在费力推动巨石。中国政治为什么没能制度化?制度化的敌人如果不是儒学,那是什么?当我们问为何没有制度化的时候,我们假设制度和技术一样是价值中立的。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制度化的敌人是比儒学更难以名状的东西,是一种更复杂更含混的老百姓的习惯。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够把这个东西概念化?
0 有用
0 没用
军绅政权 军绅政权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军绅政权的更多书评

推荐军绅政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